6zgba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進化之超越星辰 曲奇小米-01624 災厄之花(四)看書-oe4zp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与窦豆作别后,岳东升便直奔离B区最近的穹顶出入口。
黑暗中,往来的都是重型的物资运输车,它们正在趁着路上居民活动量减少的机会向穹顶中心仍在建造的区域源源不断的输送各种物资。
岳东升是沿着规划的步道徒步前进的,所以也并不担心这些由无人驾驶系统控制的运输车会威胁到自己,只是觉得这些车辆行驶发出的轰鸣声十分的恼人。
走了大概一个小时岳东升才终于来到出入口,但远远的就看到一群人聚集在哪里,似乎在很吵闹。
靠近一些岳东升终于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穹顶的普通客源出入通道已经完全封闭起来了……
岳东升很着急,他找了个路人问道:“怎么了?干嘛不让我们出去?”
路人看了岳东升一眼后叹息道:“谁知道呢,听说是又死人了,而且还是重要的科研项目的研发人员,所以现在为了找出凶手,整个穹顶都戒严了。”
岳东升闻言一惊:‘又死人了?’
“那……这得多久才能再开启通道啊?”
路人摇摇头:“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了,你要是想问明白点,直接往前边去好了,那些安保正跟那解释呢。”
岳东升听到这话赶紧往前挤。
到了最前头就看到一个长发飘飘,胸前傲然壮观的女人在那拿着大喇叭喊道:“各位!现在是上边发了紧急通知,要求我们必须封闭关卡,不是我们有意为难,还请大家相互体谅!我们也希望各位能够尽快的回到自己的岗位和家人身边去!但真的!拜托了!请大家体谅一下!”
岳东升眉头紧锁,心中已经开始慌了。
如果这样的封锁持续几个小时的话还好,若持续个几天乃至几周,那他的调令就过期了,到时候可不是他补充说明一下个人情况就能行的。
一想到这岳东升正准备尝试着和一名安保人员沟通的时候,突然人群中钻出一个光头大汉,他一巴掌就把拦在他身前的安保人员给拍飞了出去,同时飞起一脚踹碎了护栏,就直接往关卡那走。
突然情况立时引起周围武装警察的注意,拿着大喇叭的美艳妇人先是一惊,跟着急忙喊道:“大家不要乱来!!!大家不要乱来!”
可美妇人的警告有些太晚了,这边骚动一起,人潮就像被热油锅里浇进了开水一样,瞬间就炸了锅。
尽管武装警察已经朝这边汇聚,可人潮还是不顾一切的往前冲,盲目的就像一群被激怒的野牛。
站在最前头的岳东升此时就算不想随着大潮往前走也只能被人推着向前冲了,否则等待他的就是被踩踏,甚至丢了性命。
眼看着人潮的混乱已经遏制不住,岳东升也把心一横,干脆把兜帽一扣,低着头就往前冲。混乱中,催泪瓦斯先行抵达人潮,白烟腾起,人潮前冲的趋势有所减缓,但还是有很多人不顾一切的往外跑。
岳东升站在冲击人潮的中间区域还算是幸运的,既没有遭到太多的阻拦,也没有被催泪瓦斯“截击”。
可眼看着前方的通道入口正在缓缓关闭,岳东升冷静下来了。
他懊恼的想着:‘我怎么稀里糊涂的就跟过来了呢?’
这边脚步一放缓,就听到身后传来电击枪的声响,虽然目标不是岳东升却也把他吓了一跳。而最开始那个光头已经冲到了管控通道出入口的岗亭,他身形魁梧,内衬还穿着一套/动能装甲,所以就像一台装甲车一样轻易的就撞开了岗亭的大门并夺去了出入口的管控权。
岳东升眼皮急跳,他这时候才意识到或许这个光头并不是因为着急出去,又或者被激怒什么的,他是有组织的在执行自己的任务。
果不其然,就在岳东升这边意识到问题可能比他正在遭遇还要严重的时候,刚把管控台砸碎的大汉就被赶来的武装警察用脉冲步枪制服了。虽然警用脉冲步枪的威力不致死,但打在人身上也是很容易造成伤害的。
光头大汉足足挨了十几枪才倒下,倒下之前还把一个武装警察给撞飞了出去。
那是个小个子,砸落在人群后就没了动静,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就在岳东升愣神的时候,路过的一个人扯了他一把道:“愣着干什么!赶紧趁乱跑啊!”
