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ko7好看的都市小说 唐朝第一道士討論-第六百五十六章 大海變幻死無數讀書-4ng8u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就这样的条件,着实把不少人给气的肝疼。
如此的条件,明摆着是冲着世家士族去的。
即不是商人,也不是官员,更不是农人。
那除了匠人,以及文人之外,冒似就没有人了。
可当要是文人申请的话,那此人未来的前途基本也就破灭了,这是李世民打着要把文人一系打尽之意啊。
至于用匠人的名义去申请通文。
那也不是你想就能做的。
天下的匠人,绝大部分归属于朝廷。
除了世家,士族等还有一些之外,基本是没有几个的。
而且,用一个匠人的身份去,那也得是一个符合的匠人才行啊,更甚者还得是在朝廷有备案的匠人才行。
世家士族的匠人,基本是不会在朝廷有备案的。
为此,他们只能用文人的形式申请通文了。
李世民授意的这份告示,自然是有其深意的。
此时。
宫中。
魏征等人正在向着李世民谏言,“圣上,前去扶桑国之事,如让那些文人前去,那这不是把我唐国的文人至于如那商贾一般的境地吗?此事万万不可啊,圣上,如此例一开,到时候我唐国的文风断然将不存在的啊。”
“告示中可没有说一定要让文人前去扶桑,全凭自己意愿,如谁要去,那就让他去,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是吗?”李世民笑着说道。
此事,他李世民断然是不会更改了。
告示上就是这么写的,只要你敢申请,李世民他就敢批。
管你是什么文人还是什么人,反正不是他李世民喜欢的人就行了。
身为一个文人,你要是被人收买,想要用这种方式交好那些世家士族,那这样的文人,以后就算是做了官,那也只是会遗害百姓。
“圣上,此法只要一开,对我唐国必然会有所打击的,还请圣上收回成命。”房玄龄也是谏言道。
“好了,此事就如此,以后不再议了。”李世民见这二人明显是为那此文人说话,脸上挂着一脸的不快来。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
可是申请的通文,慢慢的又开始多了起来。
不过,比起之前来,那绝对是少之又少。
对于这样的通文,李世民直接丢给了内侍省去处置,而每一个持证人也都一一记录在案。
时过半个月后。
江阴码头却是迎来了不知道多少人。
船只更是越来越多,全部挤在了长江的入海口处。
郭子义他们的船队,早在半个月前就已是离开,前往儋罗岛了。
此时的这些船只,有大有小。
“那是王家的船队吧?他们的船只怎么会有这么多?”此时,一艘船上的一名文士,看着远处的船队后,向着身边的人问道。
“小郎君,那就是王家的船队。”那人回应道。
王家有钱,造的船也多。
毕竟,王家的盐业越发的没了什么生意,这使得王家好多的船只开始空闲了下来。
这不。
当王家得知扶桑国遍地是白银后,就聚集了不少的船只,准备前往扶桑国看捡银子去。
而且。
王家还从朝堂上得知,那日运回宫中的白银,有着十四万锭。
这可是白银,不是铜锭。
十四万斤的白银,如真要折算铜钱,那绝对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当下,白银换算成铜钱可没有数的,估计好几贯钱才能换得到一两的白银,差不多是金饼子的一半了。
而且,王家还知道。
朝廷在扶桑国寻得了一处产银之地。
如此巨量的利益,王家必然会首当其冲,要前去扶桑国捡银子去的了。
当然,除了王家之外,其他三家世家也是如此。
而此次。
四大世家更是动用了不少的文人,申请了通文。
如王家此次行动的人,至少有上千人。
在这上千人当中,就有着一百张通文。
而四大世家,也基本都是如此。
同进攻,同后退。
这就是四大世家。
至于山东望族,以及其他的士族,也都如此。
此刻的江阴码头,随着人员登船,船只开动,渐渐的,一队队的船队往着东边行进着。
“郎君,我们此行虽有渔民指道,可扶桑国远在我唐国千里之外,如在海上出现了什么意外,这可不是好事啊。”当船只开动手,王家的某艘船只之上,一位管事向着此行他们的王家某位族人禀报道。
此名族人,说来也只是王家的远房罢了。
虽说姓王,也算是一个读书人。
只不过因为她不是王家的嫡系,所以此次前往扶桑国之事,王家派了他为船队的负责人。
此人名叫王新,二十二岁的年纪。
