芃平書卷

ofryx人氣小說 靈契之主 愛下-第七百一十四章 時光那頭留下的黑盒閲讀-lzkdu

Wallace Landon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魔源是雀旦自以为伟大,却即将被天下正道痛骂的发明,用以扩大魔道规模的东西。它能令没有坠入魔道的人成功吸收他人的元气和生灵之气,从而逐渐坠入魔道。如果没有魔源,一个人要想坠入魔道就没那么容易,特别是有些实力的强者,自制力强到山倒地震而不动。
魔源的制作方法简单,将自身的魔气剥夺一部分,加以操控就好。潘驭使用黑煌的魔气入魔后,自身的魔气便将后者的魔源挤出体外,它则从墻屋空隙中猛地回到黑煌身边。
她躺在一张松软的床上,虽说有些慵懒,可姿态万千,极为吸引人。这间洁白无瑕的卧室她从未来过,此时享受起那股舒适的感觉,心情怡然大好。
接过魔气,黑煌并未睁眼,但能感觉到擎天宗里越来越多的人都坠入魔道。很快,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如此,极少数的执拗之人会在坚守自己正道的途中死去。
想着计划的实施和顺利,加上时间的充裕,黑煌闭上眼,迫不及待的享受起平时白敦拥有的东西。
吞噬永恒 极品妖孽
偏过头,明亮的房间有一面如墙般的落地窗,可以通过它看到外面的草原和冰原。而床里不知有灵药还是珍贵的玉石,既散发出一股温暖的波动和道道白烟,令黑煌好奇。它们逐渐将她包裹,令其浑身上下的经脉骨骼得到充足的滋养。
“嚯!”
黑煌惊叹一句,她刚占有完白敦的身体,身上有些微疼,虽说对她而言不算什么,可一张床还有这等功效,真是神奇。感受着筋骨疼痛变缓,黑煌和肉体的默契程度再高时,穿着薄纱睡裙的她低声呢喃道:
“白敦,你可真会过日子,这和我的乐园相差太多,这才是真正的乐园。”
说完,来到真正乐园的黑煌迷迷糊糊的睡着,一觉睡醒天正亮,却不知过了几日。温暖的房间令黑煌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温馨和舒适,她穿着极薄的睡裙,起身时丝滑的从皮肤上滑过,笼着自己浑圆修长的大腿。
伸了个懒腰,黑煌眯眼时嘴角有丝笑意。而后神思一动,当即有侍女匆匆前来,为其洗漱梳妆。她们无论何时,都做着这样的准备,只为宗主一人服务。
網遊之奇跡
黑煌坐在极大且由玉石所制的梳妆台前,看着那面极为明亮且宽大的镜子,不禁觉得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所幸离开战还有段时间,她能安心享受两个月。
笔直坐在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头发被盘起,黑煌心里既有些激动。这是她第一次被这般盘起头发,也是第一次在脸上涂有侍女手中的东西,更是第一次有这般真实的触感,觉得模样不再是幻化那么无趣。虽说这等妆容她并不算特别喜欢,因为太淡,但真实感觉到它们在脸上就极为踏实。
第一次进房间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张大床,可最吸引她的还是这个梳妆台。它令黑煌左右看了好几圈,此时亦然。侍女们精心挑选着衣服,一个个敛眸低头,没发现她们的宗主有何异样。黑煌于此时问:
“我与前些日子相比,是不是美了些?”
白敦根本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她从不顾及皮囊,只把她当做应对天下人的工具。侍女却未觉得奇怪,她们很少出现在宗主身边,更少为她梳妆,不知宗主是一个怎样的人,唯一的变化就是宗主今天开口说话了。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她们因此急切慌张到心脏跳动的速度奇快,争相答道:
“宗主以往很美,今日更美。”
黑煌笑时,起身张开双臂。侍女为她穿好衣裙,她又坐在镜前,心旷神怡,看向自己的目光又多了些欣赏。
“下去吧!”
黑煌的语气变得温和了些,侍女们则完成今日的工作,不知下一次工作是何时。作为宗主的侍女,她们经过重重挑选才拥有那个资格,可也是整个宗内最闲的工作,上次为宗主梳妆更衣,在她们记忆里已经是很久以前,具体时间都不记得。
于镜前转动一圈,左右去看的黑煌脸上浮现些坏笑,心想如果我真的拥有自己的肉体,肯定比白敦还要漂亮。
黑煌将没有多少装饰的简约房间再看一遍,不禁觉得没趣,续而消失在原地,进了白敦最常去的书房。
