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q4rv精华都市言情 全境污染 愛下-第四百七十三章 【百分百安全小雨傘】熱推-34rvs

全境污染
小說推薦全境污染
直到这时,凝固的人群才反应过来,一个秃顶的研究人员有些不可置信地说道:“真,真是廖医生?”
廖医生眼睛眨了眨,表示确实是自己。
又一人问道:“可是……您怎么会变成这样?”
廖医生努力张开嘴唇,吐字不清地说道:“路上我一时兴起,试了一种新药,然后就瘫了。”
“那您的陪同人员……”
在你背後
“我是最后一个试毒的。”
廖医生表情并没有多少愧疚样子,反而似乎对于自己战绩很是自豪。
瘫痪的人,肯定是不能再参与研究了。
在众人失落之际,廖医生又说道:
“但是我已经研究出来了解药,过一个小时就能痊愈。”
諸天萬界BOSS聊天群
人群寂静了一秒。
忽然。
“ohhhhhhhhhh——”
傳奇華娛 山海ss
研究员和医师们全部欢呼起来,他们神情狂热地抬起廖医生的担架,就像是虎鲸甩海豹一样,将他抛了起来。
火影忍者之七夜傳說 獨孤九筆1
“廖医生,永远滴神!”
盛唐神話 長安夢入
“廖医生!廖医生!廖医生!”
人群高抬着廖医生,像是一群狂信徒抬着贵重的祭品,将要虔诚地先给他们伟大的神明一样,浩浩荡荡地进了隔离区。
永遠的約定
夏仁几人站在原地,完全无法理解这种场面。
“廖医生他,原来魅力这么大的吗?”
夏仁愣愣地望着人群的背影,想起在基金会见到对方时,完全看不出来哪里特殊啊。
“这个原因,咳咳,有些复杂。”
牛长寿咳嗽两下,眼神看了看秦芸她们,似乎有些尴尬。
秦芸不解地目光回望过去,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
答愿镜对这方面则比较敏锐,毫不客气地说道:“不会是跟男人那污秽的东西有关吧?”
“?”
夏仁疑惑更甚了。
牛长寿也不卖关子了,直接说道:“其实是跟廖医生携带的一件收容物有关,名字叫【百分百安全小雨伞】,是由一家普通避孕套厂商生产出来一批产品,号称避孕率能够达到百分之一百,当然,这种宣传一看就很假,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厂商能够达到这种程度。但实际上,那个品牌的其中某天生产处来的那批产品竟然真的能够达到宣传效果,甚至比宣传还要夸张无数倍。”
“不仅仅是精子和常见的性病,甚至也不需要真的使用,【百分百安全小雨伞】的携带者就能够直接抵抗所有能够对携带者本身造成伤害的病菌和病毒。”
裸冬
“不过等到基金会发现异常的时候,【百分百安全小雨伞】基本已经全是被使用报废,仅剩唯一的孤品,一直被廖医生带着,他经常需要进行各种药物试验,因此特别需要这件收容物。”
“但一开始每人知道【百分百安全小雨伞】有副作用,一般人跟其携带者在近距离内待的时间如果比较长,就会陷入对其狂热的崇拜和敬仰之中,认为携带者性能力……嗯……无与伦比,而现在聚集在隔离区的人,基本都是污染医学方面的佼佼者,自然都和行业顶尖的廖医生相处过不短的时间。”
“而这个副作用,正好是之后才被发现的,所以,咳咳……”
夏仁默默听完,再次看向人群背影,以及被他们抬起来的廖医生,忽然有些同情。
原来自己当初醒来看到的那个避孕套,竟然是个收容物,自己还差点因此误会对方,没想到背后竟然有这层原因。
卷宮簾 汐顏
“好可怕。”
秦芸拍拍胸口说。
“可怕可怕!”
莉莉不明所以地跟着嚷嚷。
小镜镜毫不顾忌:“这么说,那些人都是想找廖医生击剑吧?”
牛长寿放低声音:“可以这么理解,不过只要廖医生不在这里,大家就都会恢复正常。”
秦芸胳膊肘碰了碰夏仁,小声说道:“你以后距离廖医生远一点。”
夏仁嗯了一声,深表同意。
“咱们也进去吧,上午应该不会再来什么关键的人了。”
牛长寿和夏仁他们一起回到了隔离区。
夏仁对廖医生其实并不了解,牛长寿便给他解释了一下。
在加入基金会以前,廖医生便已经在医学界享受盛名,是药物研发方面的顶尖人物,但其实他的研究成果大多都依赖于他偶然获得的污染能力,即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物质的分子结构,使其具有独特的性质和作用。
他发明的某种生物碱直到现在还被当做麻醉剂在临床医疗方面得到广泛应用,在基金会发现异常并找到廖医生的时候,他果断同意加入,并且依靠着自己的能力,直接拥有A级权限,后来晋升到S级。
超人协会一直想要挖人,因为廖医生的能力,加上他本身具有专业知识,两方面加在一起,在污染医学方面简直是BUG般的存在,不过虽然挖人不成功,廖医生还是会经常被邀请参与超人协会的污染研究,其实也没什么差别。
因为廖医生还在瘫痪当中,进入梦境的计划只能往后拖延。
事实上,廖医生瘫痪恢复所需要的时间,要比他自己说的要长不少。
等到将近中午的时候,廖医生才终于完全恢复,牛长寿立即将夏仁叫了过来。
近百平的会议室,此时站满了人。
絕色醫仙:上仙美的太誘人 暖風微醺
为了让所有人能够看到冥烛的光芒,大家成圆环状围在一起,最前排的人蹲着,其次是坐着,然后站着,再后面的人站在桌子上,还有的索性直接挂在天花板上,场面看起来异常诡异。
牛长寿和廖医生等人在最中间。
他们面前摆放着一张桌子,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桌子另一边的夏仁。
在众人的注视下,夏仁将手伸到身后,然后抽出一根通体绿色的蜡烛。
蜡烛的造型和外面市面上卖的并无明显区别,食指粗细的圆柱形的烛身和一个同样蜡质的底座就像是工厂批量生产的制品,只有颜色比较罕见和古怪。
夏仁将冥烛摆放在桌子中央,眼神中带着一丝追忆,缓缓说道:“这是我曾经躲避旧神的追杀,导致堕入无尽深渊,幸好深渊中一个白胡子的老爷爷救了我,并且给了我蜡烛,告诉我文明所在之处,火亦生生不息,我于是跟随烛光的指引,走出了深渊。这蜡烛世上只有三根,我自己用掉一根,上次在东浦市用掉一根,剩下这根,是世间唯一了。”
陰毒狠
他说着,叹了口气,轻轻抚摸着蜡烛,像是抚摸情人的肌肤那样,眼神中几分温柔,几分感伤,几分慷慨奉献的大义凛然。
“如此珍贵的东西,他竟愿意拿出来为医学研究做出贡献……”
正道的光,洒进了在场所有人心里,大家都被他无私的精神所感动,有些心思敏感的,甚至直接泪目。
喂喂,上次不还说是坠崖捡的吗?这次怎么又冒出来一个老爷爷?
牛长寿不想戳穿夏仁,只能挤眉弄眼地提醒他,戏演过了,赶紧开始。
夏仁轻轻擦拭了一下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打了个响指。
“嗤!”
小小的火苗燃烧起来,会议室的灯光也在同时关闭。
昏暗的房间里,幽绿色的光芒,映照在每个人的脸上。
一群人围了几圈,目光紧紧盯着那丛微弱的火焰,场面看起来就像是异教徒们聚集在一起,巨型某种邪恶的献祭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