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o9l4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四重分裂討論-第八百六十七章:相助鑒賞-2bmiv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原来如此……”
抱着膀子的贾德卡用力点了点头,看向达布斯的目光中满是钦佩:“所谓的公平竞争,就是充分调动自己所能利用的一切资源,宁愿被千夫所指,也要保持着必胜的信念堂堂正正地予以敌人毁灭,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层面都不留余地的抹杀殆尽么?不愧是达布斯,这种不为自己和对方留下丝毫退路与遗憾的精神还真是崇高啊。”
“崇你个飞机的高啊!
季晓鸽用力攥了攥拳头,咬牙道:“这种开脱也太勉强了吧,而且很伤人心诶!什么叫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层面的抹杀殆尽啊,一份便当而已有这么严重吗!”
“达布斯,我建议你再考虑考虑。”
墨檀则是大步流星地走到达布斯面前,一本正经地抬头看着对方的眼睛,沉痛地说道:“无论前路的希望如何渺茫,也决不能向自己内心的黑暗屈服,要知道咱们那里可不是无罪之界,蓄意毒杀这种事至少也会被判个无期,而且动用那种禁忌的手段……如果我是法医或家属的话,甚至会向法院提交直接枪决加害人的意见书,正所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虽然有点逻辑问题但这种细节暂时不要在意,总而言之,我们不能首先动用夜歌的料理!这不人道!还会连累无辜的夜……诶?!”
“我哒!”
伴随着破空之声,一条有着惑人曲线的长腿呼啸而来,并在下一秒狠狠地撞在了墨檀的脸上。
只听‘呯’的一声,鼻血横流的墨檀就在一阵香风中被掀倒在地。
“什么叫不首先动用夜歌的料理啊!什么叫蓄意毒杀啊!”
扑棱着翅膀凌空给了墨檀一记三百六十度阔斧式回旋踢的有翼美少女落回地上,一边使劲儿用小皮靴踩着不住在地上翻滚的墨檀一边红着脸叫道:“不要在事情发生前就否定人家尚未开始的劳动成果啊!就算是性格活泼开朗的我也会受伤啊,就算不爱也别伤害啊!你就没有想过被描述成某种微妙存在的我会碎掉这颗少女心吗?碎了啊!已经碎一地了啊!”
悲愤之下的少女发挥了120%的战斗力,一顿香汗淋漓的胡踩乱踏愣是跺掉了墨檀7%的生命值,要不是体能值快没了的话,她甚至能把后者的被动天赋给踩出来!
两分钟后……
“我知道错了!”
墨檀擦了擦鼻血,耷拉着脑袋在季晓鸽面前立正。
“我也知道错了。”
旁边的贾德卡也是同一个姿势,抱着他那把烧火棍般的法杖低眉耷眼地承认错误。
见两人的认错态度良好,季晓鸽才勉强消去了火气,然后仿佛京剧变脸般地转头对达布斯露出了一个含蓄的微笑:“呐,达布斯知道那位田老师喜欢吃什么吗?”
刚刚目睹了一场暴行的达布斯僵硬地摇了摇头,下意识地地说道:“我其实就开个玩笑,毕竟咱还年轻,要是真给出去了下半辈子估计就只能在监狱里靠看陈老师的照片过活了。”
“……”
“啊?啊!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夜歌你听我解……”
“听你妹!”
轰!!!
……
“喂,你刚才是故意的吧?”
看着达布斯那一瘸一拐、乌漆嘛黑的背影,走在后面的季晓鸽悄悄戳了戳墨檀,低声在他耳边问道:“就是拿我的料理活跃气氛,尽量让心上人已经开始跟别人看电影的达布斯心里好受点。”
牵着王霸胆的墨檀隐蔽地点了点头:“嗯。”
“诶嘿,我就知道,毕竟默你平常可不是会认真说出那种话的人。”
“知道你还揍我?!”
