芃平書卷

sntef人氣都市小說 妻子的難言之癮-第105章 車到山前熱推-tdgg6

Wallace Landon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
负能量…
艹!
这玩意存于我身体,太正常。
顺的时候还好,一旦遇挫便顷刻爆发,想发泄…突然理解,李柔为什么喜怒无常。
冲动,是魔鬼。
明知这道理,就是控制不住。
这不!
憋着气去向停车场时,不小心,差点和辆运输车装上,张口就骂:“没特么长眼啊!”
“卧槽,这么大火干嘛?”
“啊?”
“说你不服啊!”
副驾驶是一个五十多年纪男人,对我指手画脚时,瘦而黑脸庞上,却挂有亲切感。
“贺师傅,您啊!”
见到他,我戾气收敛不少。
这位老师傅叫贺丹,以前是厂里酿酒师傅,我入职时在酿酒车间实习,他带的我。
对于酿酒师傅,我向来尊重。
忙掏根烟递过去,打圆场:“记得您去了石府,又被聘回来了?”
石府,石安另一个酒厂,和鸿运酒厂资历相当,但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而贺师傅回答爽快:“来挣外快。”
“怎么说?”
我们的距离gl 夏晨夜
“老曹从石府那进了批原酒,我过来调调。”
“这到新鲜。”
“你们这弄那个窖藏系列,原酒不够…我说,这是打算进军高端酒行业了吗?”
“昂。”
含糊着,回答。
又忍不住,佩服。
天道 童年快樂
胖也是壹種帥
原酒是纯酿出的酒,七十多度,口感质醇、但偏涩,需要数年沉淀,才能调出好酒。
窖藏系列是额外计划的酒,厂里原酒储备不够。
無限杯花樣作死大賽 虛幻漫步
一般来说,都是从四川泸州进原酒。
但马亮用石府酒厂,是因为两厂同为本地企业,用料、用水,甚至工艺都一样。
还真是,无缝接壤。
而车上下来的贺师傅,搂着我肩头来到车尾,小声来了句:“老孙托我给你带话。”
“孙康?”
“对,约你吃顿饭。”
“哦…行。”
给贺师傅面,我应付一声。
孙康是石府酒厂老板,认识,但这主是胸无大志,都沦落到,卖原酒给曹铭了。
请我吃饭,估计是了解些情况,想通过我牵上李柔这条线。
而贺师傅也直言:“圈里都传开了,曹铭请马亮,是对付你和李柔,搞不过的。”
“哦!”
亡妻歸來:獸性軍長求輕虐
“你也知道,石府的酒不赖。”
“嗯。”
仍旧含糊着,我不给明确答案,贺师傅是酿酒的,在他感念中酒好,就该卖得好。
对,也不对!
市场负责的很…
简单来说,石府没鸿运一个县销量多,不琢磨了。
寒暄几句后,我来到停车场。
“呼…”
上车前,在秋风凉爽中深呼一口气。
宰相大人妳被休了
以此,让自己减压。
刚和贺师傅一顿聊,没啥意义,但也让我脑袋换了思维。
至少,冷静下来。
这不足矣让我想到,如何应对马亮。
那…
惑顏天下:重生之極品妖後 三蘇囡囡
逆月
上车后,翻出陈老师电话,我不能因为眼前困局,而忽略当下,另外重要事情。
该见见她了,不止为李柔,还有女儿。
事,得一件一件来。
车到山前,总得有条路走。
随后拨通电话:“您好,我叶玲父亲叶飞,之前咱们见过。”
“嗯。”
“您心理诊所在那,想去拜访。”
“没。”
“啊?”
“我家在西山大道,一会地址发你微信,随时可以来。”电话中,她情绪淡薄。
心理医生,口吻都是职业化。
而诊所设置在家中,也正常,但纳闷在幼儿园,园长介绍她是陈老师,而非陈医生?
习惯了,就这么喊吧!
随后挂掉电话,不一会收到她地址后,我驱车前往,上三环很快到西郊外山前大道。
顾名思义,这是一条迎向山峰的道路。
哈!
车到山前,还真有路。
用调侃方式,我给自己打气。
似乎心情也舒悦不少,这里是西山湿地公园范围,相较于市区的喧闹,格外安宁。
顺着羊肠小路,来到山脚一处平房中。
石头砌的,很质朴。
陈老师发来的微信地位,就是这。
院门是开的,下车后走进到屋门口,轻轻敲响房门:“陈老师在吗?我是叶飞。”
“请进。”
“打扰了!”
面对她,我这个粗人都文雅不少。
推门而进,又被眼前景象吸引,想过她家装修会别致,但没想到,是如此另类。
底板是石头砌的,木制家具都是很返璞的那种。
而墙壁…
望仙之路
像是画展,挂满各种人物。
我不懂绘画,但瞧的出来不是油画,因为画中人物多是夸张…
怎么说呢!
看不懂。
有穿西装,但画风扭曲的男人。
也有穿阳光下的长裙女孩,可表情阴柔。
这…
处于这另类气氛中,我面对茶桌前陈老师问:“您是从那,买了这么多怪异作品?”
“我画的。”
“您不是学心理的吗?”
“学心理是为研究人性,画师是我工作。”
“这样啊!”
听说玩艺术的都变态,有求于人的我,就不做评论了,但这会心中,有些膈应。
陈老师深邃眼眸,牢牢盯着我。
好像,很有兴趣。
她…
相比之前在幼儿园初见,她黑发之下,依旧散发知性魅力时,又增添着神秘色彩。
而我躲避目光时,发觉她一旁画板上,又有副人物画像。
里面男人,平头,国字脸。
而一双眼睛,左眼留着血泪、右眼则空洞无神,十分另类,而怎么看都像是我。
靠!
尴尬的是,画中我还没穿衣服。
“喂、喂…”
指着‘我’,我问她:“您画我没问题…入秋,天也凉了,麻烦给咱添两件衣裳。”
“抱歉。”
“啊?”
“未经同意,就擅自将你视为模特…哦,当初米菲找我帮叶玲,她替你同意了。”
“……”
我,好懵。
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
米菲这丫头…
算了!
为女儿着想,我认了。
而陈老师也解释:“我喜欢把人物内心的纠结,给予创作,叶飞先生,您合适。”
“因为绿帽?”
“纠结。”
陈老师重复的这两字,准确集中我内心。
好吧!
在她面前我心事藏不住,那就老老实实说该说的:“那个,能聊艺术之外话题不?”
“有个前提。”
“您说。”
“我可以帮你治愈叶玲,但需要你做我模特…我指的是,站在我面前的模特。”
“能穿衣服吗?”
又看向画中‘我’问,天凉,脱衣服会感冒。


Copyright © 2021 芃平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