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164t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某不科學的機械師 txt-第三百二十章 星盟熱推-yxeqv

某不科學的機械師
小說推薦某不科學的機械師
“我输入你妹啊!”虽然想的不是这几个字,但是中心意思是一致的。
老師,別貪歡
漫漫长夜号的舰长一拳砸在操作台上。
“立刻解决问题,你带你打部队去保护造物主圣殿,保证先知的安全。”舰长看着另一个金甲圣赫利人。
这个圣赫利人点点头,事急从权,虽然程序和说话态度上有很多问题,但是这不是纠结这些东西的时候。
“你带你的部队去地面,到那个遗迹去,通知神风烈士,“慢慢长夜号已经失去控制,请求支援。”让他完成遗迹探索指挥立即回来。”
一个白甲圣赫利人点点头,带着自己的部下离开。
“指挥官,带领我们的部队去消灭人类的登陆部队。”
身穿紫色盔甲的几个圣赫利人离开舰桥,开始指挥舰内防御战斗。
“舰长。”一名金甲狂徒(Zealot)一身是血的走进舰桥。“敌人都是恶魔,成百上千的恶魔。”
“恶魔?我们和人类打了五年的战争,你难道不知道恶魔一共只有不超过五十人吗?人类上那里给变出来成百上前的恶魔?”
“不,这是全新的恶魔,不同于那些身穿绿色盔甲的恶魔,这群穿着黑红色盔甲的恶魔比那些恶魔强了太多。我亲眼所见,那些身穿绿色盔甲的小恶魔甚至跟不上新恶魔的战斗节奏。”狂徒身上的伤口还在滴答滴答的滴着血。
天後進化論
甜婚不打折,厲先生的愛妻! 傾嫵
“全新的恶魔?神风烈士知道了吗?”
“已经知晓,我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才击退了对方的一个小队。神风烈士命我返回船上来通知你。让RCS装甲巡洋舰和CPV重型驱逐舰下降到轨道轰炸高度,用轨道轰炸来组织敌人恶魔军团的前进。不久前,你们和地面失去了联系,找到原因了吗?”
“我们的系统被锁定了。大概是人类干的。”
“那群异教徒……玷污遗迹的卑劣种族……”狂徒气的不轻。
“你,对就是你,带人去通知其他飞船,下达命令,RCS装甲巡洋舰和CPV重型驱逐舰降低高度,对敌方恶魔军团展开轨道轰炸。”
“我知道了。”
“长官!长官!”一个咕噜人屁滚尿流的冲了进来。“人类那边有一个神使!和十几个恶魔一起冲过来了!”
“……人类?神风战士?”整个舰桥的圣赫利人都傻眼了。
“我一直在思考。”提尔.瓦达米砍翻了一个圣赫利人战斗精英。
“星盟,到底正不正常。”提尔.瓦达米又砍翻了一个鬼面兽。
“圣赫利人地位崇高,先知至高无上,我们天生就比豺狼人和咕噜人高贵,生下来就带有荣誉。”提尔.瓦达米一脚踹飞一个咕噜人。
“咕噜人叛变,我们就烧光他们的母星,让他们彻底臣服。”
“人类亵渎遗迹,我们就杀光人类。”
英雄聯盟之王者 帥到掉渣
“这正常吗?”
“这不正常。”
“造物主,并不是神。先知,更不是。”
“人,就应该可以被理解,就可以被研究。”
“而不是被供奉起来!”
“不。”提尔.瓦达米一头槌撞晕一个圣赫利人。
“这个反而是次要的。”松开手,已经昏迷的圣赫利人软软的倒在地上。
“他们,身为引导者,最不应该的就是欺骗我们,尤其是在信仰上撒谎!”