“我不也是活跃气氛嘛,而且少女心也确实有被稍微刺痛一下啦,算是趁机报复你被小王八告状的内容吧。”
“你的少女心太脆弱啦。”
“嗯,现在还在隐隐作痛呢,快说点好听的哄哄我。”
季晓鸽对墨檀呲了呲牙,装模作样地嘟起了小嘴。
“人美心善。”
后者则是第一时间用最言简意赅的四个字给予回应。
“那是事实啦,不算哄,你得说点不现实还好听的。”
“不现实的?没问题,你做饭真好吃啊。”
“打你啊!”
季晓鸽气鼓鼓地锤了墨檀一拳,然后便指向不远处那条完全看不出是路的、杂草丛生的小道:“过了那里就算到咯,会很容易遇到狗头人。”
墨檀笑了笑,又转头看了一眼达布斯那多少算是打起精神了的背影:“听你的形容,总觉得狗头人是什么可怕的生物呢。”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没错啦。”
因为在工匠镇那边有被通过恶劣方式袭击的阴影,季晓鸽嘟着嘴抱怨了一句,然后也顺着墨檀的目光将视线投到达布斯身上:“总算是打起精神来了。”
“其实他也没消沉多久。”
墨檀继续维持这发自内心的柔和笑容,语调轻松地说着。
“应该说是在我们面前没消沉多久吧,我觉得他前两天几乎没怎么上线的事就是因为……嘛,反正现在应该问题不大了。”
少女微微扇动着翅膀驱赶着周围并无太大敌意的蚊虫,摊手道:“不过总觉得达布斯胜算不高呢,毕竟对手在各种层面上都占据着绝对优势啊,而且已经到了可以一起看电影的程度了。”
“照你这么说……”
因为达布斯重新振作而心情大好的墨檀对少女眨了眨眼,莞尔道:“如果只要足够优秀才能赢得胜利的话,最后和你在一起的人怕不是全世界最出色的男人啊。”
季晓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对墨檀做了个鬼脸:“虽然你根本就是在扯淡,不过每个女孩子都希望自己的心上人是个盖世英雄吧。”
“尖脸雷公嘴脑袋上还顶着个箍的那种?”
“哼哼,你今天很会开玩笑嘛,又遇到什么好事吗?”
“当然,毕竟自己有推了朋友一把嘛,要是直到达布斯离开都没发现问题的话,我多半会后悔的。”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哪儿跟哪儿啊你这是……”
“领略精神啦!”
“就算领略的精神,我也必须承认自己是那种很容易后悔的类型呢。”
“诶?我还以为你是那种无论做什么都问心无愧的类型。”
“哈……问心无愧啊。”
墨檀干笑了一声,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摇头道:“这种事我一辈子都没机会做到啦,除非……”
“有一个漂亮女人能跟我到旁边的小树林里嗨,方可消去心中这份苦闷。”
在墨檀的话戛然而止那一瞬,王霸胆语速飞快地接出了墨檀绝无可能说出口的后半句。
“别以为我心情好就不会收拾你了。”
在少女的嗤笑声中,墨檀恶狠狠地瞪了王霸胆一眼,只不过现在的他并不适合那种表情,表情中比重更大的还是恨铁不成钢这种成分。
王霸胆缩了缩脖子,不说话了。
不过明明这王八如此嘴欠,却仅仅只是被口头教育而已,可见墨檀此时此刻的心情确实不错。
季晓鸽、贾德卡、牙牙也是如此。
原因自然是因为达布斯的心结总算被化解了一些,虽然远远没到释怀或者毫不在意的程度,但至少应该不会再想之前那样进入莫名其妙的暴走状态了。
能把达布斯这种有着足够内涵与教养的人逼到这种程度,虽然有着校方某些政策的原因在内,但主要原因还是那位据说有些天然呆的,墨檀等人完全不认识的陈老师。
虽然大多数情况下的牙牙也是这么个类型,但有着野兽般直觉的她还是很会趋利避害的,而那位陈老师……总觉得是那种脱线到无法想象的类型。
不过,将心中的郁结一口气说了个够,又有墨檀、季晓鸽和贾德卡三人之后的插科打诨,达布斯总算还是重新振作了起来,并成为了汪汪小队中积极性最高的那个。
按照达布斯的计算,他能在这里继续跟大家一起活动的时间是三天,也就是说,三天后他就要带着安东尼赶赴位于东边的学园都市与包括钱校长、陈老师、田老师在内的学生同事们汇合了。
