芃平書卷

都市言情小說 左道傾天-第一百一十五章 我還是個孩子啊【為獨言盟主加更!】

Wallace Landon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左道倾天
左小多咳嗽一声,突然感觉自己戒指里的那么多修炼资源,有点压手。
若是换成之前,他是说什么也不会产生这种感觉的。
但是在来到了这里之后,看到那一望无际的墓园,看过这里生死等闲的武者,左小多却突然生出了这样的感觉。
“收起你的小心思。”
老者饱历世情,又时刻关注左小多,哪里还不知道他生出了别样心思,淡淡道:“这些人,一个个骄傲得要死,资源,他们只会用战功来获取,因为,那是最大的荣耀所在,比什么都重要,都不可取代。
你纵使白送他们,送到他们眼前,他们也只会悉数上交,然后再以战功,来换取,绝不会有任何人私自收取外面的馈赠,纵然是那些异常珍贵,又或者是他们迫切需求,却求而不得的资源。”
“因为他们有太多太多的兄弟都战死在这里,如果他们因为只顾一己私利得到了,必然会分薄其他的兄弟得到优质资源的机会;若是没得到的死了,他们只会更内疚,只会更难受,只会认为是他们的错。”
“所以大家都是用军功来换取奖励,用自己的实力,来说话。有资格拿,才拿,没资格拿,就不拿。哪怕是从自己手里上交的,也是一样。”
“这是一种骄傲,而这种骄傲,处在后方的人,永远都不会懂。”
老头言语间,愈显意兴阑珊,叹着气带着左小多往外走:“小子,这里苦,累,惨,痛,但这里才是真正男人呆的地方,想要做个真男人,在这里呆几年不会有坏处,当然,你需要用性命来做赌注!”
“好多来这里的武者因受伤而回去后方,但回去之后没几年,便又回来了,甚至是拖家带口的回来了,在这边做生意,不是在内地不能做生意,而是……他们不喜欢后方的那种环境氛围,这就是军营的魅力,没有几个男人能够抗拒……”
“早点来吧。”
左小多道:“吴爷爷,听您的话,貌似您身份蛮高的样子?难懂您曾经是大将军?比四方大帅还要更高级的大将军?”
这老头随意进出军营,如同逛菜市场一般,还有前面跟那闭口数千年的军官,令到左小多的心底早就生出许多联想。
他现在已经可以笃定,这老头的身份一定不简单,很不简单!
老头儿哼了一身,转身让他看自己胸前,只见不知道啥时候开始多了块牌子:巡视。
左小多不禁目瞪口呆,半晌无言。
这也行?
“只要挂了这个牌子,对于所有军营而言,你就是个隐形人……所谓的巡视,实际上就是让你免费军营旅游,感受一下军营的氛围,军营的真实,这种破地方,有什么可巡视的?打架的吵架的又管不了……还不如纠察。”
老头显然对这个牌子的效用很是有些看法,居然腹诽唠叨了好一顿。
左小多干咳一声。
原来如此。
巡视……
但就算是“巡视”,也不是随便那个人都可以拥有的吧!?
“看完了没啊?还想继续看点啥不?”
老头突然转为慈眉善目的问道。
“看完了,看完了。”左小多点点头,突然感觉有点不妙的意思,毕竟那老者的态度,一瞬丕变,变化得有点太剧烈了。
“既然看完了,想必心境也能沉凝不少,那就该干点正事去了,该干活了。”老头一把掐住左小多的后颈皮,旋即拎着凌空而起,急疾而去。
“……”
左小多好似咸鱼一样被拎上了半空,却没生出多少的违和感,概因这个动作,对他而言,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
貌似自己老娘就有这毛病,到后来念念猫也传承其衣钵,学会了这一手,可这老头……怎地也这么熟练呢?
左小多愣了一愣才脱口喊叫道:“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咻!
两人好似利箭一般的飞了出去,眼看着一路飞出了日月关,飞过了两军交战的战场,飞过了巫盟那边的连绵山岭,竟然是一路深入巫盟内陆。
左小多一头雾水。
这老家伙不像是要害我的样子啊。
但现在这么做又是要干啥?怎么就直入巫盟内中了呢?
好半晌之后,老头儿拎着左小多,远远的离开了日月关地界,一路深入巫盟不知道多少万里的巫盟内陆上空停下身形。
“小子。”
老头儿叹口气,道:“我是真的不愿意这样对你,但却又不得不做,不得不为,孩子,你可一定要谅解我啊!”
左小多心头萦绕的危机感越来越重:“你……吴爷爷,您要做什么……你不要开玩笑啊!”
老头叹了口气:“我和你父亲,乃是旧识,也曾相交莫逆,说起来真不应该这样对你……”
“那您放了我啊,你也说了,咱们是世交啊!”
“我和你父亲朋友一场,我今天带你沉淀心境,参观日月关,也算是替他栽培了你一次;所以以往的兄弟情分,就从这里一笔勾销了。”
九墓奇棺 么么尸
老头言语间尽是怅然,口气更见失落。
可左小多却是愈发的害怕了起来。
