芃平書卷

rb684超棒的都市小說 魔臨 線上看-第五百二十七章 王爺卸甲-ews1q

Wallace Landon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
于皇帝而言,势在人为;
于将军而言,事在人为;
先起势再起事,则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庙堂如此,军阵如此。
燕皇驾崩前,一次次营造出来的势,甚至,连自己驾崩的日子,也融添了进去,其目的,就是为了让那个老邻居蛮王,彻底放松警惕,为这一场突袭,添砖加瓦。
在这个前提下,大燕最能打的两个王爷,一起出动,配合大燕在荒漠上最能打的一支铁骑,最终,功成。
二者,缺一不可。
吸邪至尊 丹白
确切地说,当世大燕之局面,这三人,也是缺一不可。
甚至,
这一场奔袭蛮族王庭,是铁三角同心合力所做的,最后一件事,也是他们能为大燕,为燕人,甚至,可以上升到为诸夏,所做的,最后一件事。
王庭覆灭,
老蛮王最后以那般简单却无奈的方式被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真的不亏。
要是在这种情形下,
老蛮王还能力挽狂澜于既倒,还能再反应过来让燕军陷入鏖战,还能有其他的方式去缓和去阻滞,还能退一步海阔天空……
那就是真的,没道理了。
……
昨日还熙熙攘攘无比热闹的蛮族王庭,今日,却成了炼狱一般的存在。
尸体,鲜血,杀戮,成了自昨夜起至今的唯一主题。
外围早早被击溃的蛮族兵马,有的干脆四散,有的,则远远地聚集,但,无人敢主动地冲向他们的王庭,去收复自己族群的神圣之地。
有一种东西,在他们的心底,已经破碎了。
或许,此时还能聚集着,还远远地观望着,就已经耗尽了他们此时的所有胆气。
与之相对的,则是王庭城内,镇北军士卒遵照着他们王爷的军令,不留俘,不封刀,王城之内,任何活着的蛮人,都必须死。
甲士们行走在废墟和帐篷之间,搜寻每一个苟活在角落里的蛮人,甚至,对于那些横七竖八的尸体,也会下意识地添上一刀,避免诈死。
这是很残酷的画面,
坐在城墙边堆砌起来的小楼台上,
放眼看下去,
你能清晰地感知到,蛮族的真正血肉,正在被一刀一刀地切割,丢弃。
这是在一个族群心脏位置动刀,不歇斯底里,显得很是冷静,但这种冷静,亦是一种大恐怖。
蛮族,是一个凭一己之力,相抗过东西方两大文明的种族,世人都知晓,蛮族的衰弱,只是王庭的衰弱。
王庭可以调动十几万骑兵,但如果王庭可以重塑自己的权威,让那些大部族归集于自己麾下,轻轻松松地就能拉出来数十万牧民骑士,或许,也就颠峰时期的镇北侯府三十万铁骑才能与之一战。
但问题是,荒漠无垠,其所孕育出的蛮族,也是近乎无穷无尽。
但那是昨日可能会出现的场景,
今日开始,
一切,就都不存在了。
伊古邪已经昏迷了过去,伊古娜则有些茫然地坐在李飞身侧,闭着眼,她哭了很久。
李飞则用眼睛,静静地看着,在心里,默默地感慨着。
老儒生曾说过,书看得再多,也不如自己出门走一遭亲自去看看。
李飞觉得,眼前这一幕,是老儒生这辈子都无法看见的。
自个儿呢,是看见了,却为了看这一出,差一点人都没了。
在李飞周围,有一众镇北军甲士护卫,他是世子,该送的时候得送,该保护的时候,必然也得保护。
李飞扭过头,看向身后,其实也就是城外。
王城的城墙不高,与之相对应的自己现在所在的架子,也不高。
