芃平書卷

6z7m9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浮雲列車 線上看-第五百九十三章 神職(五)-vpe7d

Wallace Landon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
谜团解开了,厨师并不知道他精心熬制的蔬菜汤里竟然有毒。此刻他正在为自己先前自证清白的举动而瑟瑟发抖。要是喝了汤,如今躺在地上、变成灰烬的就是他了。奥库斯挣扎了一段时间,但厨师只是凡人。
“不是我!”他大声辩解,无助地环顾四周。然而人们统统避开,仿佛他的目光携带致命病菌。“没人喝过汤啊,大人。”他的声音慢慢减弱,因为乔伊走到面前,剑刃折射光亮。
“他说的是实话。”尤利尔不由得开口。这时候不能指望乔伊大发慈悲,而照实说,也没理由阻止。连银歌骑士奥库斯都因此而死,厨师的命又算什么?不论是在奥雷尼亚还是神秘领域,厨师都不值得拯救。就算在学徒的角度,他只也不过是个幻影。
结果导师越过仆人,罐子里的汤汁随之冰冻。他一把提它起来。“源头不是这东西。”但他也没放过厨师。“把所有厨师都抓起来,挨个审问。如果找到了自然精灵,就地处决。”
官路之權色誘惑 臭豆腐
卫兵依令行事。尤利尔感到一阵寒意爬上手臂。我把詹纳斯赶走了,帕尔苏尔说的对,如果他留在这里,乔伊就会杀了他。魔法只能掩盖一时。现在詹纳斯应该在城里工作,最坏不过是四处乞讨——这是他自己选择的生活。更重要的是,他选择活着,而非糊里糊涂的死掉。
“现在开始,所有人不准碰食物,也不准单独行动。”乔伊逐条命令,“把每扇门都锁住,窗户关紧。”
他似乎已找到线索,作出了熟练的应对。哄乱的楼梯间在枪剑威胁下有序起来,士兵在尽头打开每扇房门,打不开的就直接上锁。盔甲链环彼此碰撞,声音在寒气森森的拐角终止。乔伊独自走到窗边,提起手。尤利尔看着那罐残存汤汁的破片,只觉肚子里肠胃绞紧。他怀疑自己从此后会对所有蔬菜汤产生畏惧。
乔伊转动窗轴,木头缓缓张开。这是先民时期的特产,千年后他对付器械可没这么顺手,起码学徒没见过。但如今尤利尔却能见到他扯开防风板,将被冻结的残渣扔下阳台。在它掉进后院的水井前,他已插紧木闩。
可就在这时,一道水柱猛喷出井口,紧接着魔力扰动起来,寒霜将水柱冻在原地。
医女倾城
“有人在井里下毒。”学徒脱口而出。
“你以为我只是听个响?”乔伊轻蔑地瞥了他一眼。“少来碍事。”
“没人告诉我该干什么。”他只好像其他神秘生物一样等在礼堂。佐曼已经来了,杜伊琳还没有。更没见着波加特的影子。“你要去地下室?”
“你该留在这儿发呆。快滚!”
就算是全然陌生,白之使也不会在如今这等状况下做此安排。尤利尔察觉到他和使者的更多不同。这时候的乔伊依然年轻,不止是外表上。“你怎么知道是汤的问题?告诉我答案,我就听你指挥。”
乔伊半信半疑。曾几何时,他还巴不得将这些事情丢给我,尤利尔心想,现在反倒争取主动了。
“这是夜莺的惯用伎俩。”导师说,剑尖刮过碎瓷片。“当地人里的夜莺。黑木郡不比玛朗代诺,这里的人没有荣誉感,下毒是家常便饭,偷袭得胜更是值得传颂。凡人为了对付神秘,会变得比神秘生物自己还了解职业的缺陷。”
“银歌骑士也不例外?你们是帝国的精锐。”
“在战场上是。奥库斯能单枪匹马撞开城门,却没法辨别饮用水里的寄生虫。”
尤利尔想起游蛇般舞动的血丝,它们的确更像虫子。“那像是巫术吗?”
“只有巫师才会巫术。虫子是精灵的宠物——不是自然精灵,而是南方的月精灵。黑木郡的虫子都来自南方。”
在后世,莫尔图斯是布列斯塔蒂克的黑城,黑木郡则是整个罗盘高地。中立国瓦希矛斯被布列斯人攻下后,布列斯便与伊士曼的热土丘陵接壤,而在千年前,瓦希矛斯和伊士曼都属于精灵之国阿兰沃。
修羅君王 落葉無言
尤利尔对阿兰沃比奥雷尼亚帝国更熟悉。月精灵的历史由阿兰沃皇帝和他背叛的爱侣亲自叙述——卡玛瑞娅抵抗龙祸恶魔的悲壮史诗,被战争摧毁的盟约,破碎之月带来的恩赐与诅咒,狼人和水妖精的族群存续……每个字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在离开威尼华兹后,他就再也没经历过单纯的冒险了。
