芃平書卷

2bdgc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數學閲讀-ufber

Wallace Landon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贝尔提拉的话让高文和贝尔塞提娅同时陷入了思索,它就仿佛一道闪光,在混沌错乱的线索中突然引导着高文注意到了一些自己之前不曾注意过的细节——
如果那些位于废土深处的邪教徒已经不再是“人类”,也不再关注废土外面的同胞们所执行的“伟大计划”,不再关注外面的世界,那么他们又何必再配合“外部教会”的行动?而既然他们在长达七百年的时间里都一直在配合外部教会的行动,就说明……
“他们一直在为我们提供数据,甚至在帮助我们渗透哨兵之塔,长达几个世纪的时光中他们都表现的像是忠诚的同僚,这让我们忽略了潜藏的异常,也从未考虑过这样一群身心变异的‘同胞’是否还有着和我们相似的价值观,”贝尔提拉的声音在旁边响起,“直到伪神之躯失控,一切化为乌有,墙外面的教会土崩瓦解,而我则终于有机会站在这里,冷静下来不受打扰地去思考一些东西,我才有机会看清楚这里面的问题……”
“他们并不是在帮你们,他们只是在帮自己,”高文沉声说道,“他们这么多年来配合你们行动,唯一的解释就是这种‘配合’对他们有利,或者是你们有值得利用的地方……仔细回忆回忆,你们的一系列计划中有什么是可能被那些废土深处的邪教徒利用上的,这或许有助于我们摸清他们的目的。”
“太多了,生化工程,环境改造,神性因子,神孽……我们进行着太多的计划,其中每一个都可能是对他们有用的,”贝尔提拉在思索中说道,“废土内外有着截然不同的环境,这就意味着很多实验都只能在其中一侧进行,我们和他们各自所进行的每一项研究,对于对方而言都是极为宝贵的资料来源……”
“那我们就假设这一切都是他们的目的,”贝尔塞提娅打破沉默,“贝尔提拉女士,你刚才所提到的那些计划应该全都是由你们这些‘外部教徒’实际操作,随后将数据共享给屏障里面的‘内部教徒’吧?而所有这些项目的共通点在于,它们都和生物体在环境中的生存以及改造有关……”
“你想到了什么?”高文立刻看向这位白银女皇,神色间严肃起来。
“我们暂且抛开技术不谈——将那些生存在宏伟之墙内部的邪教徒看成是一群‘新物种’的话,你们认为这个新物种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
“新物种?最想要的是什么?”高文下意识地皱了皱眉,贝尔塞提娅的话让他产生了另外一些全新的思索,他将自己的思路从“灭世阴谋”、“邪教崇拜”之类的惯性思维中挣脱出来,当这个问题回归到最简单的前提之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等等,你是说他们想要的其实是生存环境……”
“生存环境,简单却危险的答案,”贝尔塞提娅慢慢点了点头,“刚铎废土对他们而言是一片可以生存的土地,但这片生息地现在住起来恐怕并不那么舒服——废土中心区是被铁人兵团控制的深蓝之井废墟,边缘区则是哨兵之塔监控下的警戒带,他们只能在这二者之间的部分区域进行有限活动,所以……他们可能对这个局面不太满意。”
高文的眼神变得深邃严肃,这一瞬间他思考了很多东西,而在他旁边不远处的贝尔提拉则默默转头看了那台魔网终端一眼,终端上空投影出的变异树人形象正在半空中缓缓旋转着,那些扭曲变形的肢体和似是而非的人类面孔深处容纳着非人的心智,注视良久,这位昔日的黑暗女教长才轻轻叹了口气,仿佛自言自语:“我们已经偏离太远了……”
高文被这一句话从沉思中惊醒,但他抬起头刚想说点什么,便看到贝尔提拉突然露出了仿佛侧耳倾听的模样,两秒钟后她结束了倾听,语气却变得格外严肃:“监听小组刚才传来紧急联络,他们捕捉到了一些……非常特殊的信息,我们最好亲自去监听中心看看。”
“监听小组?”高文迅速反应过来对方所指的是那个在各大魔网枢纽捕捉“神秘信号”的长期监听项目,他的神色顿时一整——按照贝尔提拉的性格,如果不是情况真的有点特殊,她是不会这么态度急迫的,“好,我们现在就去。”
旁边的贝尔塞提娅却被情况的突然变化弄的一愣,她向高文投去好奇的目光:“你们在说什么?”
