芃平書卷

186ce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第242章  她竟被人用言語輕薄了熱推-pq1h6

Wallace Landon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南宝衣摸摸阿弱的小脑袋,笑道:“反正是微服私访,珠珠把他当成寻常小孩儿就好啦。”
南宝珠沉默。
她的小堂妹还真是心宽体胖!
这位可是皇太子呀!
万一在宫外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南家可万万担待不起!
进了玉楼春,底下的厅堂座无虚席,侍女和小厮们迎来送往,生意比在锦官城时还要好。
角落和戏台边缘堆积着数不胜数的新鲜花篮,北边儿的几桌全是身穿细铠的士兵,时不时朝四周张望,仿佛生怕有人闹事。
南宝珠一边上楼,一边忍不住八卦:“都是沈将军的私兵,特意安排在玉楼春开业这天过来,专门给寒老板镇场子的!那些花篮也是沈将军送的,你说这深秋时节,鲜花什么的多难找呀,偏他一口气送那么多篮,生怕别人不知道寒老板是他看中的姑娘似的!这占有欲,也是很强了!”
南宝衣还没说话呢,阿弱仰起小脑袋,充满了求知欲:“姨母,‘占有欲’是什么呀?”
南宝珠:“……咳。”
她心虚地别过脸,生怕教坏了阿弱,只得道:“就是……就是……很敬重的意思。”
“哦……”
阿弱点点头,认真记下了这个词儿。
到了楼上包厢,南府的女眷都来了。
请了安,老夫人笑眯眯地从怀袖里取出两枚穿着红绳的火色桃牌:“如今长安城流行这个,祖母花重金给你们买的,能保平安的。”
那桃符巴掌大小,两面雕刻着繁复古老的篝火图腾。
南宝衣翻看片刻,笑道:“祖母莫不是被哪个装神弄鬼的给骗了?那些江湖术士,就喜欢哄骗老人买延年益寿的丹药和神符,其实都是假的,不过是因为老人的钱财好骗罢了。”
老人家不高兴地板起脸:“大家都买了,怎会是骗人的?我可是亲眼看见了,那位大师能捉鬼呢!娇娇儿,自打上了年纪,我便知道鬼神之事,不可不信呀!”
南宝衣还要说什么,宁繁花悄悄拽了拽她的衣袖。
她附在南宝衣耳边,小声道:“祖母交好的几位世家老太君,都买了这桃符,说是能保佑家宅安宁、身体康健。祖母近来身子不大好,咱家又不缺银钱,买了也就买了,你可别再惹她生气。”
南宝衣问道:“多少银钱呀?”
“一枚护身符,得要两百两纹银,祖母给每个小辈都买了。”
生死迷雾
南宝衣一时无言。
一块破木牌子卖两百两纹银,这钱也太容易赚了,比她写戏本子还容易,不是骗子是什么!
为了哄祖母高兴,她只得勉强收下桃符。
不远处,南宝珠还不知道事情原委,把桃符放到案几上:“这东西一看就是骗人的,而且不知怎的,我瞧着那些篝火和绛纱灯的图案就浑身不舒服,我不要这个。祖母不是信佛吗?求护身符为何不去正经寺庙求?您越发糊涂了,桃符这事儿就不说了,您前几天还把我错认成了娇娇!”
包厢一时寂静。
宁繁花小声跟南宝衣解释:“是有这么回事儿。也不知怎的,祖母近日记性越来越差,有两次,还把我认成了你……”
江氏及时打圆场,给南宝珠后脑勺一巴掌:“你这孩子,怎么跟祖母说话的?!长辈赐不敢辞,你的规矩都忘到狗肚子里去了?!”
南宝珠噘嘴,只得不乐意地收下那枚桃符。
南老夫人慢慢地笑道:“祖母是老了。”
