芃平書卷

超棒的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681章 朱少卿,倭國有青樓嗎分享

Wallace Landon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贾平安来到了鸿胪寺。
“小贾,要淡定。”
朱韬幽怨的道:“你这等冲动行事,偶尔能成功,可却会让四邻不安……”
在他看来,外交就该是震慑与安抚相结合的一门艺术。
但看看贾师傅那怒发冲冠的模样,朱韬担心他一拳捶死巨势马饲。
贾平安回身,冷冷的道:“对于朋友,我们需要美酒来相迎,但对于野狗,我们需要用横刀来削掉他们的野心和野性。”
“倭国人能有什么野心?”
朱韬笑了起来。
在大唐君臣的眼中,倭国人也就是一个还在蒙昧状态的部族,野心……哈哈哈哈!
在贾平安的注视下,懂王的笑声渐渐小了。
“朱少卿,相信我,倭国人就是个祸害。”
朱韬嘟囔着,“你说突厥人是祸害老夫信,你说吐蕃是祸害老夫也信,就算是你说回纥是祸害,老夫也能勉强信了,倭国人……”
朱韬捧腹,但笑声不大。
这是对贾师傅的尊重。
“若我说契丹人也是祸害呢?”
贾平安随口问道,仿佛只是个玩笑。
朱韬指着他,就像是个被孩子逗笑的老头。
“贾平安来了。”
猎尸危情
正在议事的巨势马饲等人起身,他目光转动,沉声道:“让他们看到我们的虔诚。”
要安全保障的这个想法来自于巨势马饲。记得他临行前,父亲巨势德多谈及大唐,总是野心和忧心忡忡相伴,于是他就提出了这个想法。
记得当时父亲的神情……狂喜?还有些后继得人的慰藉。
贾平安和朱韬被人簇拥着进来了。
贾平安目光转动,看了看室内的人。
巨势马饲心中一凛,“见过朱少卿,见过武阳侯。”
贾平安颔首,微笑道:“我迫不及待的想来和倭国的朋友重叙友谊,这不刚回到长安就来了。”
这个人喜怒无常,什么友谊,多半是居心叵测,我需谨慎应对。
巨势马饲笑道:“武阳侯大才,我在倭国也跟着遣唐使学了些大唐的学问,其中最喜欢诗……”
这个是实话,大唐的文化传播过去后,整个倭国都震惊了。
人类还能创造出如此灿烂的文化?
别怀疑!
对于东方的那些土著来说,华夏在开始阶段的任务就是文化输出,让他们渐渐摆脱蒙昧,然后……张开獠牙疯狂撕咬这个灿烂文化的创造者。
若是没有华夏,若是没有华夏那些卓越的祖先,整个东方将会在蒙昧中继续沉睡……直至在西方大航海的炮声中沦陷为殖民地,这里参考东南亚和南美。
贾平安淡淡的道:“可有诗作?”
巨势马饲还以为贾平安是见猎心喜,于是就吟诵了自己作的两首诗。
吟诵完毕,他发现朱韬神色古怪,而贾平安却神色淡然。
“如何?”
朱韬笑了笑,“不错。”
他看了贾平安一眼。
这两首诗的水平大概就相当于市井百姓的打油诗,还问如何,贾平安差点笑破肚皮。
“我听闻贵使想要什么保障?”
贾平安笑的就像是一只无害的国宝。
巨势马饲心中微喜,“倭国势弱,只想在大唐的羽翼下存活,可……”,他看着有些恐惧,“可我听闻大唐要对高丽下手,心慌意乱之下……国中就想问问,大唐能否给倭国一个保障?”
你的要求真的很奇葩!
贾平安想到了二战时的苏德,双方都在心怀鬼胎,伏特加想先清理了国中的反对者后,再整顿大军,挥师而下。
而小胡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在横扫了欧陆后,他把目光瞄准了英伦。但很遗憾,海军不给力,加之伏特加不断在整顿内部,看似要出头了。
伏特加出头,必然是要收拾小胡子,这一点双方都心知肚明。
那还有啥说的,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打!