民国之文豪崛起
“还记得我们刚才在广场上谈论的事情么?”高文看了这位白银女皇一眼,“那个天线装置——正好,现在我可以直接带你去看看这个‘监听’项目到底是在做什么。”
破神
说话间,这座由索林巨树自行“生长”而成的客厅中已经传来了一阵木质结构移动变形的“咔擦”声,客厅另一端的墙壁随之缓缓打开,露出了里面的管道状结构以及一个正在管道中停稳的、带有座位的运输装置,贝尔提拉一边向那边走去一边说道:“我们可以通过维管通道前往监听中心,这样比外面的通道要快一点。”
高文一边带着贝尔塞提娅向那根运输管道走去一边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了贝尔提拉一眼:“你还在自己体内建造了一套管道交通系统?”
“是玛格丽塔将军向我提出的建议。索林巨树规模庞大,其内部又有许多设施呈复杂的立体排列,常规的升降机或者外部走廊都无法满足所有设施的通勤压力,所以玛格丽塔将军建议我设计一种能够在各个设施之间快速转移人员和物资的‘滑道’——她的灵感似乎来源于南方地区的农场谷仓,那里的农夫们会用类似的滑道将高台上晾晒好的谷物直接送入仓库里……”
高文一愣一愣地听着,意外于在自己所不知道的领域有如此多富有创意的事情正在发生,惊讶之余又对此感到欣慰不已,他思索着这样事物在其他工厂中的应用前景,并将其和地球上类似的东西做着对比,随后便看到贝尔提拉在管道入口旁停了下来,似乎并没有进去的打算。
他有些意外:“你不跟我们一起去?”
“我会在出口处重新制造一个‘化身’等着你们的,”贝尔提拉说道,同时身后如披风般张开的花藤轻轻摆动着展示了自己的存在,“您看,我这些化身的移动能力其实有限,是没办法乘坐‘交通工具’的——这些藤蔓不允许化身进行长距离快速转移。”
斩天屠地
所以贝尔提拉是有线的么?
高文心里忍不住冒出了有点古怪的评语,紧接着又难忍好奇地问了一句:“我突然有点好奇啊,那要是你维持这个化身的时候这些藤蔓真的突然被切断了会怎么样?”
独为仙
“会留下一个惟妙惟肖的贝尔提拉人偶,木头的,”贝尔提拉面无表情地说道,“她本质上只是个与人对话的媒介,神经索断开之后自然只剩下空壳。”
“……这很合理。”高文嘴角抖了一下,只能如此评价。
贝尔提拉很认真地看着高文:“您对这种人偶有兴趣么?您如果想要,我可以给您切一个出来——和其它木制品不同,她保养起来很容易,您只要把她泡在霜草药剂里浸两个小时,拿出来晾干之后就可以保存至少半个世纪。”
“不了,谢谢。”发现话题可能要有意料之外的走向,高文赶忙摆手,拉着贝尔塞提娅便钻进了管道中的运输装置里,贝尔提拉倒是也没说什么,只是维持着木然的样子站在原地,随后管道的防护壳平稳合拢,柔和的灯光则同时在座舱中亮了起来。
贝尔塞提娅全程都很冷静地看着这一切,作为白银女皇,她漫长的一生已经见识了很多东西,在大多数情况下她都可以维持这种淡然平静的姿态,虽然“域外游荡者”私下里的性格和贝尔提拉如今的模样都有些超出她的预料,但这些事情倒都不算坏事。
只不过在管道中的交通座舱开始滑动之后,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直接带我去那个‘监听中心’真的没问题么?听上去你们刚刚获得了什么巨大成果——这种事不涉及保密?”
