芃平書卷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第五百二十七章 想不到你也會有今天鑒賞

Wallace Landon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我、我的孩子?”
TFBOYS之恶魔之泪
叶青莲双眸圆睁,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是。”钟文的眼神温柔如水,眸中隐隐夹杂着一丝兴奋,一丝喜悦。
南瓜车与水晶鞋 莫小北
“孩子的爹爹……是你?”叶青莲仿佛犹在梦中,问得十分滑稽。
“若是姐姐没有和其他男人……的话。”钟文挠了挠头,略微有些尴尬地回答道,“那应该便是小弟了。”
“你知道,我是第一次。”叶青莲苍白的脸颊上,隐隐浮起一抹红晕。
“是,我知道。”钟文凝视着她美丽的双眸,认真地点了点头道。
“所以说,我怀了你的孩子?”叶青莲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反复确认道。
“是的,咱们有孩子了。”钟文再次微微颔首,强作镇定道。
叶青莲轻轻抚摸着自己尚未隆起的小腹,陷入到彷徨与迷茫之中,久久没有说话。
“姐姐,跟我回清风山,现在,马上!”钟文忽然抓住她的一双纤嫩玉手,语气诚恳地说道,“做我的妻子,咱们一起把孩子抚养长大。”
“可、可是……”叶青莲感觉思绪一片混乱,一时竟无法组织起语言,“珠玛……还有那个狐狸精……我……你……”
“你先随我回清风山静养。”钟文舒展双臂,轻柔地将她揽在怀中,温言软语地劝道,“我会找到珠玛,也会将那狐狸精带回来任你处置,相信我。”
“这是我的事,不需要你……唔……”
叶青莲正要拒绝,却被钟文轻柔地吻住香唇,只觉一股灼热的男子气息自口中涌入,传遍四肢百骸,登时娇躯酸软,仿佛整个人都要融化了一般,再也使不出一丝力气。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终于缓缓分开,钟文凝视着怀中叶青莲微微泛红的如玉面颊,右手拨开滑落在美人额前的一缕秀发,动作无比轻柔。
“青莲姐姐。”他的声音从未如此可这般温暖,“咱们回家去罢。”
听见“回家”二字,叶青莲娇躯一颤,似乎被触动了内心深处的某一根神经,眼眶之中,莫名流出两行晶莹。
“也不知前世造了什么孽,才让我碰上你这么个小坏蛋。”她混乱的气息渐渐平复下来,声音里带着一丝嗔怪,美眸之中却是波光潋滟,柔情无限。
“小弟却不知前世做了多少善事,才换来今生与姐姐的相知相恋。”钟文谄笑着道。
“呸,谁与你相恋了?”叶青莲轻轻瞪了他一眼,“若不是为了腹中的孩子,我才不随你回……唔……”
话音未落,她的娇艳红唇再次被钟文狠狠堵住。
这一回,两人紧紧贴在一起,久久没有分开。
主上果然是无所不能啊!
连叶长老这般心高气傲、性格强硬的女子,也能轻易降服,实乃吾辈楷模!
被两人晾在一旁,仇天龙一边闪闪发光地吞食着量大管饱的狗粮,一边在心中暗暗感慨,对于钟文的能耐,不禁又有了新的认识。
主上还不到二十岁,已经要有孩子了,我都一百多岁了,却还是孑然一身。
是不是该找个婆娘了?
屋内满是温馨旖旎的气息,许是受了氛围影响,仇天龙的脑中不由自主地生出这样一个念头。
他们怎么来了?
正在犹豫自己继续留在这里,是不是有些不合适,仇天龙忽然脸色一变,猛地转头看向屋外大院方向。
“仇老弟。”紧接着,门外传来了江家家主江天鹤的声音,“外头有几位仇家来的人,指名道姓说要找你,需不需江某替你挡回去?”