她撑着拐杖起身,要去一趟西房。
她走后,包厢气氛更加诡异。
程叶柔叹息一声,道:“老人都健忘,咱们做小辈的哄着也就是了。”
南宝衣摸着那枚桃符。
前世,祖母走得早。
这辈子祖母多活了五六年,如今七十多岁的年纪,已经算是高龄,想长命百岁,接下来还得仔细保养着才好。
她道:“等回了府,请姜大哥过去瞧瞧,开一些药。”
众人应着。
正说着话,侍女领着一名面生的贵妇人过来拜访。
见过礼,南宝衣才知道这位贵妇人的夫君也是朝中新贵,官拜大司马,姓徐,很有真才实干,是二哥哥一手提拔上来的。
我的老婆是陰陽眼
徐夫人生得白白胖胖,笑起来时眼睛眯起,很有福气的模样,手边还牵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儿,长得跟年画娃娃似的。
她道:“听说南姑娘也在玉楼春吃酒,因此过来说说话。婉婉,快请安行礼!”
小女孩儿乖乖地福身屈膝:“婉婉给娘娘请安,娘娘万福!”
南宝衣微怔。
徐夫人连忙笑道:“瞧这孩子,好好的,你怎么唤起娘娘来了?”
小女孩儿奶声奶气:“这位姐姐生得又美又高贵,像是九重宫阙里的皇后娘娘,因此唤她娘娘。”
徐夫人笑着拿了块枣泥花糕递给小女孩儿,对南宝衣道:“小孩子不懂事,南姑娘莫要与她计较。”
南宝衣笑容浅浅。
機甲之愛的守衛戰
那些称赞,四五岁的小孩子可不会说。
这位徐夫人,怕是代表徐家投诚来的。
可她又不是皇后,母族也没有赫赫权势,这堂堂大司马夫人、朝中尊贵的一品命妇,为何要向她示好?
难道是二哥哥,暗中授意徐家这么做?
二哥哥,是要扶持她登上皇后之位?
大人们说着话,两个小家伙去了雅座外面玩。
徐晚婉抱着枣泥花糕,吃得很欢喜。
阿弱歪头:“你没吃过花糕吗?弄得满脸都是,很不文雅。”
徐晚婉抬起头:“我阿娘说,小女孩儿不能吃甜食,否则会变胖变丑,因此平时不许我吃。今日我按照阿娘的教导说了那些话,阿娘才奖赏我吃花糕。”
阿弱见她嘴边都是枣泥,想了想,取出一块手帕要给她擦嘴。
一日为妃 月满朝歌
毕业,如何安放我们的青春 断指鹤
徐晚婉连忙拍开他的手:“我阿娘说,你是个生母不明的杂种,太子之位坐不长久,因此不许我跟你玩。今日她来与南宝衣交好,也不过是奉了爹爹的命令装装样子。你离我远些!”
她年岁虽小,力气却很大,生生拍红了阿弱的手背。
她生怕阿弱抢她的枣泥花糕,扭头就跑。
小手帕掉落在地。
阿弱眼眶微微泛红,紧紧捏住幼小的双拳。
转角处忽然传来一声轻嗤。
阿弱望去。
穿着莲青色罗襦裙的小女郎,双手交叠在胸前,端庄地站在那里,稚声道:“你是皇太子,皇太子是不能哭的。”
是裴家的小娘子。
阿弱小小声:“可我受了委屈。”
裴初初:“皇太子受了委屈,就该惩罚叫你受委屈的那个人,而不是脆弱地掉眼泪。这般懦弱,会叫人看不起的。”
阿弱觉得还是裴初初对他好。
他可敬重裴家姐姐了。
他擦了擦泪花,想了想,正经道:“我记下了。裴家姐姐,我对你,有很强的占有欲。”
这是他新学的词儿呢,姨母教的,听起来就很有文化的样子。
裴初初怔住。
小娘子本就红扑扑的脸蛋,此刻涨红如苹果。
她竟被人用言语轻薄了!
她绷着小脸骂了句“登徒子”,双眼含满泪珠,委屈地转身跑走。

晚安安


Copyright © 2021 芃平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