在统合部和士官长等人协助研究博爱之城残骸和环带的时候,他们意外的发现了博爱之城中的圣钥舰残存的古代AI偏见之僧的人格碎片。
这个人格碎片不知道哪里又出问题了……变得时不时特别嘴碎。
但是,正常的时候,这个AI人格碎片的姿态和气节还是很符合提尔.瓦达米心目中上古文明遗族的想象的。
那就是,特别自然的,“老子啥没见过,这点事情毛毛雨啦”的淡然处事态度。叙述一件事,半点个人主观倾向都没有,只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陈述着事件的过程。
比如,在30年前(统合部正在研究的博爱之城残骸来自光环3结束的时间点),在人类首次在丰饶星上和星盟遭遇的时候,因为鬼面兽的擦枪走火,演变为流血冲突。
巧合的是,在那时候,星盟后来的真相先知,悲怆先知和怜悯先知,在当时还是坚毅大臣,宁静副大臣的其中两人,在准备动身探索丰饶星的时候,先来他这里祈祷了一次。
偏见之僧告诉了他们,告诉他们豺狼发现的所谓先行者遗迹并非他们所想,而是它的创造者、活着的先行者、先行者的后裔、人类,他要将人类运往安全地带方舟。
偏见之僧尝试将无畏号脱离博爱之城,飞向丰饶星,但先前负责侦测无畏号内部设施的猎人幼虫将神使给短路了,之后坚毅大臣将偏见之僧给永远封锁了。
因为先行者还活着的消息会动摇和分裂星盟,两名先知发誓保密,并将文献学者拉下水,共同谋求篡位。三人最后成功篡位为高级先知,成为星盟新的掌权者,更名为真相、悲怆和怜悯,并将搜寻先行者遗迹的神圣明灯装置的功能重新定义为搜寻人类栖息地,所以为了星盟的根本巩固,消灭人类以毁灭证据。
而这个时候,正好是人类和星盟的一小只部队,鬼面兽领袖“锤头(maccabeus)”率领的星盟舰队打的火热,第一次丰饶星战役进入最终阶段。
锤头被手下塔尔塔罗斯(tartarus)杀死,塔尔塔罗斯宣布自己成为鬼面兽的新领袖,他命令消灭咕噜人执事dadab的势力,至此,星盟舰队爆发内乱。
混乱中,星盟舰队把丰饶星表面玻璃化,人类只有数百艘船逃离。
他们宣称,星盟新的时代已经到来,人类大量亵渎造物主的遗迹,人类必须因为他们的罪孽而被毁灭。
“和难以接受的真正的历史相比,由个人欲望而导致的长达三十年的战争才会让星盟受到难以恢复的创伤。
所以,星盟必须被肃正。结束这场没有任何大义的战争,然后,投入全部的精力来消灭隐藏在宇宙阴影处的洪魔和先行者。”
“另外,还有一点,接触了人类我才发现了星盟最大的问题所在。我们,星盟,包括圣赫利人,圣希姆人在内七个种族,只有圣赫利人,圣西姆人和咕噜人还保持着历史的传承。
但是,也仅仅是勉强保持着而已。我们圣赫利人,虽然还勉强保持着文化传承,但是我们的技术传承已经完全断掉了。技术的开发完全的被交给了体质较弱的圣西姆人。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圣西姆人的技术竟然越发展越失落了。他们,专注于发掘遗迹,他们仿制的越来越先进的先行者科技被送到了星盟战士的手上。但是,他们自主研发的技术越来越差,应变能力也越来越差,最近几十年,他们甚至连CAS级的全面维护都搞不定了,我的鬼影号甚至不得不封锁了接近十分之一的无法修复的舱段。
直到看到无论是统合部还是加密拉斯还是那个地球联合国,都有数套完整的成体系的技术开发组织,他们开发的技术以及投入使用的技术都是能弄得明白的,我才意识到,无休止的仿制先行者科技已经毁灭了星盟的发展潜力。”
“但是你们的上限足够高了啊。”伊安从地上捡起来一把刺针枪,这玩意是伊安当年最喜欢用的武器,中远距离特别好用,发射出去的刺针,威力不算小,背弹不少,能追着人扎还能爆炸。是伊安这种FPS手残玩家的福音。
瞄准了旁边路口弹出头来看了一眼这边情况的咕噜人,随手锁定后开了两枪,两枚拖着红色尾迹的刺针被发射。
咕噜人撒丫子举着手就跑。但是针刺飞到路口,90度转弯先后钉在了咕噜人的脑壳上,自爆。炸碎了咕噜人的脑壳。
“这玩意啥原理?”毫不客气的讲,这玩意刚才表现出的追踪能力比统合部列装的高性能高机动空对空导弹还强,再加上这玩意撑死10毫米粗十厘米长的尺寸……
体现出的技术水平比接近三米长,二十五厘米粗的高机动导弹强了不少。
重生千金謀略
神风烈士被噎了一下,自己正在考虑种族兴衰呢,你关心的却是刺针枪的原理?
