芃平書卷

qhc16精品都市异能 長夜餘火 ptt-第四十六章 不簡單(求推薦票)展示-70lx6

Wallace Landon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
听到蒋白棉的回答,留着黑色长发,穿着宽松黑袍的中年男子在篝火旁找了个位置,随意坐了下来,显得很是洒脱。
那名金发碧眼,套灰蓝长袍的女子也不甚在意地跟着坐下,似乎完全不担心商见曜等人包藏祸心。
这份自信,这样的态度,让蒋白棉忍不住笑了一声:
“我们看起来就这么无害?”
白晨、商见曜和龙悦红则同时闪过了差不多的念头:
这两人明显很有底气!
“这不是刚发现了一个旧世界的城市废墟吗?大家都有奔头,哪还有时间自相残杀?”那中年男子伸出双手,在篝火上取起了暖,“怎么称呼?”
蒋白棉坐回了原本的位置,坦然回答道:
“蒋白棉。
“我们来自某个势力,到黑沼荒野完成某些任务。”
她主动透露了点身份,但又没完全说透,希望能让对方有所顾忌,大家和和气气地过完今晚,分道扬镳。
而她之所以同意对面两人来篝火旁就近交流,主要是考虑到商见曜的觉醒者能力范围有限,近距离肯定要比远程好。
即使对面同样有觉醒者,重点目标肯定也只会是蒋白棉这个表现的就像头目的人,这样一来,商见曜就有机会了——哪怕对方能使用类似“饿鬼道”的范围型能力,在这个距离下,早已做好准备的商见曜也来得及完成一次反击,做出相应的影响。
“看得出来。”那名中年男子对蒋白棉主动透露的身份没有一点怀疑,“无论是从长相、体型、皮肤,还是衣物、武器看,你们都不像是荒野流浪者,哈哈,只有那位小姑娘,让我不敢肯定。”
他指的是正在烤兔子的白晨。
蒋白棉正要回一句“我们的年纪不小了”,那中年男子已继续说道:
“我叫杜衡,木土杜,平衡的衡。
“我是一名历史研究员,也是古物学者。说来惭愧,虽然加入猎人公会有二十多年了吧,但之前一直都只是新手,最近才升到正式,哎,我没接过几次委托,更多是借助他们的资源和消息来完成自己的研究,这不,有个从未被探索过的旧世界城市废墟被发现,我就来了。”
他说话时一直保持着笑容,显得很是和善。
但他的回答愈发让蒋白棉、商见曜等人不敢轻视:
一个似乎只带了把手枪的古物学者、历史研究员,居然敢独自在灰土上晃荡,探索城市废墟,而且还活到了中年——这本身就能说明对方肯定不简单。
那名金发碧眼的女子跟着做起自我介绍:
“我叫伽罗兰,一名道士。”
虽然她会说灰土语,但某些发音还是有点古怪,这让商见曜等人总觉得风格不是太对。
伽罗兰笑容浅淡地继续说道:
“我来到这里,是因为有很多人往这边走,我就跟着过来看看。”
“真是随便啊……”蒋白棉毫不客气地评价了一句。
帝臨星武 鋒覺
隐婚绯闻,名门小妻子
伽罗兰笑意不减地回应道:
“不然呢?
“自从旧世界毁灭,不少人都明白了一个事实:
“我们人类虽然自诩为高等生物,但在世界和命运面前,就像是狂风里的落叶……”
说话间,她指了指远处的稀疏树木:
“只能跟着风起舞,无从决定自己要落到何处。
“既然无法反抗命运的安排,那不如放弃这方面的想法,随风而动,改变思维,去见识途中的种种风景,从中寻找道的存在,然后,借此分辨出真实与虚假,彻底摆脱桎梏,期以永恒岁月。
“正所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看着这么一位金发碧眼的美丽女子在自己面前侃侃而谈,龙悦红等人都有点懵。
对方每一句话,他们都能听懂,可连成整体就让他们颇为茫然了。
最终,他们只能总结出对方的行事风格是:
随遇而安。
“我大概明白了。”蒋白棉一脸认真地点头。
杜衡若有所思地看了伽罗兰一眼,转而指着那只兔子道:
“我刚才过来时,有看见两只野兔。这说明这边猎物不是太稀缺啊,你们为什么只抓了一只?这么多人……”
听到这个问题,商见曜和龙悦红的脸庞程度不一地涨红了起来。
蒋白棉用眼角余光打量了他们一眼,低笑摇头道:
“上天有好生之德。”
杜衡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你们是僧侣教团的教众?或者是水晶意识教的?”
“不是。”蒋白棉状似随意地解释道,“我们只是刚遇上了一名僧侣教团的机械僧侣,和他产生了点矛盾,大战了一场。”
杜衡嘴巴微张,想了想道:
“那名僧侣有没有披红色袈裟?”
“有。”蒋白棉没有隐瞒。
《華胥引》
杜衡和伽罗兰又一次打量起这个四人小队。
