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d2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冰與火之魔山 txt-0906章 凱旋·魔山的魔力和流氓看書-qej7b

冰與火之魔山
小說推薦冰與火之魔山
维拉斯·提利尔坦然承认了自己的谋反。
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训练死士刺杀国王陛下的什么红堡行动。
魔山要他死,他就决定不反抗。
高庭城已经被龙焱烧成了一片废墟,昔日的三重雪白城墙,神木林,迷宫,到处的塔楼和流水、亭台和楼阁,都被魔山毁去了。
高庭城的子民,遭受了战火的巨大痛苦。
曾经的队长,主管,教头,都已经为他战死。
新的队长,主管,教头,没必要再做无谓的牺牲。
维拉斯·提利尔是个瘸子,不过一生都没有做过黑暴的事情。
他也曾经是学城的学徒,并因为成绩优秀而得到了学城的学士项链。
他在学城学习研究的,是种植和畜牧,而不是武艺和谋略。
他的兴趣和爱好,也不是争霸和战争,而是斗犬和养鹰。
在父亲梅斯·提利尔在君临被魔山赐死后,维拉斯·提利尔就自动继承了高庭,成为了高庭的公爵,河湾地的大领主。
一生都没有野心也不尚武的维拉斯·提利尔是个文化人。
他决定自己能救旗下的子民们一命是一命,于是坦然承认了自己的谋反。
在维拉斯的命令下,他的队长,教头,守备队士兵全部放下了武器,排队成列,一起单膝下跪,俯首称臣。
所有的骑士、士兵。都拔出了自己的长剑,放在了地面。
维拉斯·提利尔公爵虽然并不尚武,但他的仁义和随和,深得子民们的喜爱。
雷纳德·提利尔、珊莎、安盖、莱威尔四位将军接受了高庭城的投降,也接受了维拉斯·提利尔的请求:带他到君临,面见国王陛下,接受审判。
有西境士兵上前,要把维拉斯·提利尔捆绑起来,被雷纳德制止了。
维拉斯·提利尔坐在轮椅上,他是一个瘸子。
他的腿是在比武大会上被红毒蛇奥伯伦给打断的,那还是在他的少年时代里发生的事情。
在维拉斯·提利尔的配合下,雷纳德·维斯特林接管了高庭城。
在两天后,所有的河湾地封臣都接到了维拉斯·提利尔的渡鸦传信,信上维拉斯坦诚了自己的谋反罪行,并奉劝封臣们不要因为他而对国王陛下有什么嫌隙,高庭城已经被雷纳德·维斯特林将军暂时代管,今后有什么公务政务,一律暂时和雷纳德·维斯特林将军留在高庭里的学士和骑士对接。
维拉斯·提利尔还没有结婚,也没有私生子。
维拉斯的渡鸦信发出后,自此,河湾地的提利尔家族,永远的彻底的退出了河湾地的统治。
提利尔家族一脉的历史,就此定格。
而红湖城的克连恩伯爵率领着降兵正在向高庭城挺进的路途中,他接到了维拉斯·提利尔承认谋反并安抚劝降他归顺铁王座的信件后,心中惭愧。克连恩家族和青亭岛的雷德温家族,一向是公认的提利尔家族的忠臣。
谁也没有想到城高墙厚兵精粮足的克连恩家族在没有主将的一支队伍的言语威胁下就率先跪下了,毫无气度,也根本就没有任何象征性的抵抗。
从此,克连恩家族的忠诚与荣誉也成了河湾地贵族们茶余饭后揶揄的笑话。
克连恩伯爵年事已高,心中郁郁,不久,就在凛冬里去世了。
*
一个月后,雷纳德、珊莎、莱威尔、安盖押着反贼维拉斯·提利尔率兵回到了君临城。
城市大街的两边,站满了欢迎的臣民。
维拉斯·提利尔谋反的消息早已经七国传扬,君临城子民们义愤填膺,在维拉斯·提利尔的囚车推过来的时候,无数的石头、粪块、白菜、鸡蛋、黑面包打向维拉斯。
雷纳德的士兵举起盾牌,一路挡在了维拉斯的左右。
雷纳德和珊莎端坐在高头大马上,接受子民们的欢呼。
安盖和莱威尔将军则靠后,这是魔山要给雷纳德和珊莎的荣耀,以竖立起他们的名气,好让他们最终成为河湾地新的领主。
魔山派出安盖,也是为了确保维拉斯手下的悍将们没有机会接近雷纳德和珊莎。
安盖神箭,只需要一箭,就能夺走一名将军的性命。而在维拉斯身边还能够一战的将军基本上不会超过三人。
元气大伤的高庭城,本就已经不堪一击。
而失去了荆棘女王奥莲娜·雷德温、充气鱼梅斯·提利尔、勇武加兰·提利尔、小玫瑰玛格丽·提利尔的河湾地,本就失去了凝聚的灵魂。旗下封臣们有实力的在心中已经对维拉斯·提利尔不敬。只有好性格没有勇武作战能力的维拉斯·提利尔只赢得了高庭城子民的心,无法在那些桀骜不驯的封臣武将面前树立起自己的威严。
实力,一直是统治者最重要的权力保障!善良和柔弱并不是优势,反而会被视为懦弱。
君临红堡的青铜大门已经大开,国王格雷果·克里冈率领群臣站在大门口迎接归来的得胜将军。
这个礼遇很隆重。
这是对雷纳德·维斯特林的抬爱,也是对珊莎·史塔克的示好。
珊莎·史塔克的身后,代表着北境的史塔克家族。
骑在高头大马上的珊莎看见了站在国王身边的犹如小小少年的父亲:艾德·史塔克。
这令珊莎又惊又喜!