“不知道,这种枪是接近三百年前,圣西姆族的科考队在一个先行者遗迹里发现的,加装瞄准镜之后就把仿制的量产品列装在部队里了,因为比较优秀的性能,一直用到今天。”
“正面,300米,有星盟的部队。”动力装甲的AI提醒道。
“我们继续……话说还有多远抵达舰桥?”
“按照人类的尺寸单位,还有14公里。”提尔.瓦达米也捡起来一把电浆手枪,把左手的能量剑收好。
伊安随手向震动传来的区域扫射了完刺针枪的弹药,再次提起爆能机枪。
“14公里?”
“漫漫长夜号的舰桥在舰首中部,我们还需要在舰内纵轴走11公里前往舰首,然后横轴走3公里前往舰首中部。”在这边的这一段日子提尔.瓦达米也学会了摊手耸肩的动作。
“妈耶……跑过去都要接近一个小时了……你体能跟得上吗?”
“用你们的话说,这才哪到哪啊……”┓(′`)┏
在走廊尽头的闸门打开,一群咕噜人和豺狼人率先冲出来,在他们身后是五个手持双能量剑的圣赫利人。
“叛徒!”那五个圣赫利人脚步一顿,小眼睛死死的盯着提尔.瓦达米。“你竟然加入了人类!你玷污了你的荣耀!”
伊安脚底一踩,地上躺着的一个豺狼人用护盾从地上被踩飞,左手顺手抄起来,挡住身前,架着机枪一边射击一边前进。
速射的爆能机枪将豺狼人和咕噜人屠戮一空。
重生在三 妖惑天
五个圣赫利人点亮能量剑,向前跑动冲锋。伊安把机枪往后背一背,从大腿装备槽里取出光剑握在手中点亮。
左手反手就是一个原力冲击。让为首的圣赫利人动作一顿。伊安冲上前去,光剑从左下向右上砍去。
圣赫利人连忙用能量剑格挡住光剑,但是被伊安抬脚踹飞。
剩下的四个圣赫利人越过伊安,对上伊安身后的众人。
迪妮莎催动妖力解放了右手,一瞬间在圣赫利人的能量剑上砍了数千次,仿佛画面被切掉好几帧,迎上迪妮莎的圣赫利人从挥剑冲锋,突兀的变成了能量剑剑刃破碎,上半身突然炸成了血雾。
唯一正常的画风大概就是提尔.瓦达米吧……他提前预判了这个金甲精英的动作,用左手格挡了圣赫利人的胳膊,把劈下来的光剑打飞,然后右手直接把自己的能量剑捅到了面前精英的胸膛。
剩下的两个紫色盔甲的圣赫利人一个被士官长用匕首摸了脑袋,一个和大剑对上,剑碎人亡,内脏撒了一地的趴在地上。
“继续前进。”在跑了十一公里后,伊安一行人总算抵达了舰首。
这一路上,经历了数十波星盟舍生入死的围追阻截后,伊安气喘吁吁的看着同样气喘吁吁的提尔.瓦达米。
“从这里走,穿过这个路,就可以直达舰桥了。”
这一路上,伊安等人也在不断地遇到自己人,在漫漫长夜号护盾崩溃之后,企业号的各个传送室就直接开始传送剩下的地狱之歌舰团成员,按照预案,这支预备队同样被分为十人战斗组。
“人有点多,五条通路并行。”迪妮莎皱着眉头看了一下乌压压的接近三百人的大部队。
“了解。”
按照命令,各个战斗组住自己负责的横向通路前进,
我的悠閑禦史生涯 官笙
然后,十五分钟后,战吼、枪声逐渐减少,直至几乎彻底消失。只有零星的,给星盟战士补枪的存在。
“舰长……”
“不要管我,我需要留在这里,和转投人类的圣赫利人的对话。而且……我看他眼熟。”舰长摸着四个下巴中的两个。
“他们到哪了?”
“啊?”
“我问你他们到哪了?!”
“就在门口。”
“……好吧。”
舰桥大门猛地打开,伊安一行五人顺次进入舰桥。
“你,报上名来。”
陰緣不散
舰长指着提尔.瓦达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