芃平書卷

5c2fh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起點-第一百一十八章 與公司決裂閲讀-9mbe9

Wallace Landon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我在等董总的反应,可董总连个电话都没打给我,还是一如既往的保持平静,这才我有点坐立难安。
导致第二天的董事会上,我几乎没说话,也没再提议追加资金的事。
莫柯经过昨天被我训斥过后,也变得一言不发,整个董事会变得压抑沉闷,安南也只是草草再次讨论了一下昨天的议题。
我只是淡淡地说道:“经过一晚的考虑,我现在也不能准确地给到各位董事,明确的建议。既然大家对这件事有疑义,又不符合公司的规定!”我重重地强调了一下“规定”两个字,还挑畔地看了看莫柯。
莫柯一副受了气不敢说话小媳妇的面孔,不敢抬头看我。
这让我心里一凛,莫柯!有问题!以她的脾气,她不是该直视我的目光,和我对望吗?
我继续说道:“这事就此作罢,我在这里,为昨天我说的话道歉,不该那么对莫总,也跟大家说声对不起,是我的态度有问题!”
耀阳紧接着说道:“我也和大家道个歉,和安总说声对不起,做事太心急了!”
所有人都愕然了。
我笑着说道:“知错能改嘛!那就这样吧,不耽误大家时间了!”
会议散了,我走在莫柯身后,我开始觉得莫柯有点可怕,比我想象中的可拍,她可不再是以前那个不吃烟火的莫柯了,她本人和她的背后到底在酝酿着什么呢?莫柯从这一刻起,绝对不再是自己人了,并不是因为这件事,我们才有的分歧,而是由始至终,她都是不和我一条心。
钱,还得去找啊,我想到了自己的那栋别墅,把那栋别墅抵押出去,估计也能贷个2,3000万,可这点钱根本就不够,后期还是得向公司要钱,可我现在是真的不想让这个项目,和公司有一点瓜葛。
家里人知道耀阳有困难,我妈竟然拿出了300多万给耀阳,吓得耀阳差点直接从楼上跳了下去,哀求道:“妈,你这是干什么啊?我再困难也不能要你的钱啊?”
我好奇地问我妈:“妈,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啊?就你那点退休金,估计得从1岁就开始退休,攒到现在吧?”
我妈笑骂道:“胡说什么!不是只有你们会赚钱,我老太太就不会理财了,你真当我黄金大妈是个笑话啊?我要不是买了原油,暂时还不能套现,还可以再给你们的!我们年纪大了,要这么多钱也没有用,不都是留给你们的。你姐,我不用操心,现在自己生意做的好得很,她啊,钱够花就行了,这些年,你们也没少补贴他们。我们呢,年纪大了,想花钱都花不出去,你们哥俩儿在一起我放心,不干坏事就行!钱没了可以再赚,再说了,咱们家现在怎么也算是小康家庭了,至少吃穿不愁的,就够了!”
我笑着说道:“早知道,我平时再多给你点了,帮我投资多好,我连班都不用上了!”
耀阳却没有我这么轻松,低着头半天不肯说话。
明冬仍有雪
我妈把卡交到耀阳手上说道:“拿着,既然认我这个妈了,就是一家人,有难处就早该跟妈讲!多大点事啊!”说完,准备去厨房做饭。
谁知道,耀阳一把拉住了我妈,直接就给我妈跪下了,吓得我妈都跳了起来,急忙拉着耀阳起来,耀阳跪在地上不肯起来,哭啼道:“妈……你就是我亲妈……这些年都是你们一家在照顾我,我都不知道哪来的福分……我就这么厚着脸皮进了这个家……一点贡献都没做过……还老给你们添麻烦……儿子给您磕头了!”说完,就真的要磕头。
我一脚踹倒了耀阳,说道:“你别吓坏咱妈,不知道以为你这儿哭丧呢!什么叫厚着脸皮进这个家啊!你本来就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家里人要讲究贡献吗?说这话,我都替你脸红!赶快给我起来,老大个人了,还哭鼻子,你看给咱妈吓得!不就是点钱的事儿嘛?这也算事儿?等咱儿赚了钱双倍还给咱妈就是了!”