“不必,我正要看看他们这些老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仇天龙冷笑一声,眼中满是恨意,转身对着钟文道,“主上……”
就在江天鹤敲门之际,钟文与叶青莲已经慌慌张张地分开,此时他正在一边整理衣领,一边点头道:“去吧,你和仇家的事情,早晚要有个了结。”
“谢主上!”仇天龙感激地朝着钟文躬了躬身,随即转身迈开大步,跨出门槛,直奔前院而去。
眼见仇天龙离开,钟文再次回头,注视着叶青莲略带娇羞的绝美面容。
只见这位素来性格泼辣的青莲姐姐正螓首低垂,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动作说不出的温柔,浑身散发出一种不同于以往的神圣光辉,美得好似天上神女,令人不自觉地生出温暖之意,仿佛连心灵都要受到洗涤。
钟文心中一动,忽然开口道:“青莲姐姐,小弟最近又偶有所得,还请姐姐鉴定一番。”
说罢,他跨上一步,举起右手摁在叶青莲头顶的“百会穴”处,心中默念一声:“醍醐灌顶!”
叶青莲微微一愣,只觉脑中忽然多出一个金光闪闪的玄奥“道”字。
对于钟文这手有违常理的“醍醐灌顶”,飘花宫众人早就习以为常,兼之他先前得到《幻道之书》、《霸道之书》和《疾道之书》的时候,都会往飘花宫门人的脑中灌输一遍,因而看见这本新的“道之书”时,叶青莲并不觉得如何惊讶。
然而,脑中的这个“道”自却散发出一股不同于以往的温柔气息,一笔一划之间,都仿佛被无数看不见的细线牵扯着,千丝万缕,缠绵不绝,教她不自觉地联想到自己的得意灵技“化灵情丝”。
这般痴痴凝望着眼前金光闪闪的“道”字,她忽然陷入到一种奇妙的境地之中,紧接着,整个世界仿佛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眼中所见,耳中所闻,竟然与原先大不相同。
下一刻,一股难以描述的温柔气息自叶青莲身上散发出来,迅速弥漫在整间房屋之中,短短一瞬间,钟文忽然感觉一片温暖,浑身软绵绵的,犹如躺在母亲怀抱里的婴儿一般,眼皮不由自主地开始打架,险些就要昏昏睡去。
好厉害的大道!
他心中既惊且喜,万万没有料到自己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将《情道之书》灌输到叶青莲脑中,对方竟然真的能够从中感悟出自身大道,一跃成为世所罕见的入道灵尊。
依照叶青莲以往所表现出来的性格特征,他怎么都感觉理应与《霸道之书》更为相近一些。
转念一想,这位青莲姐姐的坎坷一生,与未婚夫和狐狸精的纠葛,岂不正是源于一个“情”字?
如此看来,青莲姐姐至情至性,能够从《情道之书》中有所感悟,倒也合乎道理。
钟文正在胡思乱想着,却见叶青莲美眸缓缓睁开,目中透射出不同于往昔的异样神采,身上的气势一收,那种令人昏昏欲睡的温暖感觉瞬间消散无踪。
“恭喜姐姐感悟大道!”他笑嘻嘻地走上前去,拉着叶青莲柔滑的小手道。
“这便是入道的感觉么?”叶青莲喃喃自语道,心中起伏不定,思绪万千。
珠玛失踪,自身怀孕,如今又感悟大道,太多的变化纷纷袭来,饶是她心志坚毅,却还是感到有些猝不及防,不知所措。
“不知姐姐感悟的,是何种大道?”钟文好奇道。
“我的道,名为‘情棺’。”叶青莲缓缓说道,“至于威力如何,还需要细细探究,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
“情棺?”钟文细细体味着这两个字,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不尽然。
果然,别人都知道自己的大道名称,只有我……
看了一眼蹲在墙角,正在兴致勃勃地观察着地上蚂蚁的白色光人,钟文心中再次生出一种荒谬的感觉。
“谢谢。”叶青莲眸中灵光闪耀,樱唇轻启,缓缓吐出两个字。
“你我之间,还这般客气作甚?”钟文嘿嘿笑道,“走,咱们去老仇那边看看!”
