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3xf3扣人心弦的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txt-第六百八十章 師出天地下天山看書-qdiut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天地宗的钟文,却是并不知道,黑与白却是追到了天山。
而且,还寻着他的气息,赶到了天山山脉。
对于黑与白这种追踪的天赋,钟文早就有所领教。
此时,伯溪正与着理竺说着话,而钟文也在一旁。“师兄,你看小文如今已经达到了武道之境了,你看我们是不是该离开了?”
伯溪确实早就想离开了。
以前,是因为被困,离不开。
而今,调养好了的他,早就不想再待在天地宗了。
毕竟,危机并未解除。
三荒中的人说不定随时都会杀来。
就依着天地宗三人的身手,想要应对三荒中人,可不一定能打得过。
理竺虽说也是一位武道之境七层的绝世高手,可依然还是打不过三荒的三位荒主。
除非同归于尽。
但这种情况,任是谁都不会选择的。
哪怕如今,钟文因为服用了三粒朱果,这才突破到了武道之境七层,可毕竟还是一个新秀。
想要面对老牌的武道之境七层高手,在伯溪的眼中,估计也只是送菜的份了。
更何况。
三荒有着三位荒主。
如三位荒主联手,天地宗接下来的命运可就真不好讲了。
“小文,你怎么看?”理竺见自己师弟这是担心三荒中人会派人前来,也知道当下他们是无法对付三荒的人,随即向着钟文问道。
“二师傅,当下我天地宗着实不是一个安全之所,我建议还是离开的好,况且,地荒离着我天地宗又如此之近,说不定他们会随时派人过来查探,要不,我们还是先离开为好。”钟文想了想后回道。
“那就离开吧!”理竺看了看天地宗,好半天之后,心中有些不舍道。
这里。
有着他与伯溪二人生活的一切。
有着他们从小到大的一切。
而今。
到了必须离开天地宗之时,这难免不使得理竺心情有些复杂。
可不离开的话,最终会如何,他也无法预料到。
就如钟文所言。
地荒离着天地宗确实在近了。
哪怕天荒以及水荒的高手,想要来天山,也都能在一天之内抵达。
如他们三人的行迹被三荒中的任何一人发现,那势必又是一场大战。
理竺与伯溪二人抢夺朱果之事。
钟文或许会生出一些想法来。
到了如今,这种想法早就抛却了。
朱果的强大,不止是疗伤这么简单的奇宝。
而且。
三荒各高手抢夺他人宝物之事,也都是常有发生。
更何况,还是朱果这么强大的奇宝呢?
而今。
钟文因为三粒朱果,使得他直接突破到了武道之境七层的境界,又了解了三荒之中的一些事情,奇珍异宝如再出现,钟文也说不定会加入抢夺行径当中。
有能者得之。
这是三荒原本早先就有的潜规矩。
只不过因为曾经三荒怕乱斗,才有了比斗的说法。
而今,这一次朱果的出现,三荒再一次的乱斗了一次。
至于以后还会不会乱斗,不用多想,只要奇宝达到了某种地步,那是必然的。
得了话的伯溪,也不再多言,一个纵身,就闪进了天地宗内。
而理竺也随之纵身而去。
二人要离开天地宗,有些东西他们必然是要带走的。
反到是钟文,冒似什么也干不了。
片刻之后。
理竺二人背着了一个硕大的包袱来到大门处,而理竺手中还提着一个硕大的包袱在手。
“小文,这个包袱中是我天地宗的功法法诀,以后我就交给你了。”理竺把包袱扔给钟文,冒似不怎么上心一般的说道。
钟文接过包袱,看了看二人道:“二师傅,师叔,这……”
“小文,以后,天地宗都得由你来主持了,我与你师傅二人也分不出更多的精力来主持天地宗,而且,我天地宗到了你这一代,也唯有你一人了,未来我天地宗如何,全凭你来决断了。”伯溪瞧出钟文冒似有些疑虑一般,赶紧出言说道。
“二师傅,师叔,我懂你们的意思,只不过我现在身为太一门人,又是师傅点名的少门主,而今,又是受二师傅和师叔这般话,我钟文着实有些受之有愧啊。”两门的责任全部放在钟文的身上,这放在外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
可当下,放在钟文的身上,冒似很是平常。
谁让钟文身兼两门呢?