在艾德·史塔克的身边,还有她最想见到的人:她的母亲,凯特琳·徒利夫人!
艾莉亚·史塔克在母亲的身边。
艾德慕·徒利舅舅也在。
而在魔山的另一边,站着王后简妮·维斯特林,看起来好像情绪并不高的首相琼恩·克林顿,穿得最出众的多恩亲王亚莲恩·马泰尔,仿佛她是在和谁比拼更艳丽动人,一脸淡然的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大国师科本,侏儒身高的情报大臣伯尼,一脸促狭笑意的财务大臣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性感魅惑的梅丽珊卓和一身黑衣神情冷漠的道尔蒂·昆蒂娜夫人……
海务大臣瓦格纳·加尔、城市守备队总司令罗佛·斯派瑟,他是雷纳德的舅舅,如今也是珊莎的舅舅……
在王后的身后,站着身材比男将军们都更高大的两名女将:塔斯的布蕾妮、情报大臣伯尼的夫人公牛泽丽格尔达,还有诸多的土匪悍将,来自蟹爪半岛的神情凶恶的部落首领……
一头大黑熊旁边的,是六形人瓦拉米尔将军……而在外围护卫着国王和王后的,是身穿白袍的御林铁卫,其中一名最是名气很大,服侍过疯王伊利斯·坦格利安、劳勃·拜拉席恩一世、乔佛里·拜拉席恩一世、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女王陛下,如今又被魔山以丹妮莉丝的名义‘骗’来君临重新入职的无畏的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
在御林铁卫们的外围,是王室卫队,珊莎看见了一身金甲金披风脸上有刀伤神情更加彪悍的波隆、依然有些腼腆的波德瑞克·派恩,他曾经是小恶魔最喜爱的小侍从,如今已经成了一名真正的勇士……
在将士和子民们的欢呼声中,雷纳德押着反贼维拉斯·提利尔来到了魔山面前,众将和士兵一起下马,整齐划一,轰然声中,将士们一起单膝下跪,晋见国王陛下和王后陛下……
魔山抬了抬手:“起来吧。”
众将士轰然答应,一起站起,铿锵轰然,军威凛凛。
魔山这个七国首恶,带出来的军队都是最能打的,士兵们更是视他如神,悍不畏死,上了战场,只是舍命向前。
“我的最勇敢的士兵们,你们辛苦了!”魔山喝道。
仅仅是这么一句话,就令士兵们热血沸腾,心中感激。能得到国王陛下的当众赞美,被士兵们视为最高荣耀。
魔山具有令将士们迷信他和心甘情愿为他卖命的魔力。他的一个赞许一句嘉奖的话,都会令将士们激动半天。
魔山上前,拍拍雷纳德的肩膀,看了一眼穿着皮革护甲的珊莎,点了点头,他走到安盖面前,拳头轻轻砸在了安盖的肩膀上,他什么话都没有说,安盖的眼眶却几乎红了,似乎要感动得流出眼泪:”父亲大人!”
魔山点点头,他的欣赏和赞誉的眼神已经说明一切,在那一刻,安盖都宁愿为魔山战死!莱威尔·安柏身材也很高大,在北境,贵族将军们的身材都很魁梧,然而安柏家族一直传说具有巨人血脉,男子的身高几乎都在两米以上。
莱威尔·安柏的身高也是一个小巨人,不过在魔山面前,他的高大魁梧顿时变得矮小平庸,气势全无。
莱威尔·安柏还是个年轻人,这也是他的第一次正式作战。他的哥哥小琼恩·安柏和家族里的许多勇士,都已经在战场上战死。
他如今成了安柏家族唯一的继承人,壁炉城的领主。
“安柏家族的人?”魔山自然知道这个大个子的稚嫩少年是谁,艾德·史塔克向他报备了派出的北境军的情况。
“是的,国王陛下,我是莱威尔·安柏。”
勇武的莱威尔·安柏结结巴巴的说道。
一向习武、性格鲁直、风格朴实的北境少年将军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魔山的不可一世的威严和庞大的身躯宽如树干的手臂和厚如墙壁的肩膀都令莱威尔胆怯、惶恐、敬仰、紧张、激动、兴奋……
“莱威尔·安柏,好,我记住你的名字了。你很强壮,有点像我,第二个小魔山。你是北境小魔山。”
一句话,令莱威尔·安柏激动得脸都红了!