岳东升循声一看,是一个同样戴着兜帽的家伙,他看上去与岳东升年龄相仿。
岳东升本来已经没打算再走了,他意识到自己不能一错再错,那样就真的太傻了。然而就因为这个陌生人的一句话,岳东升竟然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迫切的想要逃离这里,就像是觉察到了危险一样,本能的迈着步子。
距离出入口越来越近,但岳东升身前、身边以及身后的人也越来越少。
武装警察正在不断增援过来,空中的无人机已经形成编队,并向冲击的人群投掷拘捕网,那原是用来抓捕受伤野生动物的装置,现在用在“胡闹”的人身上一样很有效。
岳东升毕竟是当过兵的,他身法矫捷,竟躲过了好几次“捕捉”。
终于,岳东升跟着其他八九个人冲到了出入口门前,这时已经能够看到出入口外头那无边无际的黑夜了。
空气也在变冷,岳东升终于彻底清醒。
他干嘛要逃呢?就算真的出去了,外头没有雪履车接送的话,他很快就会死于低温和饥饿……而且出入口附近都是有登记信息录入的,如果岳东升强行过关,一定会被系统记录下来,这样就算他能活着去往渤海湾星瀚国际航空航天局前哨基地也一样会被遣返回来,甚至因此被审判,被羁押起来。
一瞬间,岳东升感觉万念俱灰。
他怎么会做出这么蠢的事情,但不到三秒后,岳东升就冷静下来了。
他停下脚步,身后一人躲闪不及正好撞上了他。
岳东升体魄强健,并没有被这个人撞倒在地,但对方就不一样了,他摔倒在地后皱眉怒骂道:“你脑子有病吧!跑着跑着,突然停下来干什么?!”
岳东升却不与他争吵,直接上去一脚就把那人踢昏了。
后边几个人见到这一幕都愣住了,显然没想到岳东升会突然动手,更不理解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动手,难道就因为对方骂了他一句嘛?
然而岳东升也不给这些人思考的机会,他在军区的时候就是近身格斗教官的助教,一身真功夫运用起来的时候招招都是杀人技。
当然,岳东升不可能在这里大开杀戒,所以他下手的时候都是很有分寸的。
转眼间,又三个人倒下了。
不过这还不是结束,制服了这四个人后,岳东升便开始加速追击前方逃窜的几人。
那些人也注意到了岳东升的异常,其中两人更是意识到了岳东升的“转变”适合意图。其中一个中年人向他的同伴使了个眼色后,对方立即停下来,并扯掉上衣,露出穿在衬衣之下的暗音魔改型机械外骨骼。
岳东升眼神微变,依然脚步不停。
又追上一人时,他直接飞起一个膝撞撞在对方后背,将其撞倒在地后,拆了他的下巴和右臂,跟着缓缓起身,直视拦在他身前的这个男人。
岳东升轻声道:“我只需要拖住你十秒,十秒后武装警察就会赶过来,所以……放弃吧,你走不掉了。”
那人冷笑一声:“原以为事情已经做得足够隐秘,却没想到还是被你们发现了,既然怎么样都可能会死,不如干脆搏一搏?”
