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hmr6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權傾南北討論-第二三七一章 歲歲有今朝(本卷最後一章)推薦-semzh

權傾南北
小說推薦權傾南北
久别重逢,细细叮嘱,只为了能够多说两句话。
李荩忱有心中猛地被扎了一下的感觉,登时默然,旋即伸出手揽过她:“辛苦你了。”
蔡容靠在李荩忱的肩头,轻声说道:
“现在正是百废待兴之际,谁不辛苦?陛下不辞劳苦,巡回天下,只求能够脚踏实地、亲眼所见。臣妾等是为了陛下,也是为这万民忙碌,自然也是应该的。”
蔡容的回答倒是出乎李荩忱的意料,不过想想她的性子,也能理解。
以救人救命为己任的医生,自然也有着崇高的理想和操守。对于蔡容来说,推动医院在整个大西南的建设才是自己的使命,为了履行这样的使命,便是和陛下久久分别,那也没有什么不能忍受的。
因为自己所做的,是真正能救万民的。
一切的分离,一切的相思,都值得。
李荩忱很想说:有冼夫人,是岭南百姓之幸;而有你们,则是天下万民之幸。
不过他没有说,因为他知道不需要说。
蔡容从来不会因为有没有这样的夸赞就去决定是不是做事。
她,还有孙思邈等当世医者,有自己崇高的理想,尤其是当他们发现在李荩忱的推动下,这种原本看上去遥不可及的理想,真的有实现的可能。
他们自然会拼尽全力去做。
而李荩忱的夸赞,只会为他们平添更多的心理负担。
“累么?”李荩忱伸出手,抚平她时不时皱起来的眉心。
大汉在各个方向的发展中,西南肯定是最难的。
北方本来就是中原和河北之地,古来富饶,就算是多年战乱有所摧残,但是想要恢复元气也不是什么难事。
江南自不用说,而岭南在南洋战略的带动下也发展的颇为不错,这些年同样凭借着众多的就业机会以及丰厚的政策奖励而吸引了大量的人才南下。
至于较为贫苦、人口也少的西北,现在也有了丝绸之路,又有了河西和吐谷浑之地作为屏障,本地的发展重心也可以从对外防御、甚至隔三差五就得准备坚壁清野,彻底转向发展工商、恢复民生了。
因此西南这边,虽然朝廷经过多年的努力,也已经发现了众多的矿山资源,并且不管是就地开采、冶炼,还是外运,都在刺激着本地的经济发展,不过这终究导致西南的经济有点儿头重脚轻的感觉,大量的生活用品之类的还需要从外运入。
迁移到西南定居的汉人,几乎都是为了这些矿产的开发而来的。而在田野之间耕耘的一般都是陆续下山的南中部落。
因此西南的人口比较分散,现在依然没有形成大批量的繁荣城镇,也就只有州治所在的郡府还说得过去。
人口散布在山中,自然也就意味着医院的建设也很麻烦,以至于在西南的医院甚至时不时得组织巡回医疗队,在大山中兜来兜去,为那些不方便下山的百姓医治。
而这样的效果显然不可能好到哪里去,只能说比什么都没有来得好罢了。
李荩忱知道蔡容他们也想要改变这种现状,但是同样无计可施。
不发愁是不可能的。
“世间各项事宜,只能因地制宜、按部就班。”李荩忱攥着她的手,给她暖手。
小手冰凉,刚刚李荩忱就感受到了。
蔡容淡淡说道:“终究不愿辜负陛下所托。”
“朕会进一步组织对西南的开发的。”李荩忱径直说道,“西南群山之外,就是天竺,那里才是朕的目标,现在海军的舰队已经沿着海岸线向前探索,一旦了解了天竺的详情之后,大汉的商队会通过海洋以及西南陆地和他们建立商贸联系,到时候西南这边自然而然也会因为商路的建立而繁荣起来。”
蔡容自然明白李荩忱不是在说瞎话。
商路的末端摇身一变变成枢纽,对于经济的带动是不可估量的。
海上商贸带动的岭南的发展就是最好的证明,不染大汉也不会忙着打通陆上丝绸之路。想要改变西北和关中发展明显落后的问题,只能依靠商贸和丝绸之路。
“臣妾听陛下的吩咐,无论风雨。”蔡容正色说道。
李荩忱轻轻抚着她的秀发:“朕也不希望你们这么累。”
“只要值得,又有什么关系呢?”蔡容柔声说道。
此时房门一下子被推开。
李荩忱想都不用想,外面宫女们都来不及通报便有资格把门推开的,也就只有陈宣华这臭丫头了。
蔡容惊讶的想要起身,不过李荩忱伸手按住她,挑衅一样的看向转过屏风的那道身影。
倒要看看你这丫头知也不知羞?