倭国在此刻堪称是个蕞尔小国,可用不了几年,他们就会对大唐露出了獠牙。
“谁给你的勇气?”贾平安冷笑。
这人果然喜怒无常!
巨势马饲笑道:“这只是倭国的一点心愿,若是能得以满足,倭国将会是大唐最坚定的朋友。”
“想和大唐做朋友……那也简单。”贾平安笑的就像是狼外婆,“互派使者吧。”
巨势马饲面色如常,可心中却开锅了。
让大唐的使者去倭国……
大唐使者去过倭国,那一次使者让天皇面北站好,听他宣读国书。
这是天皇啊!
你让天皇给大唐的皇帝做臣子,过分了!
可此刻的倭国……在使者高表仁的眼中就是一群矮子土著,什么狗屁天皇,沐猴而冠罢了。
天皇和群臣不肯,高表仁大怒,拂袖而去。
高表仁,前隋大佬高颎的儿子。
从此后,倭国上下就有些抗拒大唐使者。
“这个……”
巨势马饲迟疑。
“你等往大唐派遣使者无数,大唐派遣一次便顾左右而言他,无礼!”
贾平安起身。
“好说!好说!”
巨势马饲心中一动,觉得这是迷惑大唐的好机会。
倭国国中对大唐是又怕又贪,就想一口吞个胖娃娃下肚,随后膨胀起来,却又担心被当头一棒打个生活不能自理。
若是能迷惑一番,让大唐以为倭国是虔诚的和平使者……
“好说!”
派使者去作甚?
朱韬不说话,准备事后询问。
贾平安不屑的道:“至于安全保障……就倭国那个地方,你觉着大唐有必要兴师动众的跨海而去吗?”
巨势马饲笑道:“若是能让国书中写着……”
“不可能!”
贾平安觉得这厮喝多了,“国书中若是写了这个东西,你觉着大唐和倭国谁该对谁低头?”
嘶!
巨势马饲想到了高表仁。
贾平安扬长而去。
巨势马饲指指门外,有人去盯着。
他缓缓坐下来,面色凝重,“大唐看不起倭国。”
随从捶打了一下地面,愤愤不平,“看不起就看不起,等机会来了,再让他们知晓我倭国的厉害。对了,倭国这个称呼……”
倭国这个称呼实在是不好听,以前倭国人没文化还觉得不错,甚至前汉赏赐了一枚金印章:汉委奴国王后,他们欣喜若狂。
后来他们渐渐学习了中原的文化,知晓前汉是把倭国当做是土著部落,顿时就怒了,要求改名。
这时候的倭国声音太小,就频繁要求,可大唐哪里会答应。
贾平安和朱韬进宫。
“出使倭国?”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李治皱眉,“无事找事!”
在他看来,倭国就是个土著部族,哪里值当大唐派出使者。
“陛下,莫要小觑了倭国。”贾平安施展三寸不烂之舌,“其国为岛屿,岛屿之上那些人疯狂,野心勃勃……那个岛屿之上经常刮大风,更是频繁地震,苦不堪言……所以他们一心就想着扩张……”
李治单手托腮,看着他表演。
软硬不吃?
只能上大招了,“陛下想想突厥和吐蕃……”,贾平安继续滔滔不绝,“突厥与吐蕃从前也是弱小,可自从中原的文化传播过去之后,他们就渐渐强大了起来……”
说句真心话,中原一直在喂养对手,只是隔一阵子就喂养出一个自己控制不了的对手来。
对此灯塔国表示不服。
武媚给他使眼色,示意他赶紧滚蛋。
一个倭国罢了,大概在他们的心中就连南诏都不如。
可南诏后来能让大唐损兵折将,白江口之战若是大唐败了,从此沿海再也没了安宁。
见李治不动容,贾平安咬牙,“陛下,臣愿意出使倭国。”
这个蠢货!李治抬头,“出去!”
贾平安梗着脖子,“陛下,臣敢担保,倭人不安好心!”
