芃平書卷

好看的都市言情 百詭夜宴 起點-559 隗莊主的寶藏分享

Wallace Landon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听了万师爷的吐槽,我也不禁摇头叹息,对于隗庄主的种种财迷做法感到无法理解。但不管怎样,隗庄主的宝藏就在眼前,赶紧取出来才是正题。
万师爷轻车熟路地伸手在入口处的石壁上摸了几把,随即传来几声“咔咔”声响,应该是下面的机关被关掉了。接着,为了避免点燃石脂,我带着士兵们全部打着鬼火下了库房。
地下库房的面积颇为宽敞,足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里面靠着两面墙各堆着两排大箱子。其中一排箱子的数量惊人,堆得比人还高,甚至还有一部分“藏品”因为装不下了就直接摆放在箱子顶上,反射出耀眼夺目的金光。
“金元宝!”
士兵们兴奋地大叫起来,纷纷跑过来拿起几个黄澄澄的金锭来看。光摸光看还不够,很多人直接上牙去咬一咬就是一个压印。
“没错了,是纯金的!”他们兴高采烈地叫道。
我也笑了,大大方方地吩咐道:“见者有份,不过一人只能拿一个,剩下的可都是要充公的哦!”
“太好了,谢谢翟港主!”
“一个就够了,我们还没那么贪心!”
乍然面对这么多的金子,要说有谁一点儿都不动心那肯定是假话。随我进来宝库的一共有十几名亲信卫兵,一人打赏一个金元宝也不算过分,如果眼前的这几十个箱子里都是金元宝的话,打赏给他们的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随后,士兵们又逐个打开了其他的几十个大箱子,果然里面也装的都是金元宝,而且每一个都是十两足锭的大金元宝。眼瞧着堆积如山的黄金疙瘩,仿佛所有人的眼睛都被闪成金色的了!
开完装金元宝的箱子,士兵们又涌去开另一侧的箱子。那边的箱子就要小一些,形状也不统一,显然里面装的东西都不一样,应该不是金元宝了。
士兵们先挑了最大的一个箱子打开,里面藏着的宝物发出的光芒竟变成了绿幽幽的颜色,仿佛比我们手里的鬼火还要绿,又把所有人都映绿了。
“哇!好美啊!”
“我活了几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一块玉!这得值多少钱呀?”
寶 鑒
“啧啧!这玉色真够纯的,雕工也不错,如果拿到阳间去拍卖,我看至少能值一百万!”
士兵们围着一尊半米高的玉佛啧啧称奇,忍不住伸手过去上下抚摸。那是一尊玉雕的弥勒佛,我曾经在小胡子的古董店里打过工,跟着店里的师爷见过不少稀世少见的玉器,这尊弥勒佛即使按最保守的估价也绝对不止值一百万,至少应该再乘以五倍以上!
我让士兵们不要乱动那尊玉佛,一是冒犯不雅,二也是怕他们人多手杂碰坏了。士兵们便转去开其他的箱子,原来这边箱子里装着的都是各类玉器、宝石和其他一些收藏品。其中,最值钱的还应该属那尊玉佛和另外一根粗如小臂的玉如意。那根玉如意的玉色纯净,晶莹剔透,显然也是良玉,价值应该不亚于那尊玉佛。
此外,这一边还有成箱的玉镯子、玉佩和装满几大匣子的各色宝石、珍珠。此前在巨瀑城搜刮战利品时,因为韦城主喜欢附庸风雅,缴获的都是各种字画、奇石等奇珍异宝。可鬼农庄的这位隗庄主显然没有那样的欣赏品味,收藏的全部都是实打实的金玉财宝。这得存多少年,剥削多少鬼奴才能攒下来这么多宝贝啊?
不过,除了这些财宝,我们在库房里发现的阴元倒是不算特别多,只有寥寥几箱,清点之后一共就只有二十万个。要知道在阴间,阴元才是通用的流通货币。以鬼农庄的经济规模,二十万个阴元也就足够维持正常的流动资金量罢了。
我便问万师爷:“为什么隗庄主在库房里存了这么多金子、玉石,阴元却不多?”
万师爷解释道:“隗庄主不喜欢阴元,只有做买卖的时候才用阴元,他更喜欢金子和玉石。这些金子和玉石虽然在阴间不算最值钱的东西,但在阳间却很抢手,更容易保值、升值,也更容易出手换成人民币。”
“人民币?他打算把这些东西买到阳间去换人民币是想做什么?”我诧异地问道。