但依旧可以看见城外,有不少蛮族人在聚集。
但自己身边的,以及城外的镇北军骑士,则继续保持着一种悠哉悠哉。
城内的燕军继续在补刀,争取不放过王庭的一只鸡。
城外的燕军则在刷洗自己的战马给它们喂草料,还有不少受伤的士卒,就大大方方地坐在那儿被医治伤口。
是的,就在城外顶着寒风,处理着伤口。
这些伤兵,是面向城外的,刀和弓就放在身侧,一旦外围有动静,即刻就能翻身上马重新投入拼杀。
对于百战精锐而言,凡是不会影响自己上马进行下一轮冲锋的伤势,都是小伤。
李飞回王府的日子不是很长,对镇北军的认知,也不是很深刻,但在今日,在这个画面下,他承认自己被震撼到了。
老儒生说过自己不懂兵法,但依旧教过他们兵书,尤其是老儒生还想方设法从镇上书局里买到了平西侯爷亲著的那本《郑子兵法》。
那本书,老儒生着重研读过,且大呼过瘾,也讲解给陈仙霸听过,李飞那时也凑在边上旁听。
陈仙霸对读书向来是极为排斥的,如果不是敬重老儒生,他根本不可能坐下来读书,但对《郑子兵法》,陈仙霸却极为着迷,因为他太崇拜平西侯爷了。
但今时今日,经历了昨晚后,
李飞忽然觉得,打仗,并不仅仅是郑侯爷的那本《郑子兵法》所说的那般简单。
可能,是镇北侯府下的这支军队太不简单,也可能是平西侯爷,只是随手写了一些简单的一些兵法上的事,能够让像老儒生这样子的人如获至宝就可以了。
打仗,是个很复杂的事。
李飞伸手揉了揉脑袋,他一直避免自己去思考太多以后的事,一个山村娃娃,成了世子,再以后成为镇北王,治理地方的同时还要统帅大军。
唉,
头疼,
他也觉得自己配不起。
“王爷。”
“王爷。”
李飞抬起头,看向前方,他看见自家爹骑着貔貅缓缓过来。
外人都传言,镇北王是一个高手,武力上不逊于南王,领兵打仗方面也是旗鼓相当,无非是需要一直镇守荒漠,所以错过了后来统兵向东的几场战事,这才使得靖南王成为大燕真正的军神。
后面带兵打仗的本事,李飞觉得自家老子应该是不差的。
但前者,武力方面嘛……
李梁亭骑着貔貅过来,
古武女特工
看着坐在台子上的自家儿子,
开口道:
“畜生,还活着呐。”
有些事儿,可以学;
但有些事儿,却很难学起来,比如,如何和自家儿子相处,因为在这十几年来,李梁亭知道自己是有个儿子的,却不知道自家媳妇儿到底将儿子藏到哪里去了。
没学过,没经历过,
儿子离开时,才多大点儿,回来后,却这般大了,这一下子跳步实在是太厉害了,像是白捡了一个儿子忽然间喜当爹了一样。
当然了,这些年,打着镇北侯小侯爷名号,或转身弄鬼或包藏祸心的“儿子”不少,但他们也不可能真的敢跑到他李梁亭面前来喊他一声“爹”。
先前,是自己将儿子送进来稳老蛮王的心的,刚坑了儿子一把,本就有愧疚,但当着大家伙的面儿,这当爹的,总不可能服软下来。
其实,世间父子多如是,甭管心里多心疼儿子,但面子上,总得刻意地绷着,所以,相较而言,还是和自家闺女相处时自在得多,往死里宠就是。
李飞跪伏下来,
道:
“父亲安好。”
这时,
李梁亭的目光落在了李飞身侧的伊古娜身上。
镇北王的气场,不是谁都能消受得了的,伊古娜的目光缓缓聚焦,有些茫然且无措地看着镇北王。
“呵呵。”
李梁亭笑了笑,
伸手指了指躺在那里还昏迷着的伊古邪,
道:
“来人,宰了这小崽子!”
“喏!”
“不,不,王爷,不,求求您饶了我弟弟,饶了我弟弟。”
伊古娜终于清醒过来,开始给李梁亭磕头。
“你叫我什么?”
“王……王爷………”
“杀了那小崽子!”