话音刚落,阴冷面容的男子就猛冲过来。
岳东升瞳孔放大,腰部发力,猛然向一侧躲闪才堪堪避开这男人如猛兽般的一击。
然而对方毕竟装备有机械外骨骼,岳东升躲开了敌人自身的攻击,却没躲开机械外骨骼的刀锋。
低头看了眼已经被切开的衣服,一道血痕隐现,岳东升捏紧拳头,不由分说就转守为攻,抢在对方转过身体之前对其发动了猛攻。
两人一交手就很清楚对方不是那种被动挨打的性格。
所以也没有废话,干脆拳拳到肉,招招致命。
短短十秒的交锋过后,等到岳东升一拳砸中对方的太阳穴,自己也被对方一道贯穿腰部的时候,武装警察终于赶来。
岳东升看着对方身形摇晃着倒了下去,他的眸子一片血红,那是头部遭受重创才会出现了情况。
而岳东升也一阵虚弱的跪倒下来。
他轻声一叹,缓缓举起双手放在头上。
武装警察走过来将其按倒在地铐上了手铐……
脸贴在冰冷的地面上,岳东升看着出口的方向,那些穿过关卡的人最终还是被抓了回来,尤其是那个男人,他刚跑出穹顶就被黑暗中探出的手臂按住了肩膀,随后一个身形高大的武装人员缓步现身。
那是长生军的特A级机动战士,一种将外骨骼与身体融为一体的铁血战士。
看到这一幕,岳东升缓缓闭上了眼睛。
玉玲瓏
能做的他都做了……剩下的……交给命运吧……
……
叶良与叶阳回到家的时候,范成林和元北尚野已经睡下了。凌可莉在门前逗弄着一只黑白相间的小猫,见兄弟二人安然无恙的回来后,凌可莉抬头笑道:“去洗个澡睡一觉吧,接下来几天没有新任务了。”
双胞胎哥哥叶良只是默默的点点头进了屋,弟弟叶阳则蹲下来看着小猫,眸子里闪着光。
凌可莉知道叶阳也喜欢小动物,便鼓励他道:“花花不怕人的,你可以摸摸看。”
叶阳闻言缓缓伸出手,然而本来还温驯的小猫花花却突然警觉地向叶阳呲起獠牙,发出警告的声音。
叶阳一怔,手又慢慢收了起来。
凌可莉惊奇道:“你的体质还真奇怪,怎么好像所有小动物都怕你似的?”
叶阳没说话,笑了笑后就起身进屋去了。
其实……叶阳自己很清楚,他不是因为体质特殊才被小动物嫌弃的,而是因为他的双手沾染了太多的血腥,所以不管是什么动物都会嗅到那种无法掩饰的死亡恶臭吧。
凌可莉将花花抱起来,一言不发。
又过了七个小时,距离穹顶再次被点亮还有十小时的时候,凌可莉带着元北尚野出门了。
这一胖一瘦的组合走在街上非常惹眼,不过元北尚野一点也不在乎,他只关心这街道两侧的美食和小吃,看样子是嘴馋的很。
两人一路无话,出了B区抵达B、C两区交界处的商贸区的时候,凌可莉才开口问道:“那个盯上我们的小警察是什么来历?”
元北拿着一串糖葫芦道:“没什么来历,就是个一般特警,不过他个人实力不错,拿过好几次区块特警大比武的冠军,是个近身搏斗的好手。”
凌可莉点点头又问道:“如果让你去和他比试,你有多少胜算?”
元北一愣,然后当着一个两眼冒光的小朋友的面把剩下两颗糖葫芦全咬了吃了后才拍拍肚皮道:“那得看怎么比了,要是在外头你死我活那种搏杀,我敢说我有十成把握杀了他,可要是在这种地方,畏手畏脚,处处都要留有余地的话……就太难说了……”
凌可莉皱眉道:“到底几成。”
元北一惊,赶紧答道:“额,应该有七成。”
“唔……七成吗,那好,你现在就去找他的麻烦,最好引他到一个人多且热闹的地方去比试,无论输赢,交手都不要超过三分钟,更不能被抓到,明白了吗?”
元北虽然不知道凌可莉要做什么,但还是乖乖点头:“好,我这就去。”
说完元北就开启了追踪器,很快就锁定了此时正在家中的卫工池。
与元北分开后,凌可莉有意无意的回头看了眼之前路过的一个小摊子,那是个卖手工头饰的摊子,摊子前正蹲着两个姑娘在那挑选。
凌可莉的目光扫视过来的时候,两个姑娘都拿起了头饰询问老板价钱。
这一幕看似是巧合,却被凌可莉瞧的真切,她干脆走过去。
这时蹲在摊子前的一个姑娘有些慌了,她想起身离开,却又觉得这么做太过明显。终于,当凌可莉来到她身后的时候,姑娘想走也走不掉了。
凌可莉在摊子前停下,像是也对这些手工头饰很感兴趣的样子。老板见有三个客人上门自然是高兴的很,当即就笑着对凌可莉道:“姑娘也要买头饰吗?我这花样很多,绝保你满意!”
凌可莉只是笑笑,没说话。
老板也不着急,又向面前两个姑娘介绍他没有展示出来的头饰。
不知过了多久,当老板询问面前这个拿着一个头饰看了半天不说话的姑娘到底满意与否时候,姑娘才意识到自己额上已经冷汗津津。
而不知什么时候,凌可莉已经走开了。
她急忙起身寻找,可哪还有凌可莉的身影。
老板问道:“姑娘你是不是要找之前站在你身后那个姑娘啊?”