这样的事情,钟文真心不敢应承下来。
在未得到李道陵的点头之下,如钟文把此事应承下来了,他可就真有违背师门旨意了。
“小文,我知道你有顾虑,这样吧,此次我们离开宗门,先去你太一门看看,到时候我再你师傅好好说道说道。”理竺走近钟文,拍了拍钟文的肩膀说道。
为此。
钟文也只能点头了。
理竺都说到如此地步了,钟文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李道陵是师傅,理竺也是师傅。
李道陵对钟文有着再造之恩,又有着养育之恩,更有着教化之恩。
理竺当年虽说是强行收下钟文为徒,但依然有着再造之恩。
如此情份,钟文或许心中会偏向李道陵一些,但真要细论的话,还真论不出孰胜孰败来。
正当此时。
天地宗内突然传来一些声响。
这一阵声响,惊得三人侧身望向宗门之内,紧张的看向宗门内。
“何人!!!”伯溪侧着身,手中拿着宝剑,大声向着宗内大喊一声道。
虽说。
三人都知道,宗门之内是不可能有人能进得来的。
可宗门内有声响,这不得不让他们怀疑,是不是三荒的人已经打通了升降通道下到天地宗的下层来了。
随着伯溪的大喝声后。
突然传来“吱吱”几声。
理竺与伯溪二人一听这声音后,顿生不解道:“宗门之内何时有老鼠了?”
就天地宗这么深的地底之下,不要说老鼠了,连吃虫子都未有过。
而今。
他们二人听到宗门之内传来吱吱声,明显就是老鼠所发出来的声响。
“黑、白!”当钟文瞧着两只小东西一蹦一跳的往着大门处来时,钟文向着两只小东西喊了一声。
黑与白两只小东西。
打寻到了钟文的气息后,又不得法,入不得下层入口。
只得到处寻着进入的通道。
随着黑与白上到上层后,也在上层闻到了钟文曾经所留下来的气息。
黑与白本来就个头小,再加上身手敏捷,速度又快。
这不。
直接从上层的升降通道,顺着一些小缝隙钻了下来。
直接到了天地宗的宗门之内。
黑与白老远就已是瞧见了钟文,两只小东西直奔钟文而去,一个闪身,就已是到了钟文的肩膀之上。
这让理竺理伯溪二人瞧着两只小东西后,大张着眼睛,望着两只小东西,冒似见到了鬼一般。
好半天之后,反应过来的伯溪惊呼道:“寻宝兽!!!”
钟文瞧着理竺二人,笑了笑回道:“二师傅,师叔,黑与白并非我的,而是巫门的东西,上次我去过一次巫门,这两只小东西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好像跑了,直到我离开巫门之后,它们又是到长安寻到了我,后来,我只能带着它们回了太一门,……”
随着钟文的解释。
理竺与伯溪二人终于是知道了,眼前一这两只小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
不过,二人的神情,着实对黑与白好奇的不行。
“小文,这可是寻宝兽,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再还给巫门了,有着它们在,天下的奇珍异宝,均可被它们寻到。”伯溪对于钟文肩膀上站着的黑与白眼热的很。
“师叔的话是不是说得有些过了?据我所知,巫门打得到它们开始,就从未寻到过什么异宝。”钟文心中稍有些一不同意见。
“唉,看来这巫门的人真是不会养啊,小文,这事待到了你太一门后,我再给你说说关于寻宝兽的事情,当下,我们还是先离开吧。”理竺与着伯溪一样,眼热的不行。
而此时。
站在钟文肩膀上的黑与白,冒似好像发现了什么好东西似的,抽动着鼻头,闻着气味。
随即,顺着钟文的肩膀,往着钟文的胸前爬去。
“吱吱”
当黑与白爬到钟文的胸前后,从钟文的怀中掏出来那个丝帛袋子,还急切的吱吱叫唤。
“哈哈,小文,你看,这就是寻宝兽的能力,你藏在怀中的朱果,被这寻宝兽闻着味了。”理竺瞧见这一幕,更是惊喜的说道。
钟文瞧着黑与白从自己怀中掏出丝帛袋子出来,这个情况,钟文也能理解。
朱果可不是什么凡物,此乃天地精华所成的奇宝。
黑与白能闻到味,也这直接说明这两小东西的鼻子够灵。
话不多说。
钟文安慰了两只小东西后,把丝帛袋子往着怀中塞了回去。
随即。
在理竺的带领之下,把天地宗的大门关闭。
三人一路之下。
恢复了所有的机关。
时过半个时辰之后。
三人这才出了天地宗的下层入口,又是把积雪重归原样。
“小文,你前面带路,我与你师叔跟随你,一同前往太一门。”理竺瞧着天山附近,畅怀了许久之后,这才出言向着钟文言道。
“好,二师傅,师叔。”钟文也不多话,正好此时属于傍晚之际,也便于三人潜行离开天山。
至于天山一带有无三荒的人,钟文也不知道。
没有最好。
有的话,那就小心潜行。
“师兄,且慢。”正当钟文欲纵身之时,伯溪却是阻止道。
“师兄,此次我们离开天地宗,以后可就难回来了,所以,我们得拜上一拜。”伯溪所言之话,也使得理竺点了点头。
随即,三人跪下,朝着天地宗所在方向拜了几拜。
钟文能理解。
以后理竺与伯溪二人能不能回天地宗,就看未来如何了。
而今。
要离开天地宗了,这拜上一拜也是理所当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