芃平書卷

l9hrx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洞螟 txt-第七百一十節 豐將羽與艱難-jnjif

Wallace Landon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正常情况下,这种碎裂攻击别说杀死圆觉境修士了。
便是一名中阶修士被这种攻击打中,都不见得能够一击毙命。
这种碎裂攻击的威力,早在很久以前,师弋就曾经检验过了。
这也是师弋从来没有,将之用在对敌之上的一个主要原因。
然而,这一次师弋一经动用,直接就杀掉了方剑戟这个圆觉境存在。
如果此时有耀罗宗等势力在此,他们必然会被这样的结果惊掉下巴。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
魂魄躯壳在师弋手中,就是爆发出了这样令人惊叹的杀伤力。
不过,师弋所使用的魂魄躯壳并没原版,而是经过了溶血能力升级后的特殊产物。
经过融合升级,魂魄躯壳反射伤害的能力呈直线上升,威力甚至有超过镜世界镜面碎裂的势头。
镜世界当中环境碎裂反射出的伤害有多强,亲身经历过的师弋,那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肉身强度、防御法器、报身能力、甚至是法华,在这种碎裂攻击之下,全部都只是浮云而已。
并且,镜面反射伤害的速度极快。
当年,同样是光道修士的谭天。
在面对这种碎裂攻击时,即便开启了光道报身,用光速移动都无法躲避。
枕上的月光
最终,还是被碎裂攻击将手臂给斩了下来。
这种攻击的可怕之处,在当年就已经显露无疑了。
正因为镜世界之内危险性极大,哪怕是高阶修士遇到碎裂攻击,都不见得能够活下来。
所以当年只看到耀罗宗等势力的中低阶修士,在镜世界当中活动,而不见高阶修士的身影。
而如今,师弋通过溶血能力。
可以将威力欠佳的魂魄躯壳,直接融合成与镜世界环境类似的产物。
也正是利用这升级之后的强大杀伤力,师弋才能将方剑戟杀死在逃跑的路上。
不过,凡事皆有利弊。
正是因为魂魄躯壳的碎裂伤害大增,所以通过主动击碎杀伤敌人的方式,已经不再适用了。
那样做稍有不慎,师弋自己就会反受其害。
这也是师弋将这杀手锏,当做陷阱布置的另外一重原因。
除此之外,动用溶血能力升级之后。
魂魄躯壳的碎裂伤害虽然威力大增,但是这也让师弋手上的魂魄躯壳缩水不少。
哪怕是为了这个目的,再入汲魂之地,师弋也势在必行。
重生農家 砌墻的魚
当然,这些都只是后话。
一念及此,师弋摘下了方剑戟的储物口袋。
收拾完战利品之后,师弋直接御空飞离了此地。
而恰在此时,熔岩之海当中涌动的岩浆,也已经没过了范国北陆的大半。
相信要不了多久,这块从范国撕裂下来的陆地,就会彻底的沉入熔岩之海。
不过,双方的厮杀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哪怕是作为受害者的范国一方,也没有功夫来为此而哀叹了。
此战范国众人,已经被敌人逼入了死角。
在破釜沉舟之下,如果不能取得优势的话,大多数人都可能因此而死。
正是面对这样的压力,范国众人爆发出了极其强大的战斗力。
当师弋在杀掉方剑戟,打算赶来帮忙的时候。
师弋这才发现,似乎已经不需要自己动手了。
己方战果斐然,总计十艘巨舟,已经被范国众高阶摧毁九艘了。
剩余一艘此时也已经残破不堪,随时都有被摧毁的可能。
不止是高阶修士在舍命强攻,另一边范国的圆觉境存在,也同样拿出了拼命的架势。
雁柳两国所出动了圆觉境修士,虽然要比范国一方多。
但是,范国的圆觉境修士,却生生的将这些对手全部拖住了。
流轉盈華 姽婳憐翩
雁柳两国的圆觉境无暇抽身守护,这也是巨舟被破坏如此之快的原因之一。
面对悍不畏死的范国修士,即便敌人数量众多,也不免生出忌惮之心。
此前就曾经提过,修真界的战争与凡间不同。