姑娘点点头:“嗯。”
老板闻言立马热情的指着远处的一间茶社道:“哦!这样啊,我看到她往那边去了。”
姑娘闻言一愣,跟着惊喜道:“谢谢啊。”说着就要走。
老板急了:“哎!头饰的钱还没给呢!”
姑娘顿时尴尬,转身丢给老板一盒烟就急急忙忙的走掉了。
老板愣住了,跟着大喜过望。
这一盒烟的价值可不是他这摊子上任何首饰可以比的啊。
于是老板不禁开始脑洞了:‘难道是什么大门大户的大小姐出来了?’
……
另一边,甩掉小尾巴的凌可莉的确去了那间茶社,只不过她去的房间一般人根本就进不去。
所以当追踪而来的小尾巴把茶社里里外外找了一遍也不见凌可莉的身影后,不由得着急起来。
她赶紧把情况反馈给卫工池。
正在房中洗澡的卫工池收到通话邀请时脸色一寒,见是熟悉的号码才接通道:“怎么了?”
“跟丢了……”姑娘声音压得很低。
卫工池轻声一叹,转而安慰道:“没事,跟丢就跟丢吧,再让其他人员跟进就行了,你注意安全就好。”
然而这负责追踪凌可莉的小尾巴却觉得卫工池是在变相说她没用,当时就很委屈的解释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警觉性太高了,才到了商业区就注意到了我,你都不知道当时有多危险!”
卫工池闻言苦笑一声,对自己这个妹妹实在是不好生气。
“那后来呢?她没有为难你吧?”
“那倒没有,当时周围人很多的,我估计她也不敢。”卫工池的妹妹卫宫仪显然是没有意识到跟踪“灾厄之花”的危险性。
卫工池作为哥哥,在这一点上肯定是要比妹妹清醒的多的。
要不是因为妹妹执意要加入行动,卫工池也不可能让她去跟踪凌可莉,这样做本就是狼入虎口,实在太过危险。
“那你先回来吧,等那边有消息了再说。”卫工池不想多解释,只想尽快把妹妹哄回来。
然而卫宫仪却道:“不行!人是我跟丢的,没理由让其他人去找啊,大家都这么辛苦了,我就算是你妹妹也不能开小灶啊!所以我就在这茶社坐下了,我还不信她真的能消失了!”
“茶社?什么茶社?”卫工池扶着额头有些无奈。
“额……就是有间茶社。”
“我知道啊,所以到底是什么茶社。”
“就是有间茶社啊!我不说了吗!有·间·茶·社!你耳朵聋了吗?”卫宫仪生气了。
三國之天下我做主
卫工池愣了一下才终于反应过来,不禁苦笑道:“原来是那个地方啊……那行吧,你就在那边叫杯茶坐着等吧,我洗完了澡就去找你。”
卫宫仪没回话就直接挂断了。
卫工池也习惯了,深深一叹,越来越觉得最近发生的几件事之间是有联系的,只是……这些家伙到底要干什么呢?
廚道仙途
回到浴室,打开淋浴,热水浇在身上的时候卫工池感觉放松了很多。
然而,就在这个卫工池最放松的时候,一个胖乎乎的手从浴室的窗户探进来摸向了卫工池放在窗户下的衣服。
这只手的主人自然就是奉命前来找卫工池麻烦的元北尚野了。
本来,元北尚野还想着要怎么才能激起卫工池的怒气呢,结果围着他的住处绕了一圈后就发现这兄弟在洗澡,而且警员的装备就放在窗户下。
鳳盜天下:男神打包帶走
元北尚野高兴了,心道:‘偷警察的装备还是头一次呢,不知道被抓了会不会挨打呢?想想就刺激啊。’
于是他立马付诸行动。
然而这胖手才拿起卫工池的配枪,元北尚野就突然觉察到一股杀气袭来,出于本能的,元北尚野立即收回手才堪堪躲过把银亮刀锋的掠袭。
惊出一身冷汗的元北尚野拿起配枪就跑。
卫工池这边也立马披上浴袍就追。
巷子里的平静很快就被打破了。元北尚野虽然看着胖,可跑起来那叫一个快,而且他还没有启动外骨骼的动能辅助,只是仰仗着肉身体魄的强大在往前冲。
卫工池这边也一样,他虽然立即呼叫了支援,却没有从住处携带出太多的装备。
一场巷陌追逐战正式拉开帷幕。
……
“小姐,您的茶。”
“谢谢。”卫宫仪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这个时代虽然艰辛,可人们的基本生活需求仍需要得到满足和抚慰。茶社里的茶叶大都是在海里种植出来的新品种,所以口感上有些特别。
卫宫仪以前总觉得这些海茶喝起来肯定和紫菜汤似的,现在才明白,它的清幽淡雅丝毫不逊色曾经的雨前龙井之类的名茶,甚至有种令人莫名感到安神的味道久久回味于唇齿之间令人难忘。
这时卫宫仪才算是明白当时自己吐槽海茶是紫菜汤的时候为什么会惹来老哥的白眼和嘲笑。
一想起这件事,卫宫仪的俏脸不由自主的就红了,但跟着又撅起嘴,自言自语道:“臭哥哥!”
