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ceg9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木葉之天賦異稟 線上看-378 穢土斑鑒賞-ida1x

木葉之天賦異稟
小說推薦木葉之天賦異稟
一刀将眼前的敌人斩杀,对方的声音戛然而止。
温热的鲜血顺着刀刃挥砍的方向洒落在地面,然后在上面绘画出血腥的杂乱图案。
杀人不过头点地,这件事对于琦玉来说已经稀疏平常。
他微微偏头,嘴巴紧紧抿住,神情淡然。
这是一支二十一人的队伍,但是和他遭遇,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被覆灭。
战争就是这么的残忍。
既然双方隶属不同的阵营,那么相见只能用武器来说话。
‘很快就会结束!’
心中嘀咕一句,琦玉收回自己的目光。
查克拉在刀刃上涌动而过,将上面的血液震落,露出清亮的金属面。
他将刀插回自己的腰间,准备离开。
战斗还在继续,强度更大的战斗还在前方等着他,所以他不能将时间浪费在这里。
远处,一个熟悉且强大的波动传来,让琦玉皱起眉头。
自然能量?仙术查克拉?
是自来也还是波风水门?。
目前,整个忍界掌握仙术的,似乎就只有他、自来也以及波风水门。
而能够将这种能力作为常规手段的只有他和自来也。
水门虽然修行过,但一直是一个半吊子,从未在正式的战斗之中使用过。
所以基本就可以确定那边战斗的是自来也。
当然,不排除水门的可能,也许对方就在这段时间内掌握了快速进入仙人模式的技巧呢?
可拥有轮回眼并且移植了柱间细胞的长门,已经完全不虚水门加上自来也区区两人。
影级?
不!
完全施展出实力的长门或许可以达到六道的层次。
而能够完美使用出轮回眼能力的忍者,整个忍界,没有人能够战胜。
战争的一开始,其实就差不多将结局展开了大半。
如果那位仙人不下场,天平就将完全倾斜到他所在的一方。
虽然是这样想,但是他依旧是朝着那边走去。
但几步之后,他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浑身的肌肉都在一瞬间绷紧。
彷佛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接近。
周围变得寂静,一切的东西都似乎陷入了沉睡之中。
这很不正常。
‘是谁?!’
琦玉的手看似放松地下垂在两侧,但其实所有的心神都放到了对周围环境的观察上。
这种被人窥视的情况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
所以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位刚刚还在念叨此时已经迫不及待下场的仙人?
如果真的是对方,那接下来的一切行动都将变得艰难。
而独自对上那位存在的他,也将陷入劣势!
很快,琦玉将目光锁定了前方一处高耸的石柱。
那里有异样的气息波动。
一团黑色正在从石柱内升起,然后慢慢凝聚成人形。
这个东西,他很熟悉。
黑绝?!
瞳孔猛然一缩,琦玉心底很疑惑。
之前在长门的协助下,黑绝按理来说已经被他封印并且流放到太空之中。
那为什么这个时候却又能够出现在这里,并且给他带来如此之大的威胁感?
是有什么意外出现从而导致这一切的改变吗?
各种念头翻涌在脑海之中。
不过既然黑绝出现在这里,那么就可以暂时排除一直警惕着的那个威胁。
那位大筒木家的仙人此时看来还没有做好下场的准备,自己感到威胁仅仅是黑绝以及他的后手。
毕竟黑绝不可能和隐形的最大敌人联手,即便此时自己和长门是阻挡对方救母的障碍。
“嘿嘿,很意外再次见到我吗?宇智波琦玉!”