“它确实有一定的保密等级,但就像我之前在广场上说过的,这个项目本身对周边国家是开源的,对白银帝国……也将是开源的,”高文解释道,“事实上我们甚至已经派出技术小组去主动和圣龙公国、提丰帝国进行接触,以期能够建立一个更加大规模的、数据互通的监听网络……”
白银女皇不禁有些惊愕地睁大了眼睛,她刚才确实听高文说过这个“监听”项目是对周边国家开放的,但她没想到这件事竟然可以开放到这种程度,这甚至超出了塞西尔帝国和白银帝国之间的技术交流,是一种此前在凡人诸国中不曾出现过的、技术层面的共同行动,这让她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你们到底在监听什么,以至于需要……跨越整个大陆来做这件事情?”
高文看着贝尔塞提娅的眼睛,在快速闪过的灯光映照下,这位白银女皇的双眼中满是求知的好奇。
“我们在追踪一个信号,来源不明,意义不明,解析出来的内容也模糊不清,但可以确认它是个人造信号,而我认为它……可能会为我们带来某种能够颠覆所有人三观的东西,”高文慢慢说道,“我们已经追踪了它两年有余,而最近越来越多的数据让专家们意识到一件事:仅凭塞西尔境内的魔网枢纽的信息收集效率,是不可能完成对这个信号的追踪与锁定的。”
贝尔塞提娅睁大了眼睛,但在她还想说些什么之前,一阵轻微的晃动突然传来,紧接着响起的便是管道外壳打开的声音。
名剑半妖 诺喜
诚如贝尔提拉所说——这套管道交通系统确实十分便利。
灯火通明的监听中心中,神秘信号的波动仍然在设备中回响着,用于记录信号波形和图像的纸带、纸板已经在记录台上堆积起来,打印机在不断输出更多的连续纸张以记录那信号的每一次细微变化,而位于房间中央的全息投影中,一片颇具规模的几何图案和点阵还在不断扩大着规模。
巴德双眼紧紧地盯着那画面,直到耳旁突然传来声音才将他从沉思中惊醒:“陛下来了!”“贝尔提拉女士也来了!”“是女皇……白银女皇……”
巴德赶快抬起头,正看到三个身影从通勤管道的出口方向走来,但在有人行礼致敬之前,为首的高文已经挥手阻止。
“回到工作岗位,”高文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监听信道的负责人过来就可以——是谁捕捉到这个信号的?”
巴德立刻起身离开岗位来到高文面前,在行礼致敬之后,高文有些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男人:“是你?”
“是的,陛下,”巴德低头说道,“我在负责这个监听小组。”
“很好,做的不错,”高文露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目光随之落在房间中央的全息投影上,“现在是什么情况?”
“信号的传输仍在继续,而且稳定性远超以往,至今没有出现中断和无法解析的杂波,”巴德立刻说道,“依照贝尔提拉女士创造出来的解码方法,我们成功输出了这些图形——图形清晰且有规律,这说明解码思路是正确的,但内容方面……”
高文注视着那投影中呈现出来的内容,他的眼神中带着旁人从未见过的严肃。
他看到基础的几何图形在第一行整齐排列,包括极为规整的正方形、三角形、圆形和多边形。
他看到后续的图案中开始出现平滑的曲线,螺旋渐开的线条,闭合的相交几何体。
按照递增规律分组的点阵,一个拥有横轴和纵轴的坐标系,上面分布着起伏的圆点。
房间中人员的讨论声压得很低,最明显的声音都来自那些在各处运行的魔导机器,输出打印纸的设备发出咔哒咔哒的响声,纸仓中存放的打印纸耗尽了,一旁的工作人员赶忙上前,换上了新的打印纸。
“陛下,您看这些内容……”巴德小声地在一旁说道,“这些东西似乎是……”
“是数学。”高文终于轻轻呼了口气,他的心跳在深呼吸中渐渐平复下来。
巴德沉默片刻,低声说道:“……您果然也这么看。”
高文注视着房间中央的全息投影,就在这时,那些连续输出的几何图形和点阵、曲线似乎终于到了尽头,又有一些东西从上面浮现出来,但那却不再是现场众人所熟知的“数学”内容了。
那是一堆奇形怪状的、像是符号一样的东西。


Copyright © 2021 芃平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