我妈点着头,扶起了耀阳,在他头上打了一下道:“死孩子,吓死我了!小飞啊,有你这样一个大哥,多好的事啊!我们也多了一个这么孝顺听话的大儿子,还多了个孙子,我们比啥都满足!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齐齐整整,有劲儿往一处使,就够了!做人啊,最重要就是开心!”
我撇着嘴说道:“妈,你没事儿少看点TVB吧?明明是东北大茬子味,楞给你搞成港台腔了,我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
我妈又打了我一下,笑着说道:“你还别说,这TVB的剧啊,还真是洗脑!”
接着,老冯又拿出了500万给我们,陆萍和小海知道这事后,主动提出借给我们500万,并且以乐天的名义,预定了3间商铺,直接交了全款。
张海和俞灵通过云曼妮,借给我1000万,说是等古镇建起来,他们要第一个选商铺,我知道这都是人情债啊!
本来我还打算和徐月借点钱的,可不知道怎么的,她的电话一直打不通,联系上小雪后,小雪说话支支吾吾的,我就猜想到了什么,也不好再追问下去,怕小雪难做,这事就此作罢。
我们一共筹到了3500万,加上我别墅抵押给了银行,一共拿到了5000万。
之后,我们就和万众签订了项目协议书,将古镇项目完全划分出来,万众的之前投资的分三期偿还,一期将2000万初期投资还清,并且将所有银行欠款,转接到耀阳新注册的耀阳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名下。
为了这事,公司内部也出现了很大的分歧,安南首先站出来反对,认为这项目是万众公司的,前期做了这么大的投资,也是用万众的名义拿的地,贷个款,现在项目做了一半,就这么划分出来,太不公平。
不用我和耀阳反击,宝儿就已经站了出来,分辨道:“公平?你要说公平,咱们就谈谈公平。是不是公司不肯继续追加投资,项目进行不下去了!如果公司肯继续投资,自然这项目就是公司的!既然不肯了,自然得有人接手,如果没人接手,公司可能连之前投资的钱都打水票了!”
断案录之山中奇遇
莫柯很冷静地分析道:“话不能这么说,如果每个项目都是公司前期投资,后期由咱们的董事接手,那公司还怎么赚钱啊?控制风险和公权私用是两回事儿!”
我不屑地说道:“既然你都打算控制风险了,我就让你更好的控制风险!公司在这个项目上有没有一点损失啊?前期投资回来没有?银行还有没有追着你要钱了?债务都转接了,你还想怎么样?这项目是我找回来的,前期投资是我定的,连地皮都是我谈成了!你有什么资格还在这儿和我谈公权私用啊?要是我想私用,占着那块地等着升值就行了!”
一向不发表意见的一位董事,这位胡总的接班人夏总开了口:“我觉得吧,一切还是应该以公司利益出发,如果项目部那边的张总守信,按时还了一期的贷款,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问题在张总管控项目上,自然是他的责任,现在项目有钱了,可以正常运作了,项目自然还是应该是公司的!不能就这么划分出去,公司呢,也该进行追加投资的!”
耀阳一脸的不屑道:“话都让你们说完了,投资是你们定,不投资了,也是你们说的,现在我们自己想到办法了,项目运转起来了,你们又想要回来做了!天下的好事都让你们占尽了!你们要是不想卖这个项目,可以啊!我们退出,把我们预定商铺的钱退回来,算清我们所有投资,再拿回给你们做就是了!”
安南摇着头说道:“话不能这么讲,你也是万众的董事,万事都要以集团的利益为主导!项目也是以万众的名义筹建的,现在怎么可能说转给你们就转给你们呢!”
我冷哼道:“你搞清楚,是你们不要了,不是我们抢的!这事没得说,是赚是赔,都是他张耀阳个人的事,这项目就这样划分出去了,有什么意见都给我憋着!我现在还说得算呢,等你们想办法,把我弄下台那天,你们想怎么搞,就怎么搞!”
