芃平書卷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白骨大聖 咬火-第319章 草蓆蒲團不打塵,鬆間石上似無人閲讀

Wallace Landon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晋安苦练箭术半天。
差不多练成十箭有七八箭上靶后。
他背起石弓和身后的大麻袋。
一个劲步冲进雨里。
朝古躯前辈离去的方向赶去,寻找更多的奇花异果,顺便去收土夫子长在脖子上的脑袋利息。
还是那座十几亩广的神殿,因为这次已经事先熟悉路线,所以晋安的赶路速度很快。
只是当他故地重游时,这里早已经人去楼空。
小凌王他们一行人早已经离开。
晋安继续赶路。
小凌王他们有木鸢这个赶路利器,肯定跟他拉开不小差距,晋安为了缩减之前耽搁掉的一天时间差,一路上都在埋头赶路,加紧追上小凌王他们。
当然了。
为了防止误入陷阱。
他虽然目标没变,但频繁改变行走路线,有时候大迂回,有时候多绕几圈,有时候曲线,防止因走固定路线被提前布置陷阱。
接下来的路途,连续遇到几座新倒塌的小神殿,晋安猜测应该是小凌王那伙人干的,不想让后来者有遮风挡雨的地方休整,不想让后来者追上古躯前辈,跟他们抢奇花异果,所以拿光了长明灯。
眼看天色越来越昏暗,还没追赶上小凌王他们,此时正在一座高山上登高远眺的晋安,只得先找个能过夜的地方。
站在山顶上的他,望到远处有几处光源,但即便是离他最近的光源都在十几里外,晋安不得不加快脚程在大雨下赶路。
这座神殿有些奇特,居然是建在一座悬崖峭壁上的崖殿,几根千年都不会腐,比两人还粗的珍贵沉木,深深打入崖壁,悬空建起一座神殿。
那崖殿并不大,甚至比大多数神殿都要小很多,却有一种古拙清静的意境。
崖殿离地有几百丈高,唯一的进神殿路径,就是一条在崖壁上开凿出来的狭窄小道了。
缺少千年打理,那崖壁小道早已多出坍塌。
普通人肯定上不来。
不过晋安可不是普通人。
这种小挑战,自然是难不倒他。
这崖殿就跟别的神殿一样,神殿大门被外界攻破,里面供奉着的神像早已经烟消云散,而神殿里的光源,分别来自一盏长明灯和一只草席编织的蒲团。
这神殿里落满很厚的尘土,千年无人问迹,那草席蒲团却一尘不染,在这个破败,寂灭的世界里,难得争得一分清静与独善其身,高节清风。
“民间有句话叫‘草席蒲团不打尘,松间石上似无人’,能在孤崖上建起一座神殿,在绝处逢生,在绝境中寻一块生地,这位前辈的修行境界肯定非常高。心地清净,不落纤尘,才能坐忘无我。”
晋安站在神殿门口,朝这里的长明灯、神像底座,地上不染尘埃的草席蒲团,各行一个道揖,这才跨步走进崖殿里。
赶路了一天,晋安在草席蒲团上坐下,准备从麻袋里掏出一颗柿子果腹。
哪知。
他刚坐在草席蒲团上,仿佛如时光流影,他静坐在一座神殿里的草席蒲团上修行,神殿里光华汇聚,霞光缭绕,瑞光条条。
神殿带着古老韵味,这里香火鼎盛,正有香火在袅袅燃烧。
与此同时,他身边有许多虚影来来往往,他们来了又走,走了又来,虔诚参拜,留下信徒供香。
晋安想要努力看清他们在参拜谁。
可他怎么都睁不开眼睛看清那些在参拜谁,却又能清晰感受到身边的人来人往、香火鼎盛……
身边每日都有虚影来来往往,长明灯亮了又熄灭,熄灭了又点亮,日落月升,月落日升,春去秋来,冬去春又来,时光荏苒,一年又一年,神殿外一棵小树逐渐长成了一棵大树……
晋安逐渐淡忘了岁月流逝。
心神得到前所未有的宁静。
草席蒲团开启人之神性,觉悟己身。
一股古朴而自然,证得大道自然的道韵从他身上透发而出。
啵!
