芃平書卷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555章 先禮後兵閲讀

Wallace Landon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枯叶轻飘飘的落下,几个孩子在奔跑,落叶在孩子的身上触碰了一下,随即飘落。
一辆马车经过,车轮碾过了落叶。
“好美的长安。”
一个戴着羃䍦的妇人由衷的赞美着。
秋季的长安显得格外的静美。
褚遂良行色匆匆的进了皇城,寻到了长孙无忌。
“柳奭被流放,皇后之母不得进宫,辅机,我们不该坐视了!”
长孙无忌跪坐着,神色沉稳,“皇帝一直想废后……他这是步步为营,陛下当年最擅长这等手段,果然教给了他。老夫的好外甥,真当老夫是傻子吗?”
他抬起头,“动李义府!”
褚遂良眯眼,“李义府口口声声说什么奸佞之辈当驱逐,可他自家就是最为令人不齿的奸佞之臣。前日他顶撞了你,对,这是个机会。”
长孙无忌深吸一口气,“进宫!”
晚些,他和褚遂良出现在了宫中。
“舅舅刚走又来,可是有事?”
李治含笑问道。
长孙无忌看着这个外甥,心中百感交集,沉声道;“陛下,李义府对老臣无礼。”
李治笑容微变,“他得罪了舅舅?”
长孙无忌微微点头,“其人可鄙,可耻,老臣睹之恶心!”
这是极为强烈的信号:你不弄他,我就弄他!
势不两立了。
李治看了褚遂良一眼,说道:“李义府……”
褚遂良刚想说话,长孙无忌拱手,“陛下,李义府无耻。”
这是再无转圜余地的意思。
李治含笑点头,“如此……”
“壁州司马出缺。”长孙无忌眼神炯炯。
李治迟疑,随即点头。
长孙无忌行礼告退。
李治看着他和褚遂良出去,冷冷的道:“李义府不知收敛,该有此一劫。”
王忠良心想李义府年纪不小,壁州在蜀地,就他的身子骨,这一去弄不好就回不来了。
李治为太子时,李义府就是他的人,但此刻却面临此等危机,王忠良不禁暗自揣摩。
这必然就是李义府太嘚瑟了。
是了,李义府总是笑容满面,让人如沐春风,可行事却阴狠,人称笑里藏刀。
这人行事太过阴狠,所以此刻报应就来了。
咱还是要耿直些才行。
想到这里,他就试探道:“陛下,长孙相公跋扈了些。”
这个是大实话。
这个蠢货竟然也知晓?
李治难免多了些欣慰,但……
殿内有人,不少人。
他指着边上。
王忠良一脸懵逼,磨磨蹭蹭的过去跪下,心想这话难道也错了?
……
李义府此刻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按照大伙儿的看法,最多五年他就能一窥相位。
宰相啊!
这必然是要青史留名的人!
中书舍人,监修国史,加弘文馆学士……李义府红得发紫。
他正在值房里看文书。
中书舍人要负责起草诏令,文采不好自然是不行。
李义府自信自己的文章能碾压当朝。
“李舍人!”
外面有人敲门。
李义府抬头,“进来。”
进来的是一个官员,他低声道:“先前长孙相公入宫求见陛下,说你得罪了他,建言陛下把你贬为壁州司马。”
李义府的笑脸一下就僵住了,“多谢。”
来人走了。
舰娘同萌队
李义府霍然起身,在屋子里转圈,越转越急。
他喘息着,眼中血丝密布,“长孙无忌,你这条老狗,老夫定然要弄死你!”
“壁州,进了蜀地还能出来?”
李义府喘息着,神色惶然。
渐渐的,他平静了下来,去寻了好友,同为中书舍人的王德俭。
王德俭听闻此事,第一反应就是,“不好,你这一去怕是就回不来了。”
李义府坐下,脸上的笑容也维持不住了,“此刻快下衙了,诏令明日上午就能下来,老夫难逃此劫。”
王德俭看着他,突然微笑。
这一笑,恍如诸葛丞相,又像是周都督。
“此事,其实也并非没有办法……”
……
皇城就是大唐政务中枢,各大部门在夜里都会留人值守,以防紧急事务。
今夜中书值夜的就有王德俭。
但他笑容满面的回家了。
“李舍人今日代替老夫值守。”
夜色降临,皇城里越发的安静了。
一个官员出了中书省,缓缓走向宫城。
他走到宫门外,轻轻叩门。
上面有卫士,闻声往下看了一眼,“谁?”
