芃平書卷

熱門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第八百九十六章 病得不輕相伴

Wallace Landon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天降我才必有用
林黛雨在张弛身边坐下,马扎有点矮,先把大衣整理了一下方才坐下,张弛看了她一眼,还是那么楚楚动人,不过能够感觉到林黛雨的气质和过去有了很大不同,应该说是气场吧,明显感觉很强大,毕竟过去是个涉世不深的学生妹子,现在已经是继承了亿万家业的林氏掌门人,财大气粗啊。
林黛雨道:“你好像对我很陌生的样子。”
张弛笑道:“穿这么一身来吃烧烤的还真不多见。”
钟向南好心问道:“你是喝酒还是饮料?”
张弛道:“来瓶豆奶吧,她酒量不行。”
林黛雨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我现在能喝一点了。”
钟向南笑道:“能喝好啊,那就喝点呗,别勉强,回头让张弛送你回去。”他是好心成人之美,虽然知道张弛已经有女朋友了,可在他个人内心深处还是为他们最后没能走在一起感到惋惜。
林黛雨居然嗯了一声,这一声代表了双重含义,其一就是准备喝酒,其二就是让张弛送她回去。
张大仙人仍然记得林黛雨过去喝多的情景,吐得那个酣畅淋漓啊,到现在都记忆犹新,随她吧,喝归喝,只要不作妖怎么都好办。
林黛雨发现张弛没有帮自己倒酒的意思,于是就自己动手,把面前的酒杯满上,又给钟向南续上,钟向南道:“张弛,这我得说你,怎么能让人家女同学动手呢?”
网游之修炼成仙
张弛笑道:“又不是外人,钟老师,我敬您,祝你和袁老师早日冰释前嫌,破镜重圆。”
钟向南拍了拍心口道:“这话说到我心坎里去了,来,走一个,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两人把酒给喝了,林黛雨没加入,本来准备加入的,可听到钟向南的这句话明显有些弦外之意,还是别凑这个热闹。
张弛喝完酒,把空杯往林黛雨面前放了放,林黛雨帮钟向南满上,知道他的意思,可就是不想搭理他,把大号矿泉水瓶子放在张弛面前,意思很明显,本小姐不伺候你这样的。
钟向南从两人的细节中轻易就品读出满满的暧昧,感觉自己有些多余了,打了个哈欠道:“困了,这年龄大了精力明显大不如前了,哎呦,我忘了一重要的事情,我得给老爷子交差去。”他想起身离开。
林黛雨却道:“坐下!”
钟向南愣了一下,屁股刚刚才离开板凳,腰都没直起来,这个姿势非常的尴尬。
张弛诧异地看了林黛雨一眼:“我说林黛雨,你怎么说话呢?不懂得尊敬老师,目无尊长你。”
林黛雨笑道:“钟老师,您该不是不想请客,趁机要溜吧。”
钟向南哈哈笑道:“我是那种人吗?”
“那就坐下,您请客,您先走,自己觉得说得过去吗?”
钟向南只好坐下,笑道:“林黛雨,你过去没这么厉害啊,吓我一跳,到底是当集团老总的。”
林黛雨道:“我可不是什么集团老总。”端起酒杯给钟向南敬酒,喝了口酒,朝张弛看了一眼。
张弛道:“你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有花吗?”,内心有些发虚,林黛雨莫不是喝出来了,这酒其实是她家窖藏的?
林黛雨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张弛道:“今天,我回来不稀奇啊,你不是选择欧洲定居了吗?回来一趟不容易吧?”
林黛雨道:“不麻烦啊,什么时候想家了,什么时候买张机票就飞回来了。”
“有钱任性。”
林黛雨道:“有钱就得被你歧视?”
“我没歧视你。”
林黛雨向钟向南告状:“钟老师,他讽刺我你听到了吧?”