凡人可以为了钱财权利,而在战场上拼命。
哪怕自己死了,这些东西还有后人继承。
然而,修士原本就是一群利己之人,活的长久正是修真之人的追求。
網遊之蝶舞天下
没有人会为了所谓的利益,而放弃自己的性命。
所以,非到万不得已。
凡间那种悍不畏死的血拼,很少会出现在修士战场上。
從契約精靈開始 筆墨紙鍵
而此时也同样如此,看着范国一方摆出一副不要命的架势。
无法占到便宜的敌人,马上就产生了退缩之心。
尤其是在最后一艘巨舟,被范国一众高阶摧毁之后,雁柳两国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随着代表退兵的信号传来,雁柳两国修士便如同潮水一般,退出了周围的这片战场。
看到敌人退走,包括师弋在内的范国众人,全都不禁松了一口气。
冷情boss的霸寵
如果敌人死战不退的话,那最后的胜利绝对会落在雁柳两国身上。
对于这一点,相信雁柳两国势力也是清楚的。
不过,如果想强行达成这一目标的话。
必然会需要有人牺牲,作为通往胜利的垫脚石,没有哪个高阶傻到甘愿牺牲自己。
并且,其人所在的势力,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
毕竟,高阶作为衡量势力强弱的标准,无论在哪里都是宝贵的。
很多时候一名高阶修士的生死,可能关系到一个修真势力的兴衰。
这种情况下,即便是一国顶尖势力,也无权在战场上强迫其他势力的高阶去送死。
所以,师弋虽然心中感到庆幸。
但是,却也知道这种情况下,敌人退走乃是一个必然。
正因为如此,当敌人选择撤退的时候。
范国一方就驴下坡,并没有选择乘势追击。
况且,岩浆正在不断威胁范国内陆。
这个时候保住老巢,比其他任何事都要优先。
果然,当确认敌人退走之后。
范国的圆觉境存在,马上开始组织人力对付漫入范国的岩浆。
而师弋作为一名冰道高阶,在对付炙热岩浆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
所以,师弋也义不容辞的加入到了抢救范国的行列之中。
而指挥师弋等人抢救的,正是当代道旗派掌门——丰将羽。
一路上,丰将羽对于师弋的态度都非常不错,一点也没有身为圆觉境修士的架子。
尤其是在知道,师弋杀死了方剑戟之后,其人更是不断地对师弋进行夸赞。
这样的态度,可以说是把师弋当做同阶来对待了。
别看师弋与道旗派关系密切,但是作为道旗派掌门的丰将羽,师弋这还是第一次接触。
以往,师弋对丰将羽都只是闻名而已。
说白了,这还是修真界当中的阶级壁垒在作祟。
作为胎神境的师弋,并不值得丰将羽这个圆觉境修士折节下交。
哪怕师弋灭掉了至妙宫,也同样如此。
毕竟,在这些圆觉境修士眼中。
师弋能杀死张如山,乃是以反噬这样的手段才得以做到的,而这并不代表着师弋的实力。
在他们的眼中,师弋不过是一个稍微厉害一些胎神境而已。
然而,国战的特殊环境,暂时打破了这样的阶级壁垒。
为了稳住人心,丰将羽也需要站出来,笼络像师弋这样的外援。
况且,方剑戟的死亡。
也让师弋在丰将羽得眼中,又增加了不少分量。
看着师弋挥手之间冻结大片岩浆,丰将羽在一旁笑道:
“多亏了道友的冰道手段,似我这样的火属性修士,贸然出手反而只会添乱。”
“哪里,前辈实在是谬赞了。
刚才如果不是前辈组织人手,将雁柳两国联军打退。
此时我也没有机会,从容的治退此处岩浆了。”师弋闻言同样笑着回道。
都说花花轿子人人抬,面对说话和气的丰将羽,师弋自然也乐得恭维对方两句。
况且,师弋的话也不全是奉承对方。
丰将羽作为奴道修士,其人的战斗力着实惊人。
刚刚就是丰将羽利用奴道擅长群攻的优势,以一对多,挡下了好几名雁柳两国的圆觉境敌人。
师弋能够看出,丰将羽的战斗力。
在一众圆觉境当中,也是处于第一梯队的。
当固有阶级不在形成隔阂之后,丰将羽和师弋一边处理岩浆,一边随意的闲聊了起来。
两人的话题,也多是围绕着战事而谈的。
当说到被撕裂的范国北陆之时,丰将羽的脸上露出了沉痛之色。
