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rdfu人氣言情小說 我的夢幻年代 油炸大金-第二百六十九章 被撕逼(1/6)熱推-qoixr

我的夢幻年代
小說推薦我的夢幻年代
微博这个东西最要紧的是媒体属性,从这个角度讲,搜狐、腾讯、网易都比不上渣浪!
渣浪从诞生之日开始,一直在做同一件事情,那就是大众媒体;
拼的也是相同的能力,那就是热点覆盖。
渣浪微博是一个披着“社交媒体”“信息流媒体”外衣的门户网站,只是比当年的门户网站更直接:绕过了传统媒体,让当事人和自媒体直接爆料。
也就是微博运营的关键:以大V为主!
这个有利有弊,他们过强的话语权实质上强化了渣浪微博的社交媒体属性,阻碍了其向平台的演变…
而且对很多普通用户而言,看微博很重要,发微博就无所谓了…
长此以往,谁还管你微博…
后来嘛,微博主打明星、娱乐、热度,开设各种明星榜单…
逐渐饭圈化…
好,收。
渣浪是三月份邀请沈梦溪开的微博,他也同意了…
但现在微博还没公测,也没啥内容,除了各种公知散播各种言论…
沈梦溪偶尔上去发个鸡汤之类的,当成朋友圈——他的关注数量只有20万,已经是大V了!
这是大前提…
为什么说这个,因为关注数量少的时候,可以说一些心里话!
比方说,他在《彩票》上映前发的微博:
“《疯狂的彩票》,不算一部佳作,杨青导演在北京蹉跎七八年,还被某剧组骗着写了剧本大纲、人物设定,完事了,被一脚踹开;心灰意冷,回了重庆,刚好《疯狂的石头》风靡市场,他就决定写一个娱乐性更足一点,投资少一点的本子,最开始这个本子叫《超市24小时》…”
“我还挺喜欢杨青的,所以找了几个人帮着把剧本重新梳理了一遍,又找了宁昊监制…”
“新导演,尤其是有意做商业片的青年导演都很宝贵,还是希望大家能去影院看看《彩票》,看完之后,骂也好、夸也罢,我想杨青都接受…”
很情真意切!
他情真意切,不代表对手愿意放过他…
尤其是首周票房出炉后!
……
4月28号,《疯狂的彩票》上映武五天,首周票房6800万…
这个蛮正常。
毕竟打着‘疯狂的’旗号…
《南京南京》上映5天,取得6500万票房,周票房亚军…
跟路导演还有投资方的狂喜不同,《彩票》的发行方发了条物料,然后韩更、杨小蜜继续跑路演…
杨青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这个票房成绩本来就是预期之内的…”
“否则,也不会算在‘疯狂的’系列…”
“喜剧片本来就很容易被观众喜欢…”
“《南京》…还没看,不过我们都希望这部电影大卖,否则,以后就不会有导演敢碰这个题材了!”
瞧瞧杨青是怎么回答的…
不卑不亢!
既没有拿了票房冠军的喜悦,顺便还挺了一把《南京》…
可惜,对方还不会这么领情!
《南京!南京!》继续宣传,路导演那是大导演,怎么可能跑路演?
接受专访才是他这样咖位的导演应该做的,他来到了渣浪直播间,接受专访:
“目前影片频频被指涉嫌拿慰安妇来炒作,您怎么看?
路导演:“如果是真的去看了电影的人不会这么去想,我也没有刻意制造这个(话题)。其实我不太在乎外界怎么评论,我只在意观众看完电影说什么。也许是有人刻意在制造这些话题,不过目前每天都有几十万的观众在支持这个电影,他们的态度肯定是真实的,这些传闻也没多大意义。
“影片中,日本兵角川的设置让很多人都觉得有美化侵略者的嫌疑,这些争议您知道吗?”
“我觉得,一部电影不光是自己人看,而是给世界的。我这样做可能有点大胆,但我觉得只能认同日苯人也是有七情六欲的时候,这些历史才有可能被还原,要么就会失实。”
“…最近有一部《疯狂的彩票》,你知道吗?”
“知道!”
“它的票房很高,超过《南京》…”
“我觉得这两部电影没什么可比的吧,一部娱乐片而已!缺乏深度,没什么思想性…”
他的本意是什么,谁也不知道,可能就是单纯不喜欢这种类型的片子,觉得没有深度,没有哲思啥的…
毕竟人家的自我定位,从来都是要走大师方向的艺术导演。
喜欢史诗感、时代感与仪式感,喜欢人性深度,喜欢那些宏大命题和词汇。
可他又不是凯哥导演…
他这种就是典型的心比天高的酸腐文人样,觉得自己就是对的,反对他的都是泼脏水!
本来媒体采访而已,最多也就在渣浪刊登一下…
就算有争议,那也只是路导演碰瓷《疯狂的彩票》…
然后《看电影》杂志最新一期上市了,里面完整的引用了沈梦溪的原话
‘我不太喜欢路导演,他算是我的学长,我们学校的老师对他的评价就俩字:装逼!’
还有‘我们的路导演站在日苯人的角度去拍清华日军的内心良知…这是很坏的立足点!又蠢又坏!’
路导演恼了!
额…其实不是因为《看电影》,而是另外一条新闻:
豆瓣、天涯上流传出来的:‘江湖上早已盛传,路导演的第一部作品《寻枪》抄袭了已故的日本著名导演黑泽明的《野狼犬》;第二部作品《可可西里》抄袭了一个无名导演刘宇军的纪录片《我和藏羚羊——冰河在这里流过》,因此那个导演还曾把路导演告上法庭。”
再结合《看电影》,沈梦溪对路导演的评价‘装逼’…
两条新闻加一起,立刻给人一种真实感!
很多网友在网上发帖,大意是‘原来《南京》才是路导演的处女作,怪不得拍的这么零碎,逻辑感这么差,可以理解了!’
甚至还有沈梦溪的粉丝跑去路导演的微博下方发了《我和藏羚羊》、《野狼犬》的链接…
顺便口吐芬芳一番…
“有些导演是自然生长,有些则是踩在别人肩膀上成功起来的人,他的导演生涯其实就是一种注射了人工激素和催生剂的非自然成长状态。”
你看看,这骂人骂的,既有讽刺意味,而且不带一个脏字!
哪像现在的微博,动不动就‘nmsl’、‘傻逼,滚!’…
路导演怒了,发了一条长微博,各种诉说自己的委屈:“中国人在整个70年的历史遗留中,在南京这段历史上,其实是缺席的。这段历史是被我们“屏蔽”的,是挺可悲的一件事儿。”
“我做了,花了整整四年!我不是在炫耀苦难,不是为了陈列苦难,而是想把整个历史真实的东西还原出来。”
“我最后就想说一句:中国出一个好导演不容易,不要去毁他了;中国出一部好电影也不容易,也不要毁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