钟向南心说你们俩打情骂俏问我干啥?自己留在这里当灯泡的滋味可不好受,咧着嘴嗯嗯啊啊,含糊其辞。
张弛道:“多大人了,还是那么喜欢打小报告。”
林黛雨道:“我过去打过小报告吗?张弛你什么意思?”看样子真有些急了。
钟向南赶紧打圆场:“张弛,你能不能有点觉悟,你是男同学,好男不跟女……”话没说完,就遭遇了林黛雨抱怨的眼神。
钟向南咽了口唾沫改口道:“一辈子同学三辈子亲,好不容易才见了一面,见面就磕起来了,多回忆回忆过去,过去你们俩的感情多好……”说完又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逆天劫
林黛雨道:“钟老师您喝多了吧。”
张弛道:“钟老师没喝多,过去咱俩的感情是好,不过现在也不差。”
钟向南嘿嘿笑,虽然是师生可也都是男人,男人在某些话题上不用沟通,心有灵犀一点通。
林黛雨忽然道:“你前阵子都在京城?”
张弛点了点头。
“我也在。”
张弛笑道:“那也不联系我,身为老同学也让我略尽地主之谊,给你接风洗尘。”
林黛雨道:“听说你出差了,所以就没联系你,在京城的几天我都在家里呆着呢。”
钟向南道:“原来你在京城有房子啊,那边的房子最近涨的厉害啊。”
林黛雨笑了笑:“我不太关心这方面的事情。”
钟向南有种受伤害的感觉,自己压根就不该说这句话,林黛雨根本不是缺钱的主儿,像她这种人怎么可能会留意房价的问题。
张弛道:“我好像听说你把国内的物业都卖了。”
林黛雨道:“后悔了,所以又买回来了一部分,对了,我在京城的房子你去过没有啊?”
张弛被她问得内心一紧,卧槽,这妮子鬼精鬼精的,分明是话里有话,上次老阴货委托我给她送门把手,我特么脱得光光地走了进去,难道被她给发现了?
当时就觉得她应该有所觉察,都怪那张面巾纸,可问题是她就算察觉房内有问题,也不可能看到我,当我隐身丹是白炼的?
张大仙人默默进行着心理活动,同时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去过。
钟向南以旁观者的角度想,这俩学生关系很不一般,是不是同居过?就算没同居过也应该开过房,忽然意识到自己是他们的老师,这想法让他产生了羞耻感,愧对教师的身份,虽然自己已经不是了。
张弛把话题往钟向南身上引:“钟老师,要不要我帮您跟袁老师撮合撮合?”
钟向南摇了摇头道:“都老夫老妻的了,要什么撮合?得嘞,我趁着今天的酒意,这就去找她。”真是不想继续当灯泡了,人家两人明显有话想单独说。
这次林黛雨没拦着他,钟向南去把帐给结了,张弛假惺惺走过去要抢着结账,钟向南低声道:“小子,老师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张弛笑道:“您想多了。”
钟向南道:“我看得出来,她对你还有意思。”
张弛道:“都过去了,现在就是普通朋友。”
钟向南道:“男人嘛,谁都会犯错,不犯错误就成不了真正的男人。”
张大仙人感觉钟向南这句话说得莫名其妙,表面上是在劝他,可仔细一琢磨这话更像是钟向南的内心独白,一个犯过错误男人的独白。
钟向南让张弛赶紧回去,一个人摇摇晃晃走了。
张弛转身回去,林黛雨老老实实坐在那里等着他。
张弛道:“吃饱了没有?”
林黛雨点了点头。
“我送你回去?”
林黛雨站起身来,两人来到外面,天空中飘扬着细雪,如果不是落在脸上时候丝丝点点的沁凉,几乎觉察不到已经下雪了。
张弛两只手插着裤兜,走路的样子非常规矩。
林黛雨双手背在身后,拎着黑色的手袋,低着头,好像随时准备捡钱的样子。
张弛道:“你住哪儿啊?”
林黛雨道:“老地方。”
“老地方是哪儿啊?”