黑绝站在石柱之上,脸上带着丝丝嘲讽,双眼之中满是阴翳。
他今天敢站在琦玉的面前,自然是有底牌存在,所以说话之时竟是那么的无所畏惧。
琦玉没有说话,只是眯起了眼睛,像看着一个小丑表演。
能够封印黑绝一次,就能够封印第二次,所以他并不是很在乎黑绝的出现。
他现在需要弄清楚的,是谁给了黑绝底气在逃出封印之后敢再次站到自己的面前。
而且还如此的嚣张、有恃无恐。
而这个问题的答案,很快就被揭晓。
在寂静的氛围里,轻巧的脚步声伴随着风声开始回荡。
这个逐渐接近过来的脚步声被琦玉捕捉到,每一下落地都很有节奏。
“老夫也没有想到,当年随手救下来的小子居然有胆子将老夫多年的布局打乱,这一招背刺,实在是有些意外。”
略显低沉的声音从一旁响起,琦玉的眉头皱得更加紧。
虽然接触不多,但是这个声音响起的瞬间,他就知道自己即将面对是谁。
“宇智波斑?!”
他看向了黑绝身旁,一道挺拔的身影逐渐从后方的阴影之中走出。
对方双手抱胸,长发狂乱地披散在肩头,浑身裹着一件红紫色的战国时代忍甲,眉目之间满是霸气,一副尽在掌握的神情。
斑的出现,确实让琦玉很意外。
因为在他的特意交代下,斑此时应该安详地躺在棺材中无法动弹,而不是站在黑绝的身边参与战斗。
“哦?你还知道我,看来也并不是很健忘,那为什么没有按照我当初所交代的计划实施呢?!”
宇智波斑停在了黑绝身前一步的位置,双眼直视着下方的琦玉。
身体的腐朽并没有让他的气势有丝毫的减弱。
曾经的忍界霸主,此时依旧给琦玉带去了很强的压迫。
所以是黑绝使用了秽土转生……虽然有些麻烦,但是还在可控范围之内。
琦玉第一时间注意到斑此时的状态,心里的紧张也在慢慢减弱。
此时的他,已经今非昔比。
虽然不知道黑绝是怎么从大蛇丸那边将宇智波斑的秽土体弄了过来。
但是斑此时站在面前,已经是事实。
当时让大蛇丸提前将斑秽土出来,就是以防有人使用同样的手段去利用斑与他们对抗。
但现在看来,黑绝这个辉夜第三子,确实有一些独道之处。
“既然已经死掉了,那就应该安心待在下面,又何必再次出现在这里扰乱秩序!?你想要做的,我会帮你去完成,或许能得到一个更好的结果。”
琦玉的眼睛内闪过一丝血色,三颗勾玉隐约浮现。
他说话之时的语气很认真,气势上也一步不让。
无形的力量在两人之间碰撞,搅动着风云。
“你觉得你很理解老夫的想法吗?代替老夫去实现目标,这种大话你也说得出来?你真的理解这个世界吗?”
斑将右腿微微向前一迈,整个身体压在大腿上俯视着大言不惭的宇智波琦玉,带着一丝不屑。
他漆黑的眼睛出现变化,一层废纸随风散落,露出了里面的三个勾玉。
至少这样看来,他的眼睛却充满了生机。
而且勾玉在出现的刹那还不断纠缠旋转,企图继续向高级的地方进化,但很快就又恢复平静,维持着三勾玉的状态。
听到琦玉刚刚的话,饶是他的心境也出现了强烈的波动。
虽然当初他也是在利用对方,但眼间着此时被对方摆脱了控制并且拥有了对抗他的实力,心中的怒火就不由得高涨。
宇智波斑是骄傲的。
他觉得自己操纵琦玉为自己办事是完全没问题的,毕竟如果没有自己琦玉早就死了。
但如果这一切反过来,自己的一切努力和布局给别人做了嫁衣,他是无法接受的。
一股名为背叛的情绪不断在心底回荡。
所以看着琦玉,他内心杀意汹涌。
虽然是秽土体,但随着宇智波斑情绪的波动,那种属于强者的气势依旧在不断上升。
而位于他身后的黑绝,则自觉地朝着后方退了几步,双眼之中望着琦玉满是戏谑和阴狠。
这一次将宇智波斑秽土出来,他也是承担了极大的风险。
因为斑已经开始对他产生怀疑,不再像当初那样的信任自己。
虽然没有点明,但是黑绝能够察觉到其中的细微变化。
不过一切依旧是值得的。
只有破坏琦玉以及长门的计划,他所期望的机会才有可能出现,否则都是空谈。
斑是此时的变数,却也是他千年计划中的一个定数。
因为只要斑不改变他所谓的‘月之眼’无限月读的计划,他救出辉夜的几率就无限被放大。
至于秽土状态的宇智波斑是否能够制造足够的威胁,从而修正所谓的错误,黑绝是不怀疑的。
作为上一代的因陀罗,斑的实力毋庸置疑。
至于他黑绝自己
当初被琦玉封印之后使用秘术将自己分割为两部份,从而逃出封印借助白绝再次‘复活’。
所等的,就是为了这一刻。
宇智波斑和‘叛徒’宇智波琦玉的战斗!