官员抬头,“中书舍人李义府。”
“何事?”
除非是紧急事务,否则晚上宫门不会打开。
当然,皇帝要进出自然是两码事。
李义府拿出奏疏,“老夫有紧急奏疏,还请送到陛下那里。”
奏疏晚些被送到了李治那里。
“陛下,李舍人的奏疏。”
李治神色平静的接过奏疏,打开看了一眼,楞了楞,接着往下看。
“好!”
李治起身,“去媚娘那里。”
此刻他心情愉悦,只觉得秋高气爽,恨不能去打一场马毬。
“媚娘!”
武媚在烛光下看着文书,闻言起身,“陛下今夜不是在别处吗?”
专一的帝王有,但那是凤毛麟角。而李治在这方面虽然称不上荒淫,但也算不得洁身自好。
李治进来,看了一眼那些文书,微微颔首,“废后之事朕试探多次,可终究没有把握,所以朕一直没有把此事付诸于朝堂商议,否则再无转圜的余地。”
这个是成熟的作法,若是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把这个议题丢到朝堂上去,随即就会引发轩然大波,党争就在眼前。
哪怕是当事人,此事的受益者,武媚依旧点头,“此事却是艰难,不过臣妾不着急。”
李治的手段堪称是无懈可击,而且那节奏稳的让人无话可说,贾平安若是在,定然要说一声稳如老狗。
他先透风,反对的占大多数,按理就该丢开此事吧。他暂时搁置了此事,然后不断的暗示,各种试探……
直至今年,他才突然出手,以王皇后和母亲联手厌胜为名,禁止王皇后的母亲入宫。
随后,李治再次出手,把吏部尚书柳奭贬为遂州刺史。
再就是前阵子,李治突然抛出个后宫新封号:宸妃,结果被韩瑗和来济联手压了下去。
这些就是水磨工夫,一步步的磨,直至水到渠成。
这个皇帝真的不简单。
武媚想起当年有人说李治柔弱,可柔弱的人先帝会立他为太子?
而且先帝在最后的岁月里把李治带在身边亲手教导,李治若是并无帝王之姿,先帝自然会用其他儿子来代替。
所以,外面那些轻视这个帝王的人都会倒霉!
武媚对此深信不疑。
“此事已经出现了转机。”
李治坐下,近乎于叹息的呼出一口气,“李义府刚才上了奏疏,主张废后,为你说了不少好话。”
武媚的眼中多了喜色,“他竟然靠向了这边?”
李义府虽然是李治的人,但在废后的问题上一直没表态。
而此次奏疏一上,情况就明朗了。
一个中书舍人,不,中书舍人算不得什么,要加上监修国史和弘文馆学士才有震撼力。
李义府公开表态支持废后,立武媚为后。
这是一个近乎于竖旗的举动。
那些犹豫不决的人会受到震动,从而聚集在这面大旗之下,为了废后之事而努力。
“李义府此人……臣妾听闻外面说他是笑面虎,还叫他李猫,可此刻臣妾却觉着此等人不可或缺。”
李治颔首,“帝王必须要有驱使之人!”
什么是佞臣?
什么是奸臣?
只是一张嘴皮子的事儿。
帝王要有心腹,而这个心腹必须对他言听计从,啥事儿都敢干。
后世把这等臣子叫做忠犬。
反对派把这些臣子叫做奸臣、佞臣。
没有忠犬的帝王就像是空手迎敌的白痴。
第二日,李治召见了李义府。
一番勉励后,李义府得了赏赐。
站在宫外,他看着秋阳,喃喃的道:“原来这般也能获取富贵吗?”
敕令被收了回去。
“辅机,陛下收回了诏令,说是李义府虽有错事,却深得帝王之意。”
长孙无忌坐在那里,神色平静。
“辅机!”