滴水之恩 牛粪蛙
言罢,他不由分说地牵起叶青莲白玉般的小手,转身朝着屋外走去。
叶青莲似乎渐渐习惯了他的亲昵举止,并不如何抗拒,任由他牵着一路前行,只觉一股温暖的气息自掌心传来,舒心而惬意。
“你不舒服么?”
行了片刻,她感觉钟文的手掌微微颤抖,忍不住关切地问道。
“没、没什么。”钟文支支吾吾道,“只、只是……”
“到底怎么了?”叶青莲白了他一眼,“一个大男人,有屁快放,婆婆妈妈的作甚?”
她的话语依旧犀利,言谈举止却于不经意间,散发出娇俏妩媚的动人风韵。
“我要当爹咯!”
钟文被她这么一激,终于不再抑制情绪,忽然大叫大嚷了起来,整个人弹地而起,一蹦数丈,兴奋得如同得了新玩具的孩童一般。
为人父,这是他前世也未曾有过的体验,这一刻,钟文感觉自己的命运,已经完全和这个世界联系在了一起,那残留在心底的一丝丝疏离感,终于消散不见。
“真是个傻小子!”叶青莲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忍不住摇头叹息道。
或许这样,也不错呢!
望着眼前大喊大叫,又蹦又跳的白衣少年,叶青莲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
“这不是三族叔么?”
仇天龙嘴角挂着一丝冷笑,看着眼前两鬓斑白的蓝衫老者道,“您老居然会主动来找我这个家族叛徒,莫非是打算赶尽杀绝,将我击毙于此?”
这名蓝衫老者唤作“仇必学”,乃是仇家辈分最高的长老之一,在整个家族之中,都拥有着极大的话语权。
当初仇氏兄弟争夺大权,兵戎相见,仇天龙最终落败,与这位族叔选择站边仇天爵,不无关联。
因而,一看见仇必学那张满是褶子的老脸,仇天龙心中便涌起无名之火,说话语调也不由自主地尖酸刻薄了起来。
“天龙,多年不见,你的性子还是一点都没变。”仇必学眼中闪过一丝苦涩,语气温和地说道,“当初是家族对你有所误解,老头子来这里,便是想要向你道歉,将你重新请回仇家。”
“你说啥?”仇天龙带着满腔怨气而来,打算好好给对方一点颜色瞧瞧,却不料仇必学竟然摆出了一副低姿态,登时有种一拳打中棉花的感觉,心头更是不爽,“我没听清楚,麻烦再说一遍。”
“是仇家对不住你。”仇必学眼中的屈辱之色一闪而逝,“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还望你能够看在仇氏血脉的份上,不计前嫌,重回家族,对于曾经发生的不愉快,咱们一定会给予你合适的补偿。”
“你当真要请我回去?”仇天龙见老头不似作伪,略感吃惊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仇老弟,这两日你忙着寻找珠玛姑娘,对于帝都的情形,恐怕不甚明了。”一旁的江天鹤突然插嘴道,“仇天爵已经死了。”
“什么!”
仇天龙大吃了一惊,“此话当真?他怎么死的?”
“据说他带着一众仇家高手打上萧家,结果反被全歼。”江天鹤缓缓说道,“随后萧无恨又以牙还牙,带人杀到仇家,若非最后关头有护国灵尊戚如龙出面调解,只怕这伏龙帝国之中,已经没有仇家了。”
目光扫过仇必学痛苦的表情,仇天龙心知江天鹤所言不虚,曾经位列四大家族之一的仇家,恐怕真的已经被萧家击溃。
“哈、哈哈、哈哈哈……”仇天龙忽然大笑起来,“仇天爵,想不到你也会有今天,哈,哈哈哈哈,痛快,当真痛快!”