晋安从黄粱一梦中醒来,身边的时光流影消失,他重新回到真实的世界,他座下的草席蒲团化作飞灰,在苍茫岁月里淡看岁月静好。
此时外头的天色还未完全暗下来。
跟晋安刚来崖殿时的天色差不多。
唐朝卢生入梦乡娶到美娇娘,中了进士,升为陕州牧、京兆尹,最后荣升为户部尚书兼御史大夫、中书令,封为燕国公。夫人为他生育五子,各个都是高官厚禄,嫁娶高门。晚年儿孙满堂,享尽天伦之乐…一朝梦醒,却是黄粱一梦,但晋安发现他并非是黄粱一梦,他的神魂修为大进,《天魔圣功》第六层修成了大圆满。
当发现到这个结果后,晋安相当吃惊。
虽说他有几百年的大药进补,但这次的南柯一梦,却是节省了他不少修行时间,还有用来敕封补药的阴德。
关键是,晋安发现,他这次的神魂大进步,并没有拔苗助长后的修为不稳迹象,神魂坚固,固守灵台。
都说人心不足蛇吞象。
晋安突然有些后悔了,他当初在外界时,为啥不一次性多敕封几次《天魔圣功》,说不定这南柯一梦能一次性把他推演到更高巅峰。
晋安观想定神劫,如定海神针定住杂念乱生的心神,这才冷静下来。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草席蒲团非同小可。
这崖殿,更是住过圣者。
他起身再次朝空荡荡的神像底座,郑重行了一礼,感激神尊圣者对后辈的醍醐灌顶。
……
外头的天色更加昏暗了。
眼看再过不了一会就要彻底天黑。
忽然,清雨拍打的幽谧空山石阶,响起脚步声,还有人的对话声,头顶乌云盖顶,一对男女来到这座建在崖壁上的崖殿躲雨过夜。
来者是一对男女。
男的七老八十,五官长得五分像黄鼠狼五分像老狐狸。
女的也七老八十,五官长得五分像老狐狸精五分像黄鼠狼。
两人既不是和尚尼姑,也不是道士道姑,身上穿着普通,暂时看不出来是什么来路。
但胳膊腿倒是挺利索的。
他们一来到崖殿,见这里没有其他人,倒是毫不客气的立马开始东翻翻西翻翻,打算找找这崖殿里有没有什么神性宝物,自然是毫无所获。
一点都没有敬畏之心。
感恩的心。
这时的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黑沉下来。
在崖殿外看不见的黑暗处,开始响起越来越多的诡秘声音,好像是有许多人的轻语声,还有痛苦惨叫声,毛骨悚然。
那些黑暗里的声音,徘徊在古山石阶上,离崖殿越来越近,正在大量靠近崖殿。
崖殿里的那对老黄鼠狼和老狐狸精的老头老妪,似乎对黑夜里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早就习以为常,他们还在锲而不舍的翻找着崖殿里的一切,肆无忌惮,毫无敬畏之心,眼看他们要把这座提供他们遮风挡雨的崖殿越翻越乱,突然,哎呀,哎呀。
空旷的崖殿里,响起两声痛叫。
正在捣乱崖殿的老头老妪,一起捂着后脑勺痛呼,刚才有人在朝他们丢石头,打断了他们继续翻乱神殿里东西。
“谁?”
“谁在打我?”
两人也不是良善之辈,当即就目露凶光,想要杀人,哪知,他们才刚一转身,就看到原本放着神像,如今空空如也的神台上却多了一尊身负石弓的道士神像!那道士双手合抱阴阳,闭目一动不动!
这大晚上孤男寡女的,本就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更何况还是做贼心虚,两人直接吓跪,额头如捣蒜的一顿拜,嘴里一阵念叨着神王爷爷放过他们,他们不是有意冒犯神殿清静。
两人猛然受到惊吓,一直没有时间看清那神像到底长什么样子,他们一顿磕头数十个后,见道士神像一直没有动静,这才敢大着胆子的抬头偷瞄神像。
那道士神像很年轻,年纪也就刚二十出头,身上穿着写满了经文的道袍,那道袍不是凡物,在黑夜里溢散出赤芒,居然是纯阳之物,蕴养着雷火道韵。
最奇异的是,那道士神像简直神了,栩栩如生,就跟活人的一样,两人突然受到惊吓,一时间有些惊疑不定这神像到底是不是活物?