前者收回目光后,笑了笑道:
“你们还是挺厉害的嘛。
“据我所知,僧侣教团里披红色袈裟的那些机械僧侣,同时为觉醒者的概率不是太低。”
伽罗兰跟着点头,表示自己也这么听说过。
“他是。”蒋白棉肯定了对面两人的猜测。
她环顾了一圈,没让目光在任何人身上停留,然后笑着问道:
“两位,你们对觉醒者似乎有很深的了解?”
既然杜衡说了“聊聊天不挺好的吗”,而伽罗兰又崇尚随遇而安,她也就没有客气,开始探求对普通人而言绝对稀罕的情报。
如果对方不回答,她肯定也不强求,要是回答了,她会考虑分条兔子腿过去——反正他们四人也没想过靠这么小的猎物吃饱,重头戏是能量棒和压缩饼干,实在不行再上几个军用罐头。
杜衡摸了摸嘴边的胡须:
“哎呀,这可就考到我了。”
他一边这么说,一边露出了明显的笑容。
抢在金发碧眼的女道士伽罗兰开口前,杜衡得意补充道:
“不过,我有认识好几位觉醒者,他们告诉我,觉醒者在心灵里,同样在探求和追寻新的世界,就如同灰土上所有人都在现实中寻找通往新世界的大门,希望能不再饥饿,不再被疾病和畸变困扰。
“对,僧侣教团将那称呼为‘极乐净土’。”
商见曜听得很是认真,似乎有了些明悟。
这时,伽罗兰神情柔和地插了句话:
“僧侣教团里那些披红色袈裟的机械僧侣,有一定的概率已进入‘起源之海’。”
gd系統在作怪
“对对对,‘起源之海’!他们有提到这个名词。”杜衡一拍大腿道。
蒋白棉安静听完,若有所思地问道:
“如果渡过了‘起源之海’,又将抵达哪里?”
“我不知道。”伽罗兰平和回应。
杜衡笑了笑,未做回答,但也没说自己不知道。
蒋白棉想了两秒,转而问道:
“那又是从什么地方进入‘起源之海’的呢?”
伽罗兰看着那团跳跃的赤红篝火道:
“每个人对那里的称呼都不尽相同。”
这时,杜衡笑着插话道:
“比较得到公认的是:‘群星大厅’。”
商见曜眼眸微动,表情没有明显变化。
“这样啊。”蒋白棉微微点头道,“我没接触过几位觉醒者,对他们没什么了解。”
说完,她没给杜衡和伽罗兰开口的机会,侧头看向了白晨:
“烤得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白晨将串着兔子的树枝收了回来。
“远来是客,分一些给他们两位。”蒋白棉吩咐道。
白晨清楚刚才听到的那些情报究竟有多么难得,完全没有抗拒之情,让烤兔散了会热后,扯掉两条后腿,分别递给了杜衡和伽罗兰。
­——她在灰土上流浪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说“起源之海”和“群星大厅”等名词。
杜衡没有客气,伸手接过,抓住腿骨顶端,呼呼喊烫地吃了起来。
“不错,烤得刚刚好……”吃着吃着,他含含糊糊地赞美了一句。
伽罗兰比他斯文多了,捏着温度不高的凸出骨头,小口小口地将兔肉咬了下来。
穿越修罗道 甜面酱
与此同时,白晨将剩下的烤兔分成四份,放入了自己等人的饭盒内。
商见曜吃了一口,觉得这肉确实很柴,但咀嚼间,有着比公司内部那些肉菜更香的感觉。
龙悦红负责警戒周围,眼巴巴地看着,没法立刻享用到。
吃完那点兔肉,蒋白棉见杜衡正没有形象地吸吮残留余味的手指,笑了笑道:
“杜,先生,你不是说自己是历史研究员,且学识渊博吗?
隐婚娇妻老公要玩我 晴寐
“那你对月鲁车站以北新发现的那个废墟有什么了解?知道它对应旧世界哪个城市吗?”
杜衡拿出一张皱巴巴的手帕,擦了擦双手,呵呵笑道:
花谢又花开
“不知道,旧世界很多资料都在它毁灭那会,以及混乱年代里完全遗失了,包括许多高精度的地图。
“但我可以肯定一点,那个新发生的城市废墟绝对有异常,有很大的研究价值。”
“为什么这么说?”蒋白棉代表白晨、商见曜等人问道。
杜衡抬头望了眼北面的天空:
“旧世界毁灭时,城市周边的小镇、乡村里,有不少人活了下来,可居然从来没有人提过或者试图探索过那个城市废墟。嗯,后面是发现废墟的遗迹猎人传回来的情报。”
对于这点,蒋白棉和白晨深表认同——当初水围镇的田二河年纪那么小,都心心念念地跑回市里寻找父母。
“这样的细节说明那个城市废墟绝对不简单。”杜衡再次给出了结论。
他话音刚落,北面远处忽然传来了一声粗哑苍凉的嘶吼:
“嗷呜!”
寂静的夜里,就如同有一场噩梦在降临。
PS:求推荐票~!


Copyright © 2021 芃平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