这个地方若是不能把它剿灭了,贾平安觉得自己就是个棒槌。
灭了再踩上几脚。
李治从未见过这等坚持的贾平安,摆摆手。
等贾平安走后,他叫来了沈丘,“记得上次那个倭女来了大唐,贾平安与她有些交往,查查。”
这事儿贾平安做的光明正大,沈丘一查,不禁就乐了。
“陛下,贾平安坑了那个女子。”
那就不是结仇。
“陛下,鸿胪寺朱少卿求见。”
朱韬来了。
“陛下,臣以为倭国地处新罗百济之外,大唐若是攻伐高丽,说不得就是一个变数……”
李治冷冷的道:“你也来为贾平安做说客?”
朱韬尴尬。
但承认是不能承认的。
“罢了。”
李治说道:“他既然坚持,那便随意派个人去。”
可一听是去倭国,满朝文武都不乐意,纷纷拒绝。
……
“哎!舅舅一片苦心,为何无人应承?”
李弘背着手,苦大仇深的进了学堂。
曹英雄已经到了,起身谄笑,“殿下,可是有事?”
李弘摇摇头,最近他跟着阿耶学了许多,比如说背手,比如说感慨万千的摇头,觉得很乐呵。
“舅舅说倭国不是好人,建言派出使者,可无人应承。”
李弘叹道:“孤的心好痛。”
这个太子的画风好像有些不对啊!
曹英雄随即就去寻了贾平安。
“我的心……好痛。”
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千虞姬
贾平安觉得自己一腔热血,却没人回应,不禁叹道:“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
原来太子的话是跟着兄长学的?
曹英雄进去,笑道:“兄长可是为此事发愁?”
贾平安点头,想来想去,却想不到一个能说动的人选。
他本想自己去,可奏疏上去就被漂没了。
“兄长,此事莫急……”
曹英雄一番劝说,贾平安的眼睛越来越亮。
果然,我还是颇有些安慰人的本事。
曹英雄心中暗爽。
贾平安突然问道:“英雄,我对你如何?”
“恩重如山!”
曹英雄义气为先,拍着胸脯说道。
“如此,若是你去出使倭国……”
“兄长饶命!”
半个时辰后,曹英雄面色惨白的出来。
随后鸿胪寺那边也敲定了人选,人称鸿胪寺第一正人君子的主簿陈迭中选。
陈迭和曹英雄面圣。
一番例行鼓励后,二人回去准备。
陈迭出了大殿就踌躇满志的道:“我此次定然要让大唐的威名播于海外!”
他见曹英雄没精打采的,就不满的道“打起精神来。”
曹英雄怒了,“我乃正使。”
可他这个正使在陈迭的眼中只是个无用的摆设。
“此去倭国,我们不能让前辈专美于前……”
陈迭一番鸡血打下去,自己热血沸腾了,曹英雄却依旧如故。
“曹侍读,武阳侯那边请你去。”
陈迭板着脸道:“我便不去了。”
“兄长也没请你。”
曹英雄反唇相讥。
正副使者还没出发就火药味颇浓,这一路堪忧。
到了兵部,贾平安把曹英雄拉进去嘀咕了一通。
“倭国不是好鸟。”
贾平安很认真的道:“此去要查清楚他们的实力,只等以后一开战,你这便是大功,明白了吗?”
曹英雄不禁‘恍然大悟’,“原来兄长是想让我立功?”
“是啊!”
贾平安都被自己感动了。
曹英雄再次出现时,堪称是神采飞扬。
鸿胪寺选了个好日子,太子侍读曹英雄为首的使团就出发了,而巨势马饲正好要回去,就顺路作为陪同。
朱韬一路送出城外,依依不舍。
贾平安策马出城,对曹英雄点点头,“莫要丢人。”
“是。”
曹英雄心情激荡,只想去建功立业。
看着他们远去,朱韬不禁唏嘘不已。
“那个……朱少卿,倭国可有青楼?”贾平安随口问道。
朱韬犹豫了一下,“应当是有的吧。武阳侯你在担忧什么?”