这一幕恰好被同样独自品茶的一个男性客人看到。
对方觉得有趣,不禁多打量了几眼卫宫仪。
比起哥哥卫工池,卫宫仪无论身量还是容貌都要更胜许多,所以小时候,很多人都以为卫工池是弟弟,卫宫仪才是姐姐。
因为这件事,卫工池不知道和卫宫仪吵过多少次架。好在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卫工池现在可是真正长大,成了哥哥了。
黛眉弯弯,盈眸皓齿,加上一头乌黑如墨的秀发,穿搭偏简约的卫宫仪整体给人的感觉就突出一个“干净”!
这种“干净”是清丽出尘的那种“干净”,因而不管男女老少瞧见了卫宫仪都会免不了多看几眼。
独自饮茶的男性客人也一样,只不过他是头一个因为很欣赏卫宫仪的容貌而主动起身过来搭讪的。
没想到自己无意间的举动会引来男性的欣赏的卫宫仪有些警惕的看着这个突然坐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并质问道:“你谁啊?干嘛坐在我对面?我朋友待会还要过来呢!”
对方微微一愣,随后笑着道:“我叫叶深,不过夜深人静的那个夜深,是叶子的叶,冒昧过来打扰是觉得姑娘你看起来很有气质,不知道对当歌手有没有兴趣?”
卫宫仪闻言一呆:“当歌手?你是什么人啊?星探吗?”
叶深微微一笑道:“并不是哦,这个时代哪还有星探这种职业,我只是一个社会福利机构的投资人,但这些年看到大家的生活较之过去有很大的改观,所以我就想着,是不是可以通过培养一些让大家一眼就觉得‘干净靓丽’的女孩来做歌手,给大家的生活重新注入精神力量,因此才冒昧的过来问一问姑娘对我的提议有没有兴趣。”
卫宫仪听明白了,不过却是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着叶深道:“喂大叔,你给我的感觉更像个骗子啊。”
叶深一怔,跟着哈哈大笑起来,他挠挠头道:“的确有些太过唐突了,不过我确实有这方面的想法,只是始终没有合适的人选……要不这样吧,这是我的身份ID名片,方便的话,还请姑娘你保存一下,说不定哪天我就真的启动这个项目了,到时候如果姑娘有兴趣的可以直接联系我,我肯定会给姑娘你一路绿灯的。”
卫宫仪沉默的看着叶深,好一会才接受了叶深的身份ID投递,不过并没有通过他的交流ID审核,只是记录收藏起来。
叶深也不着急,他坐了一会后便起身道:“既然姑娘一会还有同伴要过来我就不打扰了。”
卫宫仪却突然有些舍不得了,大概是这么多年就没有过男性主动接近她的缘故吧,设想哪个女孩会不希望被赞美和重视呢。
然而卫宫仪不知道的是,之所以没有男性敢主动接触她,主要就是因为卫工池早就放出话去,要想泡她妹妹,显得打得赢他。
这件事卫宫仪还不知道,但估计知道后,等待卫工池的肯定是一顿粉拳乱锤吧。
叶深走了,不过立马又折回来,他笑着问道:“对了姑娘,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卫宫仪正看着身份ID发呆,闻言本能的回答道:“卫宫仪。”
“卫宫仪……唔……很好听的名字呢,我记下了,那么,有缘再见。”说罢叶深就真的走了。