“哎,此次造成这样的结果,实在是我的失职。
如果能够重来,我说什么也要阻止那些贼人进入范国。
可惜啊,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而最让我担心的,还不是北部陆沉所丧失的大面积国土。
如今范国北部暴露出的巨大防御缺口,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堵上的。
雁柳两国虽然暂时退去,但是他们短时间内必然会卷土重来的。
可以预见,接下来我们将会迎来一番恶战。”丰将羽一脸愁容的说道。
…………
果然,没过两天丰将羽的话,就得到了应验。
雁柳两国军队再次在范国这里集结,双方再度爆发了激烈了战斗。
好在到了决战时刻,范国一方的士气都很高涨,一次又一次的挫败了雁柳两国强攻的图谋。
毕竟,范国不是群龙无首的恭国。
而雁柳两国合兵一处的人数虽众,但是范国方面也同样有一部分恭国修士的支援。
当然这还并不是最主要的,范国那强大的护国法阵,才是阻止敌人全面入侵的关键。
之前,雁柳两国虽然利用阴谋,撕掉了范国北边。
以至于,外围的护国法阵出现了漏洞。
但是,这守卫范国千百年的大阵,效果还是非常强的。
如果上述情况换了其他法阵,恐怕早就已经熄火了。
然而,范国的护国法阵虽然出现了北部漏洞。
但是,其他地方依旧完好。
这使得雁柳两国无法分散兵力,全面入侵范国。
在熔岩之海当中,不需要担心弩车这一攻略利器。
范国一方只需要将兵力集中堆在缺口处,与敌人进行对抗即可。
这次暴露出来的缺口虽大,但整体还是很有限的。
而这让范国一方的兵力更加集中,反观敌人却无法在有限的空间之内,发挥出人多的优势。
而这正是范国一方,能够继续对抗雁柳两国的主要原因。
不过,纵有些许地利优势。
可是,在应付铺天盖地的敌人时,范国一方打的还是相当难受。
在暴露缺口的这段时间内,敌人几乎每日都会对范国发起进攻,战斗的激烈程度也一次比一次大。
这样高强度的战斗,一直持续了近三个月的时间。
即便是师弋都感觉有着吃不消,如此就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好在经过三个月的修复,范国终究还是把护国大阵给修复了。
没有了北部边境的破绽,雁柳两国这才停止了对范国的进攻。
就此,范国一方才获得一丝喘息的机会。
而包括师弋在内的众人心里都清楚,敌人的停歇只是暂时的。
要不多久,岩浆就会退去。
介时,海水涌入会将范国再次顶回到火山口。
到了那时,敌人的大军将会卷土重来。
…………
时间再度流逝,很快就过去了一年多。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对于师弋和整个范国而言,都有些一言难尽。
雁柳两国毕竟是以二对一,这种硬实力的差距是范国无法弥补的。
所以,这一年多的战斗当中,范国整体一直处在下风位置。
一年多以前正面击退敌人,竟然成了范国最辉煌的战果。
可以说,如果不是有着护国大阵这个乌龟壳,范国恐怕早就被雁柳两国给攻占了。
范国整体战事处于下风,是师弋所无法改变的。
毕竟,胎神境之上还有圆觉境。
师弋虽强,但是却还没达到在战场上横着走的程度。
甚至,范国处于下风的局势,还反过来拖累了师弋。
一年多的时间里,不知有多少次,敌人做局伏杀师弋。
甚至,袁崇海还曾亲自出动,对师弋展开过追击。
也幸亏师弋能够借虚界遁走,次次都能够在危机关头化险为夷。
若非如此的话,就算有十条命也禁不住敌人这样无限制的针对。
方剑戟这个金阙宫宫主的死亡,让师弋与雁国之间的恩怨越积越深,双方已经是不死不休的状态了。
然而,就在双方大战如火如荼的进行当中。
雁柳两国不知为何,竟然突然之间偃旗息鼓了……


Copyright © 2021 芃平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