“老,老哥,刚才我们进神殿的时候,这神像位置…应该是空的吧?应该没,没有眼前这座神像吧?”
五官长得五分像老狐狸精五分像黄鼠狼的七老八十老妪,膝盖还跪在地上,声音有些颤颤巍巍的朝身边老头说道。
她一口东倒西歪,黄的黄,黑的黑老烂牙,咯咯咯的不停打颤,目露惊恐。
“刚才应该没有…这座道士神像吧?好像真的是一下突然冒出来的。”同样一口牙齿快烂光的七老八十的干巴巴老头,也是吓得两腿到现在还有些软,一时间站不起来,不敢轻举妄动的轻声回答道。
两人在私底下偷偷对话。
见年轻道士神像一直没有动静,不由胆子大起来,从一开始的偷偷摸摸打量,到后来的敢明目张胆打量。
“老哥…我们遇到过那么多座神殿,这还是第一次遇到遇见有完好神像保留的神殿,会不会是刚才我们对这神殿心存不敬…所以惹来神罚?毕竟…我们现在在消失了千年之久的洞天福地里…在这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一口黑黄老牙的老妪,神色开始逐渐镇定下来,她锤了锤跪的有些发酸的膝盖,明目张胆打量年轻道士神像的继续说道:“老哥你还别说,这神像挺年轻的,长得眉清目秀,好生俊俏。”
男人最无法忍受的就是有异性当着自己面夸别的男人帅,那老头妒心上来,也不管这里是不是什么神殿了,气哼哼的冷哼一句:“你这坐地都能吸土的糟老婆子,难道还想对一座神像有非分之想?”
那老妪什么人生腥风血雨没见过,面对荤话,一点都没有黄花闺女的娇羞,反而脸上神情浑然不在意的说道:“老婆子我要再年轻二十年,还有体力的话,肯定对这俊秀神像动非分之想。”
都说不是王八不进一家门。
这两人倒也是荤素不忌的浑人,在经历了起初的惊吓后,见眼前神像一直没有异动,两人开始大着胆子的重新站起来,他们看着眼前这尊栩栩如生,面色红润的神像,想要上前试探下这神像到底是不是活的。
他们要在这崖殿里躲雨一夜。
必须要弄清楚眼前状况,确保所处环境安全才行。
“老妹你不觉得这年轻道士身上的经文道袍,是件大宝贝吗?或许这神像上的道袍也是这洞天福地里的一件神性宝物!而且他身上背着的那张石弓也肯定是件神性宝物!”
老头起了贪心。
想要动歪心思,开始寻思着怎么脱道士神像的道袍。
这对老黄鼠狼和老狐狸精倒也是绝配了,老妪居然没有去阻拦那老头去脱神像身上的道袍,默许了胆子大的老头去脱神像道袍。
就当老头两眼里贪欲越来越强,手即将要勾到神像道袍时,蓦然,道士睁开两眼!怒目圆睁!眸中有冷电霹雳,如神祇降临凡间视察这片天地!
噗通!
哎呀!
我的娘啊!
神像活过来了!
崖殿里顿时乱糟糟成一团,有男的女的惊呼声。
爬上神台企图要摘神像道袍和石弓的老头,吓得屁滚尿流,重重滚落下高天,摔得鼻青脸肿,然后不顾全身疼痛的朝道士神像疯狂磕头朝拜。
那老妪也是吓得尖声惊叫,跟着老头一起疯狂磕头朝拜。
咚咚咚!
两人把脑袋磕得咚咚作响,身子扑索索发抖,两眼里是压不住的无尽恐惧,额头很快就淤青一片。
心神惊惧。
两人那叫一个磕头如捣蒜。
哪里还敢抬头直视神像,亵渎了神像。
尤其是那老头险些三魂七魄都被吓飞,人惊了魂,他感觉他刚才对视上神像两眼时,神魂仿佛坠入一片浩瀚无边的天庭雷池,天威浩瀚,阳雷滚滚,神魂剧烈颤抖。
就在老头和老妪还在拼命磕头,嘴里吓得胡言乱语念叨着饶恕时,霍!神台上的道士神像猛的站起!
两人吓得咚咚更加疯狂磕头,嘴里大哀求上神饶命……
咚!
道士神像跳下神台!


Copyright © 2021 芃平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