瞧着这气质从容的中年男人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卫宫仪发了好一会呆,直到她注意到自己的警报器一直在闪才猛然清醒过来。
急忙抓起警报器打开通讯频段,结果就听到“砰”的一声炸裂声响,吓了卫宫仪一跳。
卫宫仪惊慌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通讯器里乱糟糟的,根本没人顾得上回答卫宫仪的问题。
卫宫仪无奈,只好立即根据警报器的支援指令向事发地赶去,至于这边追踪凌可莉的事情也只好暂时搁置了。
……
在卫宫仪和叶深交谈的时候。
卫工池这边终于是在AB区的交界商贸街区追上了偷走他配枪的胖子。
对方戴着伪装面罩,双手双脚也都武装上了机械外骨骼,一看就是有备而来。本来借助闹市区的拥挤这个胖子可以逃走的,可他偏偏在这里停下了。
卫工池明白了,对方不是冲着枪来的。
首席總裁,太危險
浴袍下是光着的身躯,脚底板也踩了一路烂泥的卫工池瞧见武装警察包围过来后立即下令封锁街区,同时尽快看疏散这里的群众。
元北尚野看着跳跃在眼前的命令符,微微一笑,立即拔出武器对准了一个路人道:“卫队长,我不建议疏散这里哦,因为我今天不是来偷你的枪的,只是想找个机会和你过过手。”
路人吓了一跳,面对枪口,他们本能的躲闪。
可元北尚野的枪口就像装了追踪器一样,不管那个路人怎么多,枪口都始终跟着他。
眼见躲不过,路人干脆放弃了,他举起双手缓步走到元北尚野近前道:“得了兄弟,别瞄了,我给你当人质好吧。”
元北尚野微微一笑,示意他在一旁蹲着。
这小伙子也乖巧,居然真的就蹲在那了。
卫工池都看在眼里。
耳边传来狙击手就位的声音,空中无人机也已经抵达预定位置。
元北尚野站在原地没动,似乎全身都是破绽,只要卫工池一声令下他就会横死当场。
然而……
“让狙击队的兄弟们歇一会,其他人也不要插手,我来会会他。”卫工池说完就在手下的帮助下换上了警用外骨骼。
换装的过程中难免“春光乍泄”,不少认出卫工池身份的少女都惊呼起来,但一对比卫工池的个头,这些刚兴奋起来的姑娘们又都转过脸去了。
卫工池早就习惯了。
他换好装备后走到元北尚野身前十五米的位置站定问道:“是徒手格斗,还是找点趁手的家伙?”
卫工池的自信让元北尚野有些意外。
不过附近的警员以及认出卫工池身份的居民都知道,卫工池这么做一方面是因为他很骄傲,另一方面也是这些武装特警的习惯使然。
比起直接利用人数和装备优势制服一些不法分子,一对一单挑似乎更能让居民们安心,也能让那些不服气的家伙们知道什么叫实力碾压。
显然,卫工池现在就是把元北尚野当成这一类人中最不知天高地厚的了。
不过论体型,身高一米八五,体重超过一百二十公斤的元北尚野明显更占优势,所以身高不足一米七,体重也才堪堪七十公斤的卫工池在元北尚野面前就像个等待被欺负的孩子。
但如果真有人认定体型体重的差距就能判断输赢的话,那肯定接下来就要大跌眼镜了。
元北尚野听到卫工池的话后也有些犹豫。
徒手格斗不是他的强项,但问题是,如果是真让他拿起匕首或者破击短棍,就很有可能把握不好分寸,一不小心可能会真的杀了卫工池的。
到那时,元北尚野估计肯定是走不掉了。
所以元北尚野直接丢掉手枪道:“动刀动枪的多血腥了,咱们就玩徒手的,而且谁都不允许使用外骨骼,你看如何?”