从此,北境小魔山就成了莱威尔·安柏的名号。
第一个小魔山,是御林铁卫奥斯蒙·凯特布莱克。他身高超过两米,人称小魔山。
魔山最后看向‘囚车’上的维拉斯·提利尔:“维拉斯,你可知罪?”
“知罪,国王陛下。”
“念你认罪态度良好,雷纳德将军,打开囚车,让维拉斯大人出来吧。给他一个轮椅,你来推他。”
“是,国王陛下。”
魔山的善举引起了围观子民和将士们的欢呼!但如果就算魔山严厉斥责维拉斯的谋反,也会得到民众们的欢呼。
得到了民心的国王,不管做什么,只要是针对反叛者,民众总是会欢呼的。宽厚,那就是仁义;严酷,那就是威严。
维拉斯·提利尔从囚车里出来,坐上了轮椅。他的轮椅都是随行的,一路上,雷纳德并没有令维拉斯坐囚车,而是在进入君临城的时候,才把他关进囚车,进城示众,接受全城子民们的唾弃和羞辱。
维拉斯唯一意外的是北境的艾德·史塔克夫妇也在君临城,北境已经独立称王,为什么北境的艾德会敢进入君临城来,他不怕被魔山给杀了,就好像他自己一样。
维拉斯·提利尔不明白的事情还有很多,在政治上,不是偏安一隅就能自保的,这毕竟是个改朝换代的动荡年代。很多变化都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维拉斯·提利尔被押进了红堡的地下黑牢,虽然他是个瘸子,但因为是重犯,也被锁上了脚镣和手链。
*
国王的梅葛楼里,国王大厅。
魔山端坐王座,面前站着首相琼恩克林顿,左边则是艾德·史塔克公爵大人,在魔山的身后,站着御林铁卫巴利斯坦·赛尔弥。
巴利斯坦倒不是真心想回家种田,他的骨子里,就是一名战士,会他自己离不开战斗,倒不是因为魔山给他的什么荣誉富贵的承诺。丹妮莉丝的一个召唤,他就立即回来了,继续做了御林铁卫,并得到了魔山的完全信任和重用。
巴利斯坦的品格是一块真钢,既然效忠,那就绝无二心。这也是他能成为五代国王陛下的御林铁卫的基础。每一代国王都对他信任,唯一的意外就是瑟曦和乔佛里把这样的一个人硬生生逼走到了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身边去。
“首相大人,我要公开审判维拉斯·提利尔的谋反,我希望你能担任主审官。”
琼恩·克林顿也是一块真钢,名气在贵族中很大,并深得人心,他只要答应审判维拉斯,会造成大家对维拉斯的谋反深信不疑,对魔山的声誉是有帮助的。
“我绝不会审判维拉斯·提利尔大人。”琼恩冷冷回答。
他这个代理首相一再被国王推迟回家的日期,他本可以一走了之,但是手上的那些政务和必须要处理的子民们的请愿他又无法真的丢下不管。他认为那样做是不对的,他的原则性和荣誉锁死了他。
“好吧。我会暂时让你先冷静的考虑三天。”魔山慢慢说道。
“我一个心跳的时间都不会考虑。”琼恩·克林顿更加冷淡的说道。
魔山看向艾德·史塔克,艾德也是个榆木疙瘩,但好像政治上,比琼恩要更好骗:“艾德大人,你能帮我审判维拉斯·提利尔大人的谋反么?”
艾德的忠诚正直也是七国著名的!
“国王陛下,我对维拉斯谋反的事情一无所知。”
“我会让你了解整个的情报来源和所有的证人。”
琼恩首相无声的冷笑了一下。
“国王陛下,如果维拉斯本人拒绝认罪,我无法宣判维拉斯有罪。”
“他会自己承认谋反罪名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维拉斯具有最后的一点良知。”
艾德沉吟了。
就是这一沉吟,魔山就知道在这件事情上艾德比琼恩好欺骗。
其实琼恩也很好欺骗,他一直无法离开红堡,不得不每天处理那么多的政务和子民请愿就是证明。
魔山是个流氓,而琼恩和艾德都是正人君子。
流氓用正人君子们的手段去对付他们,正人君子们只能倒地为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