“这个时候还说理解不理解这样缺少意义的话,作为前辈的你不觉得很无趣吗?我们所追求的,都是整个忍界真正的和平,只是方式有很大差别罢了!况且,你觉得此时的你能够给我们造成什么巨大的损失吗?我也不是当初那个被你用眼睛一瞪就说不出话的小鬼!”
琦玉迎着斑的目光,眼神平静地说道。
“呵呵,很好!宇智波琦玉,你知道老夫生平最厌恶的一类人是什么吗?就是像你这样的背叛者!你和木叶村宇智波家族那些人没有两样。”
斑气极而笑,眼睛内的杀意宛如实质一般狠狠地扎向琦玉,眼内的勾玉旋转速度变得更加地快。
不被自己掌控的棋子,是他最难以接受的。
因为这就是背叛。
而背叛在宇智波斑的内心,是最大的忌讳!
“如果你准备对我说你的月之眼计划,抱歉,这就是我无法赞同的点。至于当初被你所救,我很感谢,我目前能做的就只有让你看到忍界期待许久的和平,至少让你不再那么遗憾。”
“那老夫就只有自己去纠正这一切了。”
斑嗤笑一声,眼神锐利得让人可怕。
他看着琦玉,眼神冰冷,不管对方如何说,和他当初心中所想对不上,那就是错误的!
而听到斑说出这样的话,琦玉再次皱紧了眉头。
斑的骄傲,让他无法接受自己的建议,并且认定了一个理之后就很难被改变。
“你觉得你所知道的一切就是正确的吗?比如说月之眼计划,比如说黑绝的真实目的?”
面对秽土状态的宇智波斑,琦玉完全是不畏惧的,所以还是打算继续嘴炮一会儿。
因为无意义的战斗对于他来说是麻烦的,并且很耽搁时间。
“黑绝的事情先放一边,也许老夫不在的这些年他产生了其他的想法亦或者一直以来都是在欺骗我,但至少他依旧在按照我所想交代的步骤在完成任务,但是你!让我很失望啊!”
说话之时,斑的余光扫向身侧。
于是黑绝双眼内的神色明显出现了闪烁,但也并没有什么过激的表现。
这个局面在他的预料之中。
“看来必须打一场再说话了,或许我应该让你知道时代变了?”
对于这样不讲道理的宇智波斑,琦玉无话可说,最后千言万语只能化作身体上的行动。
“我很期待你的表现,这具腐朽破败的身躯虽然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实力,但我也不在乎活动一下。至少我想,将你拿下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斑挺直身体,身上的忍甲摩擦发出咔嚓卡擦的声音,所说的话依旧是那么的霸气。
没有多余的试探,也没有多余的对话,两个人在确定开打之后,就直接动手。
“火遁-龙火之术!”