“说起来也有些可笑!”万师爷苦笑着摇摇头道,“隗庄主身为阴修,却极其讨厌鬼,也不喜欢待在阴间。他虽然在阴间掌管着一整座阴城,但平时言语之间似乎还是想着以后能用这些钱在阳间买下一座真正的城市,当一位真正的城主!
“阴间的城主,却做着阳间的美梦。真是讽刺!”我不禁嗤笑道。
不管怎么说,金子、玉石也是一大笔财富,或许在阴间流通不方便,但终归是一大笔战利品。况且,单单靠库房里的这二十万阴元,对于同样需要重建的鬼农庄来说是远远不够的。也许在商路全部打通之后,我可以尝试着用金子或者玉器、宝石去和别的阴城做生意,购买所需的物资。
网游之魔神在世 绝对思琴
说到重建,钱粮的问题是暂时解决了,但民心的问题还是让我感觉很头疼。占领鬼农庄三天之后,冥港联军依然在庄内忙于四处“灭火”,精力几乎都放在了处理各种阴修和鬼修之间产生的矛盾纠纷上,或是因为昔日的陈年旧怨而械斗,或是因为抢夺口粮、地盘而争吵。
多年的压迫使得原先的鬼奴对阴修充满了怨恨,而三天前的骚乱又让阴修对刚刚获得自由的鬼修心存忌惮。因此,庄内的人鬼对立情绪依然很严重,稍有不慎,随时都有可能再次上演“人鬼大战”!
为此,我不得不继续在鬼农庄内实施军事管制,严格划分阴修和鬼修的活动区域,不允许他们跨越彼此的界线,并派兵在各个路口驻守。但这样的做法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我随后又找来七郎商议对策,而讥讽鬼和秦嘉作为各自的“军师”,也一起参加了商议。
“没想到,辛辛苦苦打下了鬼农庄,得到的却是这么一个烫手山芋!”我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苦笑道。
七郎倒不像我那么爱操心,带兵打仗他是内行,这些行政、民生、经济方面的事情他从来都不怎么过问,喜欢当甩手掌柜,直接丢给秦嘉去打理。他便道:“这么大个庄园都打下来了,难道还管不住吗?秦嘉,说说你的看法!”
秦嘉此前一直在忙于在巨瀑城和自由城组建新军的事宜,最近才得以脱身随军前来攻打鬼农庄。他不慌不忙地说道:“这么多年的积怨攒到现在一并爆发,单单靠劝说是肯定消解不掉的。为今之计,只有两条路子。”
“哪两条路子?”我问。
“非左即右!要么把阴修都迁走,把鬼农庄彻底改造成‘鬼的农庄’;要么就把那些爱闹事的鬼修都征召入新军,再从自由城、万牛谷招募一批会干农活儿的鬼修过来补充劳动力。”
“又或者两条路子都走也行!”讥讽鬼在一旁突然插嘴道。
我便问它:“你又有什么不同意见了?”
讥讽鬼摇摇头,道:“我没有不同意见,我的看法跟秦嘉一样,必须要将鬼农庄里这两股彼此怀有敌意的对立势力强行分开,才能解决眼前的难题。只不过,我的建议是干脆分得彻底一些,阴修固然要全部迁走,鬼修也要把那些逞勇好斗之徒尽数充入新军,留下安分守己的负责重建即可。”
“把阴修全部迁走?”我不禁皱眉,“这个事情可不止说说那么简单,搞不好便被人认为是我偏向鬼修一方……”
但在这一点上,秦嘉似乎跟讥讽鬼的意见相当一致,也赞同道:“庄内阴修数量少,如果要迁走一方,自然是迁走阴修最为合理。先破解目前的僵局,以后再慢慢缓和人鬼之间的矛盾。鬼农庄以后也是要正常开展商业贸易的,总免不了有阴修来做生意,时间久了那些鬼也会明白这个道理的。”
“好吧,那就迁走阴修。”我点点头,接着问道:“那你们说说,应该把他们迁到哪里比较合适?”
秦嘉道:“嗯,我觉得迁去自由城和万牛谷比较合适,蛇湾也可以接收一小部分。这几座阴城的阴修数量都不多,应该乐于接收新人。”
“人迁走倒是问题不大,但他们在鬼农庄的财产怎么办?钱财可以带走,土地和房屋呢?”
讥讽鬼接过我的问题答道:“这些阴修留在鬼农庄的产业可以全部由冥港出面以平价收购,过后我们再转卖给外来的有钱鬼修,吸引它们留在本地做生意。”
“可是我们手头有那么多资金可用吗?”
“这个不必担心!”讥讽鬼促狭地笑了笑,“反正那些阴修到了别处阴城也是要买房买地的,我们在两边一样都可以收税,这些钱最后无非就是左手倒右手罢了!”
我听了,便指着讥讽鬼笑骂道:“你这家伙,谁都没你算得精!”


Copyright © 2021 芃平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