项目被我强行拿走了,我知道,这也是我正式和董事会决裂了。
复制天神 夏日凉鞋
徐月的态度就表明了董总的态度,我也同时就这件事,向董总转达一个信息,想要垂帘听政没那么容易,我可不是那个3岁的小皇帝,她要是想回来万众,就光明正大的回来,我马上让位,可别让我再做什么傀儡,我也不可能成为她的牵线木偶。
走過校園生活 蘇子久
由于古镇项目正式和集团隔离开,集团公司自然没有义务帮我们打官司,我也只能自己找律师事务所,来和省设计院周旋。
本来得知我们要和他们打官司的设计院,第一时间来和我谈和解的,当得知了项目和万众隔离开后,马上再次硬气了起来,还下达了最后通知书给我,说他们的最终意见,就是给我们的那份赔偿协议。
我先后找了几家有名的律师事务所,都不敢接,虽然觉得胜算很大,但都不敢惹。
最后,找个了一个当年读书时的小师弟,他家族都是律师出身,和人合资开了一家国际律师事务所,接了这个官司,人情虽然在,但收费是真心不便宜,胜了要我们赔偿金的20%,败了他们要我们支付50万的费用。
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在我眼中这是一场必赢的官司!
但官司却打的异常的艰难,首先是关于被告方确定问题,原版图纸我们只有一份,上面虽然有设计院所参与人员的签名,但设计院的盖章确实省设计二院设计部的,师弟和我说,如果这设计院设计部是独立的公司,那即使最后胜诉,分分钟就拿不到钱,一个设计部完全可以直接申请破产。
再次就是收集证据方面,由于我们主体已经基本完成,很多隐藏工程都已经无法调查取证,要想证明他们从设计上就出了问题,只能从外部结构分析,这就需要很多位建筑界的权威人士来证明,可这样的人根本找不到,有谁愿意得罪省设计院呢?
最后就是双方的确认同意书上,我方也是签了名的,就表示认可了这个设计图纸,责任只能是一家一半。
唯一可以突破的点,就是参与设计图纸的人员,是不是他们失职,又或者是故意而为之,当然后者的可能性比较难证明,谁会傻的承认这事呢?
要找到突破口,就得先找到那个卖防水材料给我们的业务员,打电话给厂家,说那个人已经辞职不干了,这下就成了大海里捞针。
異界之狂傲屍神
找人的事,自然不用我操心,我操心的事是细毛那边。
春华发过来细毛一天活动的清单,我发现细毛每天下午4点,都去拱北的地下商场里面做指甲,我那天明明看见她自己在家涂指甲油的,就算是要去外面做,以她的性格,没理由去这么便宜的地方做啊?这一点让我起了疑心。
同时,我借着看飞飞的机会,拿了他的一根头发,找人去广州做了DNA亲自鉴定,结果要一个月之后才能拿到。
细毛由原来一个星期几个电话,到几乎每天都打电话来,先后又和我要了15万,说拱北小学的关系还要继续走。
这天下午,细毛再次打电话来,说要20万,说是最后一次,这次拿完钱,肯定就能搞定了。
我只是冷冷地回答道:“等着,我现在就拿钱给你!”
到了她家,细毛进门就要钱,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着烟灰缸里满满的烟屁股,问道:“你一天几包烟啊?孩子在家,你就这么抽啊?对小孩好吗?”
细毛切了一声道:“我怀着他的时候,就一天一包烟了,也没看他有什么毛病啊?钱呢?”
我冷哼了一声道:“人呢?我去见见!”
细毛不悦地说道:“你啥意思?不信任我呗!”
我嗯了一声道:“说对了!就是不信你!我怎么知道,这次给完了,还有没有下次呢?”
细毛一脸无所谓的表情道:“你不给,我就给飞飞的奶奶要去,不行,不是还有飞飞的继母吗?”


Copyright © 2021 芃平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