他能听出来,老头绝不是信口胡说,此刻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好像是从心底掏出来的一般。
那份唏嘘感慨还有怅然……就算是再会演戏的人,那也是装不出来的!
怎么就情分一笔勾销了啊?这不能勾销啊,换个别的时间再勾销不行吗?
左小多心底不禁连珠价的叫苦。
我的老爹啊,您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能惹到这么高的高人呢!
以前的吴大叔,南叔叔,已经是当世顶峰人物了,可眼前这位,只怕还要更进一步两步三步吧?!
您这是招惹了天大的麻烦啊……
可您招惹麻烦就招惹麻烦,却又恁地将儿子我坑得苦啦……
咦……不过这事儿有些细思极恐啊……这老头与咱家老爷子居然原本是兄弟朋友?
都说牛逼的人朋友也牛逼,那岂不是说我老爷子也很牛逼?
起码不比这老头差吧?
不过这事儿不是现在寻思的时候……以后一定要搞清楚。老左啊老左,你这么牛逼却不说,可把您儿子我害苦喽……
“但是我和你爹之间的仇恨,却也是此生此世,难以忘怀的。”
老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咬牙道:“你那个混账老爹,他害了我的女儿!”
左小多闻言登时浑身一凉。
完鸟!
原来老爸竟然将人家闺女给弄死了……这可不是一般的仇啊!
难怪他说,此生此世难以忘怀。
换成任何人,那也是难以忘怀啊!
“我也不难为你,更不会动手杀你,但你要想继续活着,那么……你就从这地界,间关百战的冲回去,杀回去。”
老头淡淡道:“要是你能杀回去,便是你小子的命够硬。但要是你冲不回去,死在这里,也是你命该如此。”
“我就只有一个要求,又或者说是一个限制,你除了要一步一步的冲回去之外,你每次御空飞行的距离,不得超过一百公里!”
“在你的返程期间,我会在天上看着你,监视你,若是你有所僭越,我也不打你也不骂你,只会将你扔回去原地,也就是起点的位置!”
左小多心下愈显迷蒙,这……这是啥意思?
“我这般做法,已经是顾念了往昔的那一点情分,不忍心将事情做绝。”
老头哼了一声,说道:“我不会杀你,却也不帮你,只会监督你。
你若是死了,老夫会为你收尸,让你能够魂归故里。
你若是运气好活下来了,更是所有仇恨一笔勾销,老夫还帮你爹培训了儿子,经过了这一场长途厮杀,你的修为和战斗经验,都会增长到一个相当的地步!”
“你死了,无仇无怨,一笔勾销。你若是活了下来,你们家欠老夫的,可就欠得愈发大了!”
老头脸色平和空前,一字一句,字字铿锵,言之凿凿。
左小多心念彻底的不转动了,早已经心凉,还转动什么?!
这老家伙已经将话说得明了透彻,端的是到家了!
鬼道 隐若
说白了,就是原本的好朋友,但后来因为某些原因,害了人家女儿,生出了仇怨;但往昔的情分撇不下,可女儿的仇,却又必须要报……
这样一个心态矛盾的老家伙,想要了断过往恩怨,如此而已。
这心情,说起来貌似挺复杂,但其实还是很好理解的。
我不杀你,但是我将你这个我仇人的儿子扔到狼窝里,你能从狼窝里杀出来,那是你本事,你的造化,但你要是被狼吃了,那就是我报仇得偿,心愿达成。
多简单!
只要用同理心一推演,什么都清楚明了!
但是,这么简单,一想就能想明白的事儿,能不能不要发生在我的身上?
“我很无辜的好吧?”
左小多可怜兮兮道:“您们老一辈的恩怨,与我何干啊?吴爷爷,我还是个孩子啊……”
老头脸上肌肉陡然抽搐了一下,突然感到手掌又有些痒了,开始怀念刚才啪啪某人屁股的圆润厚实的触觉。
‘还是个孩子啊’这句话,经常听到。
但是,老夫活了这么多年,都几乎活成了活化石了,还是破天荒第一次听到有人如此自称!
“那也没办法。”
老头点点头,道:“谁让我顾着情分,不想打你爹呢?我也就只剩下欺负你这个孩子的能耐了。”
“我们再商量商量……”
“商量什么?”
“兹事体大,我们要从长计议啊……”
“无须计议。”
“再考虑考虑,看看有没有两全其美的法子……”
“……”
“老人家,其实您就损失了一个女儿,您看这样好不好,以后我结了婚,生个闺女,给您当干闺女咋样?还您一个女儿……这样以来咱们可就成了亲戚,还能化干戈为玉帛……您还是能够重享天伦之乐的……”
左小多拼命的转动着脑筋,努力的想出一条条办法来自救。
但他这句话出口,老头儿突然勃然大怒:“下去吧你!滚!”
抖手一扔,左小多就从云端跟头连天的掉了下去。
…………
今晚九点微信群抽奖,请大家先加qq群,群号:332973794


Copyright © 2021 芃平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