元北尚野说着自己先主动解除了外骨骼包裹。
卫工池愣了一下,跟着冷笑道:“你还挺自信啊。”说完卫工池也干脆舍弃了经用外骨骼,就这么空着手走进了街区的擂台。
周围的灯光都集中过来。
武装警察们在附近建立了封锁线,同时也在悄悄的疏散这附近的居民。
元北尚野也不关心太多,反正按照凌可莉的意思,只要闹够三分钟,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于是不待卫工池反应过来,元北尚野就突然发动了突击。
十五米的距离,即使借助动能武装的机动增强辅助系统也很难在一两秒钟内突进过来,更何况元北尚野本身就很胖,又没有使用外骨骼。
不过他动起来的时候还是惊到了不少人。
十五米,从动身到将卫工池撞飞,元北尚野只用了四秒。
几乎是打个哈欠的功夫,“胜负”似乎已经分晓。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这个胖子,他也太猛了!刚才那一撞就像是卡车冲过来一样。卫工池被撞飞后摔倒在地,好在身后已经让开一条路,没有砸伤其他人。
倒地后的卫工池刚要起身,元北尚野已经再一次冲过来。
卫工池这才意识到,这胖子绝不是什么善茬!他的进攻路数分明就是奔着杀人去的!一旦开启进攻就绝无后退可言,这样的悍不畏死,卫工池只在两年前的一次外出执勤任务中见识过。
而恰恰是这一点让卫工池瞬间意识到了什么。
他猛地翻滚躲过元北尚野的踩踏,跟着腰部发力,一个漂亮鲤鱼打挺重新起身。
周围“观众”在短暂失神后瞬间爆发出欢呼声!
武装警察们也都没想到自己老大居然会一开始就吃了闷亏。
‘大意了……’卫工池现在右手手臂一阵阵的发麻,刚才的撞击对他的身体造成了不小的负荷。
元北尚野连续两次攻击结束后,体能似乎也出现了短暂的停顿。
卫工池见时机到了,立即冲过去发起攻击。
近身格斗,尤其是军用或者警用的格斗技向来没啥花哨动作可言,所有进攻都是为了制服或者杀死敌人。
而在面对体型体重明显都更有优势的敌人的时候,卫工池这类身材小巧,但爆发力惊人的格斗精英就更擅长使用关节部位,进攻方向也是选取敌人的弱点,比如头部,颈部,胯下之类的。
元北尚野的格斗技巧主要来自于实战磨砺,虽然不成系统,却是实打实硬是一拳一拳挨揍揍出来的。因此他不但能打,还特别的耐打。
卫工池在他身上“霹雳乓啷”捶了一通,看似是元北尚野单方面挨揍,可实际上真正威胁到元北尚野共计也就两次。
但也都被元北尚野格挡下来,至于其他攻击,元北尚野感觉没必要挡,干脆就硬抗。
见对方不还手,只是被动招架也能从容化解自己的攻击,卫工池的脸面有些挂不住了,他的自信也不允许他被对手这样“羞辱”。
因而卫工池一咬牙,凌空飞起一脚,全部爆发力在腰部汇聚,最终与腿部和脚部爆发!
这一击如果正中常人的头部,不死也肯定重伤昏迷。
但元北尚野却不紧不慢的一抬手,一把就抓住了卫工池的脚踝,同时顺势一手探出直接就按在了卫工池心口上。
卫工池只觉得胸前一凹,跟着裂骨之痛传来,他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然而元北尚野的反击还没结束,抓住卫工池脚踝的手猛然发力,只听“咔”的一声响,元北尚野的脚踝竟然就这么被卫工池硬生生给捏碎了。
随后元北尚野把卫工池往地上一丢,再一脚踢在他腰上。
卫工池在地上便如失控的指针般转动着撞进了人群。
都市瘋神榜
实力的碾压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刚好赶到现场的卫宫仪更是悲呼一声冲进人群就要和元北尚野拼命。元北尚野见时间差不多了,这姑娘看着应该身份也特殊,便顺势将卫宫仪抢到怀里,跟着大笑着对周围的武装警察说道:“胜负已分,现在抢救的话,你们老大下半辈子还不用坐轮椅,我呢就不多陪你们玩了。”
说完就裹挟着卫宫仪往远处逃遁。
全宇宙都是我好友
狙击方队那边正打算狙杀元北尚野,却被眼前突然跳出的裸女图惊了个呆。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整个街区的灯光都熄灭了,而大展神威的元北尚野则在短暂的露面后就借着黑暗逃得无影无踪了。
……
有间茶社。
消失一个多小时的凌可莉再度现身,她看了眼时间,估摸着元北尚野已经完成任务了,便在这附近买了一些零食然后就往家的方向去了。
到住处时,元北尚野刚好也回来,只是手上多了一排压印,脸上和脖子上也被挠了很多血痕。
凌可莉惊讶道:“你惹花花了?”
元北尚野苦笑道:“哪有,我这是被一姑娘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