贾平安强笑道:“没什么。”
……
夏季的风吹过,公主府里也多了些鲜活。
“公主,有人来了,说是请你去打马毬。”
高阳蹦起来,“这便去。”
她一边换衣裳,一边说道:“去把新城请来。”
等她都要出发了,去请新城的人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公主,新城公主病了。”
小白花病了?
高阳不禁捂额,“她怎么从小就这样呢?”
等一场马毬打下来后,高阳还惦记着新城,就去探望。
黄淑迎了她进去,高阳问了病因,皇叔苦笑道:“驸马来寻公主,说是韩瑗被发配去了振州,家人以泪洗面……让公主问问陛下。”
长孙诠的姐姐就是嫁给了韩瑗。
“问这个作甚?”高阳也不傻,“韩瑗我记得是长孙无忌的人,和褚遂良交好,为他去求情,这不是打皇帝的脸吗?新城没去吧……”
黄淑苦笑。
“新城!”
高阳怒了,进去一看新城躺在榻上到死不活的模样,一把就揪起来。
新城再度躺下,干脆就趴下了。
高阳奋力一巴掌拍去。
啪!
波涛汹涌了一下。
兴许是被打痛了,新城痛呼一声。
“还没死?”
高阳站在床边,用小皮鞭指着她,恨铁不成钢的道:“你是鬼迷心窍了?那是什么姐姐?他想的是姐夫韩瑗……”
长孙无忌最近的小日子不大好,作为这棵大树下乘凉的长孙诠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于是就来撺掇新城。
新城去了,结果……
“皇帝第一次冲着我冷脸。”
新城哽咽。
高阳再拍一巴掌,结果不小心把小皮鞭甩了出去。
啪!
提着我心爱的小皮鞭……
高阳傻眼,“我不是故意的。”
新城捂着身后,羞恼的道:“你这是来用刑的吗?”
高阳怒气上来,“不识好人心,如此我以后就不来了!走了!”
新城趴着侧脸一看,见高阳真走,就下床拉住了她。
“拉拉扯扯的作甚?”高阳不喜欢新城这种不爽利的作风,“有话就说。”
新城苦着脸干咳一下,柔弱的小白花再度上线了,“我也寻不到一个商量的人,驸马得知没结果就走了……”
高阳冷冷的看着她,良久才说道:“去寻小贾问问。”
新城到贾家时是午后,贾师傅刚到家。
“这女人是摸着我的踪迹上门的吧?”
来不及吃午饭,贾平安在前院见了新城。
新城此刻容颜苍白,楚楚可怜。
“公主这是……”
贾平安心中一个咯噔,想起了历史上新城早逝的事儿。
新城看看在边上伺候的鸿雁和安静。
哥们这是想单独说话?
贾平安点头,鸿雁带着安静出去。
新城的脸马上就垮了,贾平安一个哆嗦,担心她弄出了什么大事来。
如此良人
“驸马请我去为了他的姐夫求情……”
“他的姐夫?”贾平安不解。
“韩瑗。”
明白了。
“醉翁之意。”
贾平安一针见血就揭开了此事的根源。
小贾果然是聪明人!
新城不禁为自己的智商感到了悲哀。
“你……”贾平安觉得新城不会这般蠢,哪壶不开提哪壶,“公主没去吧?”
新城低头,伸手捂胸。
还好,底线还在。
但贾平安却觉得不可思议,“公主,你这个……”
你的脑子被塞浆糊了?
贾平安一直觉得新城不蠢,能够从小时候就知晓装小白花的人,她怎么可能蠢?
唯一的可能就是……
新城抬头,泫然欲泣。
“你啊你!”这个哥们让贾平安有些头痛,“陛下那边如何?”
新城可怜巴巴的道:“皇帝冷冰冰的看着我,这是从未有过的。”
贾平安笑了,“你这是自作孽,心太软!”


Copyright © 2021 芃平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