归期不定的那种。
如果实验班的效果好,自己可能会留在学园都市很久很久,短的话也得等到九月一号开学,甚至有可能直到关服都要长期驻留在那里。
达布斯是这么跟大家说的。
也正因为如此,他希望自己跟同伴们在如此不严格意义上的最后一个任务中能够顺顺利利,留下一个足够充实也足够美好的回忆。
“别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啊。”
跟墨檀一起追上达布斯等人的季晓鸽撇了撇嘴,不爽道:“这种氛围超让人讨厌哎,而且就算你不能离开那个什么学园都市,我们也可以去那里找你玩啊。”
“意义不一样。”
达布斯确实摇了摇头,笑道:“毕竟这很有可能是我作为‘冒险者安东尼·达布斯’所完成的最后一个任务,或许之后我们就会变成没机会相交的平行线了,所以我希望能有一个稍微圆满些的收尾。”
“你文艺了。”
墨檀虚起双眼看着达布斯。
“你文艺了。”
季晓鸽气也附和了一句,然后飞起来砸了达布斯的脑袋一下,咬牙道:“还有,不是让你别说这些讨人厌的话了吗!”
扛着两柄重锤以高抬腿跑这个姿势跟在旁边,法袍下隐藏着爆炸性肌肉的贾德卡也笑了:“无论什么是,只要加上‘最后’两个字,给人的压力一下子就变大了啊。”
“……命……啊……”
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走在前面且听力最好的牙牙立刻停下了脚步,歪着脑袋对身后的几人说道:“汪们有没有汪见什么?”
“没听到啊。”
达布斯摇了摇头,却是下意识地虚握着手,在掌心上凝出了一个半径十厘米左右,冒着碧绿色电花的邪能火球。
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在斥候停下脚步的瞬间,这段时间没少跟墨檀等人一起做任务的达布斯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警戒了起来。
与此同时,贾德卡也扔下了两把战锤擎起自己那根冒着青烟的法杖;季晓鸽则是第一时间躲到了达布斯的背后,左手合金案板右手女武神迦忒琳;墨檀也松开了拴着王霸胆壳上晶簇的链子,右手按在腰侧的剑柄处。
只有安东尼一脸没搞明白状况的样子,但也接过了达布斯拿出的战锤,
王霸胆亦是将脑袋和四肢缩回了壳里,壳上的晶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看起来固若金汤,稳如泰山。
顷刻间,有着猎奇的名字但已经逐渐无法成为槽点的汪汪小队便做好了战斗准备。
紧接着——
“救命啊——啊!!”
变得清晰的声音响起,在比刚才更近的地方,与此同时,还有细小的树枝被碾碎时才会发出的声音。
两种声音交织在一起,清晰可闻到了就算是路痴也完全能够凭借听力找到其来源的程度。
于是,墨檀的身形宛若离弦之箭般电射而出。
腰间的单手剑并未出鞘,在半空中烈烈挥舞的日冕斩击剑带出数十道艳红色残光,宛若一朵朵怒放的红莲般披荆斩棘,转瞬间便带着它的主人突破到了呼救者所在之处。
那是一个倒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娇小……不,应该说是幼小的狗头人,一双毛茸茸的短腿中靠右边那条已经鲜血淋漓,但看起来应该只是普通的皮肉伤。
【在一边呼救一边奔逃的过程中不慎跌倒了么……】
出现在狗头人少年(如果是少女的话就太可怜了)前的墨檀轻舒了口气,然后便转头看向了正在少年与自己身前虎视眈眈,不断吐着信子的追杀者。
“按理说普通的蛇应该没可能成长到这种程度吧?”
墨檀注视着面前那条至少要两个成年男子才能合抱过来的、通体漆黑的巨型脊索动物,手中的重剑在半空中拖出数道残影,挽了一个相当漂亮的剑花……
“要打一架吗?”
有着令人安心声线的骑士,慢慢眯起了他那双由黑转紫的竖瞳。
第八百四十七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