“伯纳尔德·斯特林说的。他可能以为敌人来自圣堂。”
“他在骗你。巫师不会认错巫术,你该离那混球越远越好。”
尤利尔没受欺骗,他从头至尾都没在伯纳尔德面前用神术。“我以为你们的关系更近一些。伯纳尔德之前告诉我,他的家族曾给你行方便。”
乔伊嗤之以鼻。“但他没提他本人制造了多少麻烦。你以为我愿意离开帝都?你以为看守异族人质是我要求的活儿?跟一个洋洋得意的高塔信使和两个圣堂巫师?”他厌恶地刮掉地上凝结的冰片,“斯特林,哼!”
梟雄
轻率的语气出现在他身上,学徒有种说不出的古怪。还是他挖苦帕尔苏尔时更像我认识的白之使。尤利尔尽力忽视差别。“无论如何,你也算是回到故乡了。”
“别再提这个。”
“我能跟谁说?不过这本来就是……”
暗黑魔导师 吃素的老虎
“……毫无意义的一处地点。盖亚都不想上这儿发展!所以祂派你来。但愿阿兰沃夺走这里,我们就有理由踏平卡玛瑞娅了。”
“是吗?”尤利尔轻声说,“我以为你还怀念过去的日子呢。”
“用不着。现在也没差。掠夺城镇可没有掠夺王国有趣。”乔伊表现得一点也没悔改,“过去不值得怀念。”他是在刻意掩盖曾经犯下的错误,还是单纯地随遇而安?尤利尔能判断真话谎言,却不能猜透他的内心。唯独确定的是,乔伊并不会从中感到乐趣。事实上,他完全颠倒了真实想法,就为了反驳我的话。他简直有点叛逆。尤利尔差点为这个念头微笑。
然而伯纳尔德说银歌骑士会服从他的命令,这些他没说谎。乔伊和这位未来的“第二真理”大人之间究竟有什么秘密?学徒难以尽知。不用说,肯定与麦克亚当有关,甚至连“胜利者”维隆卡也参与其中。在银歌骑士长与海伦公主的婚礼上,乔伊前来通知皇帝的死讯,守卫在谋杀现场找到了巫术的痕迹,而银歌骑士抓到在王宫做园丁的自然精灵詹纳斯。
如果尤利尔没用幻影替换,经过三神神秘机构的审判,詹纳斯多半会因杀害皇帝的罪名被烧死。他的生死不在大人物们的考虑范围内。按照律法,海伦公主出嫁后,奥雷尼亚帝国的皇位将属于长子麦克亚当……
梦中的一切都是没有记载在纸面上的历史,但不妨碍尤利尔发觉其中的秘密。或者说,正因为这里是乔伊的回忆,一些细微的线索痕迹才变得如此清晰。学徒再也没有理由欺骗自己这个梦与导师无关了,乔伊是自由人时,尤利尔来到了莫尔图斯;冬青协议时,乔伊成为了银歌骑士,跟随军队与森林种族建立和平协约,尤利尔进入签订协议时的冬青峡谷。当他身处权力漩涡之中,尤利尔便置身于皇宫婚宴,紧接着进入了护送流放圣女的使节卫队。
这段先民的历史跟从乔伊的脚步,世界由他的过去展开。这里是他的梦。
“不管怎么说,乔伊,现在我们没有分歧。”尤利尔说,“如果你想为奥库斯复仇,我完全支持。”
“没有分歧?在莫尔图斯?”
“你是经圣堂认可的银歌骑士,诸神选择了原谅。我也是盖亚的神职者,这难道还不算同一战线吗?更何况,敌人在井里下毒的时候,可没考虑过谁是他的目标。”
乔伊突然转过头,差点把尤利尔送回现实。“圣堂代表不了诸神。”
“凡人都不可能。但三神会通过凡人的言语举止彰显态度。”他的声音变轻了,乔伊的目光寒冷扎人,逼学徒闭上嘴。越说越糟。导师和波加特不同,他的骑士纹章来自贵族和水银圣堂的利益交换,他很可能为麦克亚当和斯特林家族服务,银歌骑士的荣誉和他不沾边,帝国与诸神的律法被他践踏。
尤利尔不知道自己干嘛这么说,或许乔伊无所谓的态度让他也觉得一切如常罢。他突然升起内疚。然而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导师是不是真的不在乎。
乔伊没有回答。尤利尔隐约意识到自己的话伤害了他,可又不能确定。通过言语,誓约之卷可以帮我猜透别人的心思,但乔伊几乎不给机会。在守卫搜查了顶层的所有房间后,波加特带来了消息。
“没人潜入。”骑士断言,“我搜索了每处可能进入庄园的入口,都没发现任何痕迹。除非来的是幽灵。”


Copyright © 2021 芃平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