“无事,你看这大海之上碧波万里的,又有着一些老渔民们指道,而且我也熟读各种天下传记杂本,断然是不可能到不了扶桑国的。扶桑国虽离唐国有千里之距,也就几日的时间罢了。”王新根本不在意。
自认为读了一些书,又读过一些传记之类的,自信的认为自己完全可以掌控船队顺利抵达扶桑国。
可他并不知道,海上的事情,那可是瞬息万变。
一时风一时雨,说不定还会起大浪。
如不小心应对,这海上之行船,那说不定就是全军覆没。
“郎君,可这毕竟是在大海之上,如真出了什么事,我们可就无法向主家交待了。”那管事的依然担心。
而且,他也知道大海之上的凶险。
说来,他曾经替王家运送过食盐,也走过海路,但也只是顺着海岸行船罢了。
可对于大海之上的凶险,他也是听闻过一些传闻的,更甚者,也还经历过一次较强的风暴。
好在他们当时是沿着海岸行船,要不然,那一次之后,也就没有了他的存在了。
“交待什么?你这张嘴啊,什么时候能安静一会?”王新对这位管事,也着实的不快。
这才开行船没多久,就来向他抱怨。
与此同时,其他的船队也如王家的船队一般。
大部分都是不怎么沾过海水的人。
两天后。
他们就在大海之上开始迷失了方向了。
“你不是说你是老渔民吗?你不是说你知道扶桑在哪里吗?你说,我们现在在哪里?四周全是水,连个岛屿都没有,你到是给我站起来指道啊。”王新瞧着四周全是海水的大海,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而且,头顶之上,连个太阳都没有,想要分辨东南西北都难。
更甚者,豆大点的雨点,也开始打落了下来。
不到片刻之后,大雨临盆一般倾泄了下来。
大海之上的大雨,一般伴随着大风大浪。
当大雨下了不到半刻钟后,紧随而来的,就是大风大浪了。
从未在海上生活过的人,绝大部分的人都享受不了在海上颠波的痛苦。
此刻,随着大风大浪而来后。
所有的船员,没有哪一个不是吐得到处都是的。
更有人甚者都想跳海了。
聪明一点的人,会想着用绳子把自己绑住,好让自己不砸坏。
与此同时。
从江阴出发的船队。
都遇上了如王家船队一般的状态。
大雨一直下个不停。
大风大浪也从未停止过。
台风。
是的,就是台风。
而且此台风还不小。
一连刮了三天后,台风终于是缓了下来。
可此时的东海之上,别说一艘完整的船了,就连完整的木板都没有了。
三天后的大海之上,到处都飘着烂木板,还有着不少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更有着不少的浮尸。
上万人的船队。
一艘船只都没有了,更别说人了。
该死的都死绝了。
而台风经过之时,郭子义他们早已是到了对马岛了。
当台风降临之时,郭子义他们却是在对马岛中休息着。
他们长期在海上行船,早已经知道了该如何预防海上的风暴。
而且,他们的船只上的人员,要比那些民间的人员专业的多。
况且,当时钟文从扶桑返回唐国之时,还与着船上的人员说过,台风之前,会伴随着某些事情发生。
就好比闷热无比。
或者一些海水的波动都能知晓台风的降临。
民间的船只人员全军覆没,没有人知道,更是没有人收尸。
直到几日后,才有着烂木板,以及浮尸漂至海岸后,才被人发现。
当地的官府,得知了海上浮尸后,更是派了不少人查探,原本他们以为是在自己的县属有命案发生。
可随之才知晓,浮尸是江阴那批人之后,他们这才安下心来。
就在此时。
远在长安城的李世民,却是叫来了一位百骑司的人员吩咐道:“你传我密旨,到利州百骑司,把这封信交由负责利州的人员,另外,……”
“是。”那名百骑司的人员,得了李世民的指示后,没过多久,就快马加鞭的从长安城奔离。
两日后。
快马抵达利州后,把信交给了负责利州百骑司的一名校尉。
当那名校尉接过信后,打开一看,就知道自己要干嘛了。
是夜。
那名校尉连夜赶到了龙泉观。
“李道长,这是圣上的召令,想请钟少保前往一次长安。”校尉拿着信递给李道陵说道。
李道陵接过信看了看,最后脱口回道:“九首目前不在龙泉观,待九首回来后,我会把信交给他。”
是的。
钟文最近确实不在龙泉观。
在鬼手说要离开龙泉观的时候,钟文这个记名弟子,就被鬼手邀请去贺兰山中的巫门去了。
钟文都离开龙泉观半个月有余了。
此时估计早就到了巫门了。
本来。
前去巫门之事,钟文这个记名弟子也着实不便前去。
但好在有着鬼手的邀请,钟文又在自己师傅的指示之下,这才跟着鬼手前去巫门。
当然,钟文同样也想去看一看术门。
对于术门之事,钟文一直记于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