褚遂良怒道:“陛下这是打你的脸吗?”
长孙无忌平静的道:“知道了。”
……
邵鹏悄然出宫,一路去了中书省。
他被带到了李义府的值房外,随即进去。
“咱是昭仪身边的人。”
“记得你原先是在百骑?”李义府笑的就像是春风。
邵鹏点头,“昭仪说了……”
李义府竟然站直了身体。
“昭仪说李舍人历来行事稳妥,陛下那里多有夸赞,此后要尽力陛下效命才是。”
李义府拱手,“还请转告昭仪,老夫定然为陛下鞠躬尽瘁。”
等邵鹏走后,李义府猛地来了个马步,然后奋力挥拳。
“原来……这样也能富贵吗?”
……
“哇!”
卫无双抱着孩子,绝望的道:“孩子都是这般爱哭吗?”
对面的苏荷抱着孩子,得意的道:“兜兜就不爱哭。”
话音未落,她身体一僵,“拉了!”
“哇!”
从多了两个孩子之后,贾家就越发的闹腾了。
“阿福!”
处理好了兜兜的便便后,苏荷把阿福叫了来。
“快,阿福躺这里。”
阿福犹豫了一下。
“有好吃的!”
苏荷深谙阿福的秉性,用美食来诱惑。
嘤嘤嘤!
阿福缓缓过来,倒在了苏荷的脚边。
苏荷把孩子递过去,“看看,兜兜美不美?”
嘤嘤嘤!
阿福总觉得这两个孩子的身上散发着让自己畏惧的气息,不知道为啥。
但食铁兽的直觉非常灵敏。
对面的卫无双抱着贾昱,突然贾昱身体微动……
尿液就这么飙射了过来,阿福的脚遭殃了。
法武源天
嘤嘤嘤!
阿福爬起来就跑。
“阿福!”
阿福伤心了,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下。
千亿追妻令:猎捕小萌妻
边上有竹子,拿起来吃几口,哎!熊生就是这么惬意。
然后再躺一会儿……
熊生可以懒散,但人生却不行。
李义府这阵子被皇帝经常夸赞,所有人都知晓,这人要升官了。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李家的人开始嘚瑟了。
城外的庄子上依旧如故。
收成后,农活就没了,庄户们在家中享受着这难得的闲暇时光。
“让他们在家中做些活计,也好有些活钱。”
王悦荣觉得农户们有些小富即安的心思,不好。
她带着人去了农户家中,一一呵斥,遇到懒汉还威胁,说若是再这般就赶出去。
大唐容不得懒汉!
忙完了,王悦荣觉得脑门痛,就去田间转转。
这里靠近清明渠,水流悠悠,王悦荣站在水渠边,心中平静。
柴令武和巴陵已经去了,那个案子也渐渐平息,再无人提起。但她偶尔会梦回府中。
那样富贵的日子,为何还不满足呢?
王悦荣原先不明白,后来有些明白了。
庄上一个老农骂儿子时她正好在边上,老农骂他的儿子贪得无厌,一山想着一山高。
那一刻她恍然大悟,原来就是为了这个吗?
她觉得自己是死里逃生,幸而遇到了贾平安。
提起此人她就来气。
在终南山时,她被贾平安吓的魂不附体,从此噩梦不断。
这人按理该是她的死对头吧,可在府里大厦将倾时,却板着脸把她救了出来。
王悦荣当时以为贾平安是贪恋自己的美色,想把自己收为己用。
收就收吧。
她那时候死里逃生,只想活命。
而且贾平安这般年轻英俊,也不差啊!
但没想到的是,贾平安把她放在了庄子上。
当时她还自嘲自己是外室,可贾平安却一去不复返。
原来他压根就没把我的美色放在眼中。
那一刻王悦荣无疑被震惊了。
这是个好人!
她笑了笑。
“闪开!”
马蹄声传来。
王悦荣下意识的避开,就看到对面庄子的管事杨定冲了过来。
及近他猛地勒马,在马儿的长嘶声中大笑道:“你可愿跟我?”
杨定居高令下的问道。
这是一次骚扰。
王悦荣皱眉,“离我远些!”