相比空大的卧室,书房要拥挤得多,平时里面除了白敦,只会坐有一人,也只有一把椅子。
黑煌身处其中,从未见过那么多书,十数个连接地板和天花板的书架里书本竹简应接不暇,一张张记有信息的纸张层层堆着,厚厚一沓,落了些灰,近要黏在一块。
第壹類接觸 周周
这间被书本墨味塞满的书房令黑煌觉得压抑,阳光也不好,被重重书架挡住。黑煌从其中随意抽过几张,发现不同的书架上内容不同,比如书桌后的大书架全是世界各地的哲学书,右手侧是擎天宗宗门的人员档案,左侧是大荒的历史书籍和图卷,各国详情也被收录其中,至于其他势力,有其他书架。
“好好一个书屋,被搞得像个档案室。”
黑煌皱眉时坐在椅上,能转动的椅子她还是第一次坐,但已过了坐着它到处乱滑的年龄。这里空间也不够,便后仰靠在上面,将脚翘到桌上,又拿过其上写有字迹的纸,见之耻笑。
野人将军 联丹
“进攻之事还用作计划?往南冲便可。”
黑煌将其扔在地上,不禁觉得白敦很蠢。真正要制定计划的,只有荒兽大森林,它们要参战没错,可只有它们保持足够多的数量,今后才能保住兽族的香火。兽族称霸是黑煌梦里常见的事,低贱的人类只配给更低阶的荒兽铲屎,或给高阶的荒兽当奴隶。
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 逆天唯我
哼笑一声,黑煌突然想起白敦说的话。
“书架下有个盒子,里面的东西是为你准备的,记得去看。”
寡妃待嫁:媚后戏冷皇
黛眉一蹙,白敦能留给自己什么好东西?她懒得去找,看了半天大荒的历史。
等近天黑,黑煌也没完全弄明白历史的潮流究竟如何流动。
那位青涩少年 夏唯恬
“不想了!”
将书拍在桌上,黑煌欲离去,又被好奇心支配,猛地转动椅子,看向背后书架下的一排抽屉。
手指一挥,它们一一打开,离她最近的抽屉里有一个漆黑色的盒子,看不出什么材质,设计却如披着无数鳞片的黑龙,贵重而不失霸气。它有二十公分长,宽度要短上一些,但不明显。这么小的盒子,能装什么东西?
諜血青春 孤舟無槳
又是期待又是傲慢和不屑,黑煌轻轻将没有上锁的盒子打开,里面的东西没有光泽没有动静,只是安静的躺着,可灰尘极少,不像尘封数百年,而像前不久还被人拿出来把玩过。
盒子里有很多颗小牙,被黑绳穿着,看磨损程度像被戴过很久,然后才装进来。除了这些,还有一个长瓶子,只比盒子短一点,其中装着金灿灿的沙子。除此之外,只有几个小本子和铅笔头。
这些东西并未将盒子装满,可黑煌从未记得它们出现在自己的记忆里,但脑中又闪过自己站在沙堆上玩沙子,抱着盒子时的欢喜样子。这个盒子似为自己定制,可那时自己几岁?黑煌一时间想不起来,只记得盒子很大,像能装下自己。
打开放在最上面的小本子,只有巴掌大的本子纸已泛黄,里面的字也很扭曲,可是标准的兽文。
姐姐。
第一张纸上只有两个字,黑煌往后翻,不禁笑道:
“写得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她下意识把自己看到的东西都读了出来,无非是一些词和一些并不通顺的话。读着读着,黑煌分明没有怒气,却将本子和盒子摔在地上。但不是气急败坏的摔,而是难以置信的惊愕,像被什么细思极恐的事吓到。
这道响声不如金属落地清脆,也没有木头落地的感觉。什么东西让这位弑长姐的魔鬼这般惊讶?当然不是小本子上的字,而是现在的她,将过去的自己扼杀。
低着头,黑煌看着脚边不远处的小本子张开着,里面赫然写着:
艾尼亚史诗 看热闹的骑士
我想和姐姐一直在一起。
黑煌早已忘却的场景浮现而来,其中带有古老的清纯歌谣,白敦在歌声尽头温声细语的问:
“黑煌有没有什么愿望,写在本子的最后一页,锁在小盒子里,姐姐会帮你实现的。”
小女孩用自己胖嘟嘟的小手挡着,极为小心,不让姐姐看。然后放进盒子里,上了锁才递给姐姐。
“不能偷看哦,不然就不灵了。”
黑煌不知当时的白敦怎样回答,但她肯定是看了,只是这个愿望未能实现。莫名其妙的情绪充占黑煌的大脑,她这个不算冷静如冰,又不算性情中人的怪物一时间不知该用怎样的话来应对那些当前的东西。对她而言,这种事比她面对汪远柯还难。
最终,黑煌哼了一声,骂道:
“真是幼稚!”
弯下腰,黑煌将所有东西都捡了起来,也丢掉眼睛里的一些东西。她第一次觉得原来一千年的时间那么长,可以忘掉那么多东西,又那么短,令她只做了几件事。
黑煌不像白敦事情那么多,很快回到卧室。她现在没有事情做,只是坐在梳妆台前,将首饰一一取掉,又将头发打散,最后穿上睡裙。等脸上的水还没干,便面孔朝床,猛地扑了上去,一动不动。


Copyright © 2021 芃平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