然而,他的笑声之中,却听不出多少愉悦的感觉,反而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苦涩。
“天龙,怎么说他也是你亲兄长……”仇必学不悦道。
“住口!老匹夫!”仇天龙怒吼着打断道,“亲兄长?当初将我赶出伏龙帝国的时候,怎么不念我这个亲弟弟?你可知道这二十年来,我在草原上过的是什么日子?”
“天龙,我知道你这些年过得不如意。”仇必学的气势登时弱了下来,软语相劝道,“但是当初若任由你们兄弟争斗下去,很可能会导致仇家灭亡,老头子我为了家族,也是迫不得已……”
“你知道个屁!”仇天龙的怒气丝毫不减,“你爱选择站边仇天爵,那就站到底啊,现在他翘辫子了,再想起来求老子?赶紧给我滚!”
“仇天龙,莫要欺人太甚!”仇必学身后一名生着国字脸的中年男子忍不住厉声喝道,“三爷爷好言相劝,你就算不肯回来,又何必要恶语相向?”
“这不是我那亲爱的侄儿么?”仇天龙认出此人乃是一位堂弟的儿子,名叫仇德发,“心疼这老头么?要不你来替他如何?”
“什、什么?”仇德发微微愣神,不明所以。
“自然是替他来……”仇天龙阴恻恻地说道,“承受我的怒火!”
话音未落,一股恐怖的灵尊气势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瞬间将仇德发笼罩在内。
“扑通!”
仇德发资质平平,修炼数十年才不过地轮修为,如何能够承受灵尊威压,他只觉浑身无力,双膝一软,便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
无穷无尽的压迫感自四面八方袭来,直教他浑身剧痛,胸闷窒息,一张脸由红转青,想要开口求饶,却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发出痛苦的“啊啊”之声。
眼见仇德发只是顶撞了一句,便遭到如此折磨,仇家诸人无不心头发凉,这才意识到,即便是家族弃子,仇天龙却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灵尊大佬,与自己等人,完全不在同一个层次。
“天龙,你有怨气,就发泄在我身上。”仇必学叹了口气,沉声说道,“又何必与晚辈一般见识?”
“你倒是光棍。”仇天龙嘿嘿一笑,忽然散去了周身气势,“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这种小人物,还没被我放在眼里。”
这还只是开个玩笑?
望着躺在地上两眼无神,口吐白沫的仇德发,众人在暗暗吐槽之余,对于灵尊大佬的强势,也不禁多了一丝深刻的认知。
“天龙,只要你肯回来,有什么条件,尽管提便是。”仇必学语气诚恳,姿态谦卑,“就算是要我这条老命,老头子也绝没有半点怨言。”
“若是我肯回去,你们会给我一个什么位置?”仇天龙看着这位三族叔,似笑非笑地问道。
“这一次萧无恨来势汹汹,虽然得陛下出面调解,天爵那一支却还是死伤惨重。”仇必学直言不讳道,“唯有不二那孩子在比武定亲之时为江小姐重创,被送到帝都之外静养,反而逃过一劫,咱们打算立不二为家主,你若回来,便是仇家大长老,权力犹在家主之上,如何?”
这便是所谓“世家”的本质么?
家族都快要被灭了,居然还在贪恋权势?
我当初竟然会败在这样的蠢货手中?
听闻仇必学等人给出了一个华而不实的“大长老”之位,仇天龙冷笑不语,心知对方并非真正和解,而只是想将自己请回去作为武力保障。
这一刻,他心中忽然有种明悟,感觉过去为了争夺仇家大权,绞尽脑汁,费尽心血,实在是幼稚而可笑。
“当然,不二毕竟年轻,阅历还有所不足,未必能挑起家主的担子。”仇必学老脸一红,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提出来的条件有些荒唐,连忙补充道,“你若是愿意担任家主,也无不可。”
仇天龙对于仇必学的提议,已然失去了兴趣,正要冷言冷语地讥讽两句,再严词拒绝,却听身旁忽然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老仇,恭喜你啊!终于如愿以偿,夺得了家主之位。”


Copyright © 2021 芃平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