琦玉双手在胸前一合,同时写轮眼观察着宇智波斑的动作。
他没有轻视宇智波斑的想法。
对于能够将普通的火球术用出禁术般大场面的男人,他的心态摆得很端正。
所以他使用忍术的时候,也是直接全力催动,没有丝毫的保留。
于是火焰铺天盖地地喷射出去,并且其中隐约出现龙形不断咆哮怒吼。
温度骤然上升。
而宇智波斑同样是使用出了火遁,那规模不亚于琦玉的遁术宛如天火降临一般落下。
轰–
颜色相近的遁术碰撞到一起,发出沉闷的声响。
然后火焰在半空中四散,将下方数百米的地面都笼罩在炙热之中。
“不愧是宇智波斑!”
这是琦玉第一次和斑交手。
当初被救时,斑已经是老年斑,虽然内心的气量还在,但实则能够发挥出来的力量并不强。
所以那时候对斑的实力并没有一个多好的计算,只能凭着记忆给出一个模糊的大概。
而此时,对方虽然依旧是不完全的状态,但是那种压迫,是整个忍界其他人无法给到的。
或许是琦玉目前为止遇到过最强大的敌人!
在忍术还没有完全消散的时候,琦玉消失在了原地,只在地上留下了一处深坑。
下一瞬,宇智波斑的背后黑影一闪而过,琦玉的面孔清晰地出现。
一拳砸向斑的后背,另外一只手则包裹着千鸟流刺向不远处的黑绝。
“不错!黑绝跟我说你的实力达到这个程度的时候我还不信,没想到他还是低估了你!”
斑快速转身,双手挡住进攻,同时微微仰头盯着琦玉。
而黑绝也察觉到琦玉的攻击,第一时间遁入地面消失在附近。
挡住琦玉的拳头,斑抓住他的手顺势朝着下方一拽,并且将自己的右膝盖猛然抬起朝着琦玉一顶。
面对斑的反击。
琦玉对准他的膝盖侧面,重重踹出。
这一下直接化解了斑的攻击,而他手上也没有闲着,趁机加大千鸟流的输出,挣脱了来自斑的束缚。
“有点意思!”
宇智波斑看了一眼被电流打得焦黑一片的手心,嘴角微微上翘。
从刚刚几个回合的对战来看,琦玉的实力很强。
直白点,这个状态下的他应该不是对手。
但是他难道就直接放弃吗?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宇智波斑能够成为一个时代的恐怖代名词,自然是有其原因的。
知晓了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斑反而打得越加激进,直接欺身而上,追向后退中的琦玉。
看着射过来的斑,琦玉右手一捏,蓝色的千鸟流瞬间凝聚成长枪。
他紧紧握住枪杆,在对方近身的刹那对准其身体狠狠向下一刺。
伴随着清脆的刺穿之声,雷电贯穿冲刺过来的斑。
但几乎是刺中的瞬间,斑的身体就化作了棕黄的木分身,脸上露出一道诡异的微笑。
不等琦玉反应,从木分身之后再次射出另外一道身影。
同样的忍术从斑的手中用出来,然后在琦玉的眼睛前一闪而过。
“不对,也是分身吗?”
琦玉的身影在斑刺中之前就猛然裂开化作一团清水。
这是他很少使用的水分身。
斑的动作一顿,随即朝着后方倒退。
但是头顶却紧跟着传来破空声。
嘭–
斑的身影被击中,然后被轰进地面。
琦玉从坑中跳开,落到一旁的地面,目光扫向被自己使用螺旋丸重重打在肩膀位置的秽土斑。
虽然凭借对写轮眼的掌控,秽土斑让此时秽土状态的自己维持着三勾玉的程度。
但毕竟是秽土体,在面对已经完全掌握万花筒写轮眼的琦玉时,无形之中就处于劣势。
斑慢慢站起来,靠近脖子的位置连带着小半个身体都化作了碎纸。
虽然被攻击到,但是他此时依旧面无表情。
因为事实就是这样,尽管他心气在那,但是琦玉的成长有点恐怖。
这个状态的他一个不慎就可能吃上大亏。
身体在慢慢修复,或许这就是秽土状态唯一的好处吧。
不过如果不是是秽土状态,一个没有柱间的忍界,又有谁能够伤到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