“王……”
李飞在旁边提醒道,“叫爹。”
“爹,爹,求求你饶了我弟弟,饶了我弟弟。”
“住手。”
李梁亭点点头,
看向儿子,
道:
“睡过了么?”
李飞答道:“睡了。”
“成,那就是我李家的人了,儿子啊,别学你爹,这辈子就你娘一个,男人嘛,这辈子,就得潇洒一点,是不?”
“儿子谨遵爹的教诲。”
李梁亭又看向了伊古娜,
道:
“本王懂你们蛮族的习俗,其实,和我大燕的习俗也差不离,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就是你那姑姑,大皇子妃,你去问问她,她现在到底是谁的人,她的儿子,又到底是哪家的人。
新媳妇进门,本王也没什么礼备着,反正家里俩女人在,你也翻不起什么浪花。”
自家媳妇儿多厉害,
超級靈魂眼
自家闺女多厉害,
别人不清楚,
李梁亭这个当丈夫又当爹的怎么可能不清楚?
他是不担心这个蛮族女子进了李家后会折腾出什么乱子的,她,也得有那份能耐不是?
“早点给我生个孙子,也好巩固点你的位置。”
这时,
自另一边,
一个人同样骑着貔貅缓缓而来。
那个人身上的甲胄,破损多处,原本一头的白发,此时是看不见丝毫白点,眼眶位置,还有残留的血痕。
身上的伤势,必不可能轻了去。
但即使如此,当他过来时,四周的士卒们,都下意识地低下了头。
昨夜,
南王如同魔神一般。
什么叫江湖第一,什么叫世间无敌,大家伙,可都是真真切切地见识到了。
“伤势如何了?”
李梁亭看向田无镜问道。
田无镜的左眼还无法睁开,右眼扫了一下李梁亭,道;
“死不了。”
李梁亭点点头,道:
“这才像话,要死,总不可能死在我前头。”
李梁亭现在气血旺盛,但实则已经是回光返照了,待得这一股子虚火下去,日子,就不剩几天了。
这也是得亏了昨晚他没怎么受伤导致,要是再受点儿伤,估摸着现在就已经在弥留了。
“你得撑着这口气。”田无镜说道。
“是,我知道,这是一场大捷,马踏王庭可比马踏门阀得劲得多得多,哈哈哈,我现在得撑着,就是要死,也得等到班师回去后,上了奏折,上了请功书,再摆个宴,然后,再死。
至少,不能让世人觉得,我大燕为了踏平一个蛮族王庭,竟然还折了一位王爷,史书上,也会觉得这般不是太美丽的。”
一场大捷,要做到最大的极致。
中國歷史第壹大冤案
不仅仅是杀戮,不仅仅是战功,还得让它,足够辉煌。
燕皇虽然没明说,
但这场具有着战略意义上的大胜,必然是送给新君最好的礼物,可以帮新君以最快的速度确立威信,接下燕皇的光泽,继续做那九五至尊。
“小王子呢?”李梁亭问道。
“跑了。”田无镜很平静地回答道。
“唉,最不能跑的,就是他啊。”
老蛮王老了,只是个图腾,小王子,却正值壮年。
当然了,哪怕小王子跑了,王庭也完了。
这些蛮族的大贵族,王庭的各个官员、体系,全都死在了这里,一个小王子,最好的发展就是召集旧部,再形成一个新的部落,但不可能再成为王庭了,也不会再有什么号召力。
这场仗的真正目的就是让荒漠在接下来百年时间内,成为一盘散沙,不具备动员和聚集能力,其实,目标已经达成了。
“为了救你儿子,我没第一时间去找他。”田无镜说道。
李梁亭闻言,马上伸手指向李飞,
道:
“就为了这个小畜生?”
“………”李飞。
李飞有些茫然,我是畜生,那你是什么?
李梁亭气得一把拍在自己胯下貔貅脑袋上,
骂道:
“还不如让这个小畜生昨夜死了干净,为此还放走了小王子。”
李飞有些迟疑,迟疑自己现在要不要找一把刀自己把脖子给抹了?