杨定下马,笑嘻嘻的道:“怎地,开始我以为你是武阳侯的禁脔,可后来一看却不是。孤身一人……晚上可寂寞?可愿意和我一同……”
啪!
王悦荣忍无可忍,一巴掌甩去。
杨定捂脸,骂道:“贱人!”
他一脚踹倒了王悦荣,猛地扑了过来。
“救命!”
王悦荣没想到他的胆子竟然那么大,电光火石间,她想到了杨定以往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带着的贪婪。
这是蓄谋已久的!
他想用这种方式来强占自己,一个孤身女人难道还能去报官?更有可能从此就从了他!
这种充斥着上对下的霸道逻辑王悦荣见过不少,都是在权贵家中。
“救命!”
她拼命的挣扎着,可杨定的力气更大。
“贱人,闭嘴!”
杨定听到了脚步声,抬头,就看到几个贾家的庄户飞奔而来。
“是杨定!”
“他在欺负王管事!”
“打!”
几个庄户过来一顿暴打,杨定狼狈而逃,连马都丢下了。
可这事很严重!
庄户们回去一说,庄子里就沸腾了。
“郎君对咱们不薄!”
只是一句话,就让庄子上的人倾巢出动,去对面讨公道。
双方对峙。
“打!”
这个年头要讨公道必须拳脚硬,打赢了公道就是你的。
贾家的人太少,惨败。
王悦荣咬牙切齿的道:“去城里,把此事禀告给二位夫人!”
当即有庄户就弄了马,一路疾驰进城。
到了道德坊,给坊卒说了来意,这才得以进去。
贾家。
庄户一进去就哭。
“咱们被欺负了!”
杜贺心中一惊,“说清楚!”
庄户说了事儿,杜贺铁青着脸,“此事请二位夫人做主,告诉二位夫人,李义府最近颇得陛下的看重,据闻连武昭仪都对他另眼相看。”
消息到了内院。
“说是李义府庄上的管事杨定见到王管事一人在水渠边,就骑马过去用强,王管事叫喊,正好有几个庄户看到了,就过来赶走了杨定,随后去李家的庄子上讨公道,却被打了回来,说是打的好惨。”
苏荷先是一怔,接着怒道:“岂有此理!”
卫无双把孩子递给一个女仆,沉声问道:“确实?”
鸿雁点头,“确实,杜管家还说了,那李义府最近颇得陛下和武昭仪的看重。”
“无双,打回去!”
苏荷的第一反应就是以牙还牙!
卫无双的眼中闪过利芒,“凭他如何被陛下看重,也不能这般欺负人!”
她随即起身,“我去前面看看。”
“我……”苏荷看看兜兜,“我也去!”
二人去了前院,当即摆上屏风,卫无双说道:“夫君去了安西,这便有人打上门来了,此事不能简单处置了。”
这是定调子。
杜贺说道:“大夫人,我以为当报官。”
“报官……证据何在?”卫无双已经全盘考虑过了此事,发现最大的问题就是没证据。
杜贺一怔,“那几个庄户救了王管事……”
“那是贾家的庄户,回头李义府说贾家栽赃,你说此事如何?”
杜贺原先就是官,所以遇到这等事儿的第一反应就是报官。
但卫无双却来自于宫中。她原先在宫中跟着蒋涵做事。别看宫中好像不大,可同样是一个小社会,外面有的事儿里面也不少。
“杜贺。”
“大夫人!”
卫无双的声音冰冷,“你先去李义府家,把此事说了,怎么处置,让他家说话。”
“是!”
杜贺出去,王老二听闻他要去李家,不禁皱眉,“为何不径直打过去?”
杜贺骂道:“你懂个屁,先去李家,道理就在贾家这边。李家若是不肯出手惩治那人,不肯把他送官……李义府铁定不会,那么咱们家出手谁敢指责?”
咦!
妙啊!
王老二拍了徐小鱼一巴掌,“这叫做什么?”
徐小鱼捂头,“这叫做先礼后兵。大夫人果然得了郎君兵法的真传!”
……
晚安!


Copyright © 2021 芃平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