“咦,你们就这么抱着?”陈宣华惊讶,旋即撇嘴,“还以为能够看到什么好戏呢。”
蔡容和李荩忱:“······”
行吧,脸皮真的没你厚。
李荩忱忍不住磨了磨牙:“你还想看到什么好戏?”
陈宣华一时讷讷,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抓她?”李荩忱看向蔡容。
蔡容正色点头,说到底她这个女神医也不过只是一个小姑娘罢了,被陈宣华这么一挑拨,再加上有陛下提议,自然玩心大起。
两个人骤然分开,一左一右,向陈宣华扑过去。
陈宣华的反应也很快,转身就要跑。
“贞儿!”李荩忱大喊一声。
跟在陈宣华身后进来,头上帽子里还顶着雪花、帽子下露出来的秀发也有点儿凌乱的尉迟贞登时一把抱住陈宣华的腰。
看来刚才外面的那一场打雪仗,她输的挺惨,现在抓紧报复。
陈宣华躲避不及,还没有来得及挣扎两下,李荩忱已经从身后欺身而上。
“别,别挠痒痒!哈哈哈!”陈宣华笑的直接瘫倒在地上,“我错了,再也不敢啦!”
“朕会信你?”李荩忱翻了翻白眼,两个人滚作一团。
旁边的尉迟贞和蔡容面面相觑,不过旋即露出笑容。
和陈宣华滚作一团的陛下,才是她们为之倾心的陛下。
有血有肉,有情有义。
而不只是天命的象征、谁人都不能挑战的权威。
“衣服都脏了。”陈宣华抱着李荩忱,没了力气,嘟囔道。
“沐浴?”李荩忱压低声音。
“好呀。”陈宣华笑眯眯的说道,凑到李荩忱耳边,“陛下要一起么?”
李荩忱当然知道她说的一起,可不只是她们两个一起。
混世大魔王和混世女魔头,在这方面很容易达成一致。
“你抓左边的,我抓右边的。”李荩忱吩咐。
“遵旨!”陈宣华大声答应,一跃而起。
本来还在笑着看戏的蔡容和尉迟贞,猝不及防。
“你们要干嘛?”蔡容还没有反应过来。
李荩忱嘿嘿笑道:“新的一年马上就要到了,当然需要先洗净尘埃!”
似乎是为了回答他说的,爆竹声阵阵,已经在行宫外响起。
“咚咚”的钟声,显然在宣告大汉新元六年元日的到来。
“动作快点,等会儿还得放爆竹呢。”李荩忱一挥手。
三对目光齐齐落在他的身上,充满了不屑。
就凭你那能折腾的,恐怕放爆竹要到明天早上了。
李荩忱并没有生气,甚至在他看来,这不是夸咱么?
“我们先去放爆竹!”陈宣华径直说道,抗旨不尊。
尉迟贞和蔡容齐齐答应。
最后李荩忱反对无效,只能先耐着性子看着小丫头们把爆竹点燃。烟花虽然没有诞生,但是填装了火药的爆竹,已经有点儿后世的样子了。
这让李荩忱也有些恍惚。
从国家的发展,再到爆竹这种生活小物品。这个时代,终究在向着自己规划的路前进。
从曾经的乱世飘萍、身不由己,到现在的执掌天下、翻云覆雨。不管对错,至少自己努力了,所以并不后悔。
晚风不定,带着笑闹声,带着爆竹声。
似乎在提醒着李荩忱,天下犹有风潮涌动。
世间,尚且风波不定。
“噼里啪啦”跳动的火光中,陈宣华骤然凑过来:“陛下高兴吗?”
李荩忱收敛心神,不管还有怎样的前路波折,眼前的快乐,自己还是有资格享受的。
当下,他哈哈大笑:“高兴!”
“那但愿,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陈宣华大声说道。
火光倒映中,两道身影逐渐重合。
——————-第二十卷·风不定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