田无镜摇摇头,
道;
“跑了就跑吧,也跑不远,我去追就是。”
“无镜,你要去追?”
“对,他往哪里跑,我,就往哪里追。”
“那兔崽子现在估摸着已经被吓破胆了,旁的部落怕是也不敢收留他,你要是去追,他大概真的一路往西边跑。”
“那我就,一路向西追。”
李梁亭舔了舔嘴唇,
笑了笑,
道:
“那倒是期待他能尽可能地跑远点。”
田无镜伸手,解开了自己身上的残破甲胄,有些地方,甲胄破损处还和血肉粘合在了一起,却也被田无镜直接撕扯开,丢在了地上。
靖南王伸手指了指镇北王身上的甲胄,
道;
“我的甲坏了,你的甲倒是干整,反正你也要死了,卸下,给我用吧。”
“哈哈哈哈哈。”
李梁亭点点头,
道:
“那我也算是借你的光了,来人,替本王卸甲!”
“喏!”
“喏!”
镇北王翻身下了貔貅,张开双臂,两侧甲士帮其卸甲。
李梁亭知道田无镜一路向下追下去,是个什么意思,
因为,
大燕的靖南王,
根本就没有回头路。
甲胄卸下,李梁亭指了指自己的儿子,道:
“下来,帮你田叔叔着甲。”
李飞马上走了过来,开始帮田无镜着甲。
看着田无镜身上的伤口,有些地方,甚至可见骨刺露出皮肉,却被肌肉和气血封锁,不至于有鲜血溢出;
这种伤势,让李飞有些头皮发麻,换做其他人,这会儿估计早就倒在地上嗷嗷不起了,不,甚至可能连嗷嗷都做不到了。
但大燕的南王,却依旧面色平静,仿佛根本就没把这些伤当一回事儿。
披甲时,甲胄触碰到伤口,南王眉头也没皱一下。
“多谢无镜叔叔昨晚的救命之恩。”李飞小声道。
田无镜没理会。
穿上一身也不知道从哪个蛮族死去贵族身上扒拉下来的毛皮衣的李梁亭上前就是一脚踹上自己儿子的屁股,
骂道:
“轻飘飘的一句谢谢就能完事儿了?你无镜叔叔会在意你这句谢谢?你无镜叔叔难不成还想要你感念他?”
“是,儿子知错了,儿子唐突了。”
田无镜却在此时看着李梁亭,
道:
“为什么不能?”
“额……”李梁亭。
田无镜伸手,放在李飞脑袋上拍了拍,李飞整个人都绷直了,要知道昨晚不知道多少蛮族高手就像这般被大燕南王给拍碎了脑袋。
“李梁亭。”田无镜喊道。
“咋嘞?”
“你命好。”
“他娘的,我是宁愿他去死的,这样我心里也好受一些,谁知道他没死成,让老子现在心里还老大不乐意,还白白被你嫂子骂了一路的老畜生,直娘贼!”
这话,不是矫情。
“你没其他私生子了吧?”田无镜问道。
“放屁,我也要敢啊,你嫂子那么厉害的一个人!”
“那他……”
田无镜指了指李飞的脸,
“就是下一任镇北王了。”
“咋滴?你想让他欠你一个人情?想让下一代镇北王欠你一个人情?
我说,
秋水
无镜,
你现在要这些还有什么用?”
“我是没用,
但,
我弟弟有用。”
“你弟弟?哪个,难不成,是那姓郑的,那位你一手提拔起来的平西侯?
我说,无镜啊,咱们这类人,人情不人情的,你还看不明白么?
这位置坐高了,底下人多了,自个儿,就越过越不像是个人了,越活越像是头畜生。
人情啊这类玩意儿,
虚得很。”
“赌一把?”田无镜开口道。
“赌什么?”
“赌你回去后会收到一条消息。”
“什么消息?”
一夜厮杀如同鬼神一般让人敬畏的大燕南王,
在此时,
却露出了微笑,
笃定道:
“赵九郎,死了。”


Copyright © 2021 芃平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