“紫霞湖。”
张弛停下脚步:“什么?那房子不是……”他记得那房子现在是属于吉野良子的。
林黛雨道:“我又买回来了,花了双倍的价钱。”
张弛点了点头,有钱任性憋着没说,真是有毛病,林黛雨是不是钱多烧的,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停车场:“我车在那边,叫个代驾送你回去。”
林黛雨摇了摇头道:“走回去吧,刚好聊聊天。”
张弛抬头看了看天,从这里走过去大概有三公里的样子,算不上远,可已经下雪了,既然林黛雨提出来了,总不好拒绝,跟她一起走回去也好。看来让钟向南给说中了,林黛雨对自己还有意思。
张大仙人想到这一层,心里暖烘烘的,舒服,被美女喜欢能够满足自尊心,男人的虚荣啊。偷偷看了林黛雨一眼,毕竟是自己在凡间的初恋,当初如果不是因为林朝龙从中作梗,他们应该不会分手。
林黛雨道:“酒喝着如何?”
张弛愣了一下:“什么?”
林黛雨道:“如果我没猜错,你的那瓶酒是从云鼎山酒窖里得到的。”
张弛向林黛雨笑了笑,她的这句话已经表明,在自己前往酒窖的时候她就已经知情,应该是老阴货向她通风报讯吧。
林黛雨解释道:“酒窖的库存变动会有信息传到我的手机上。”
张弛点了点头,这个解释行得通,不过林黛雨又是如何知道自己和钟向南在大红棚吃烧烤呢?究其原因最可疑的还是老阴货。
“你怎么找到我们的?”
林黛雨道:“偶遇,你不会认为我专程跟踪你吧?”
张弛笑道:“怎么会。”
宝鉴
“我很好奇,你是通过何种方法进入了我们家的酒窖?”
张弛用力吸了口气,林黛雨的问题让他难以回答,她多少有些明知故问的意思,如果不是林朝龙帮忙,自己根本不可能进去,张弛认为林黛雨肯定是知道林朝龙存在的,但是他并不方便把这件事挑明。
张弛道:“不是只有你们家才有酒窖,这酒也不仅仅你们家有。”
林黛雨看了他一眼:“好吧,我错了。”她的神情哪像是认错,根本就是不屑。说完快步往前走,雪不大,风却很猛,迎着风走,林黛雨将衣领竖了起来。
张弛道:“冷吧?”
林黛雨摇了摇头。
张弛道:“要不打车?”
林黛雨仿佛没听见一样,转眼已经将张弛撇开了一段距离。
张弛以为林黛雨生气了,不过他没有马上追上去,只是默默跟在身后,欣赏着林黛雨腰臀扭动的韵律。
迎面走来三个男子都喝了酒,走路摇摇晃晃的,张弛顿时提起了警惕,通常这种状况下危险高发,林黛雨毕竟是大美女一枚。不过那几名男子并没有留意到对面走来的美女。
张弛松了口气。
林黛雨忽然往前跑了起来,一边跑还一边叫起了救命,声音不大,不过已经足够那三名男子听到。
重生 推薦
三位热血青年看到一位美女匆匆逃走,身后有一个男子尾随,马上激起了英雄救美之心,三人上前就把张弛的去路给拦住了。
张弛叹了口气:“林黛雨,你幼不幼稚?”林黛雨已经往前跑出好远一段。
张大仙人仿佛看到她洋洋得意的笑容,他向那三位正义感爆棚的热血青年道:“几位大哥,前面是我女朋友,我们开玩笑呢。”
“开玩笑?不像。”
“瞧他贼眉鼠眼的样子就不像好人,别跟他废话,报警抓他。”
张弛哭笑不得道:“三位大哥,你们都是见义勇为的好人,我真不是坏人。”
“身份证拿出来。”
张弛看到林黛雨还没走远,向她挥了挥手:“你过来,赶紧过来。”
林黛雨把头一昂,偏偏不过去,发现捉弄他的时候非常开心,好久没这种感觉了。
一位身材高大的青年拍了拍张弛的肩膀:“走,要不要去派出所参观参观。”
张弛道:“她是我女朋友,闹着玩呢。”
林黛雨这会儿慢慢走了回来,俏脸红扑扑的。
我叫大圣
三位热血青年看了看张弛又看了看她:“你是他女朋友?”
林黛雨道:“你问他。”
张弛点了点头:“是!”
“他说是。”
“他说是就是呗。”林黛雨的回答弄得三位热血青年好不尴尬。
“有病!”
“大冷的天溜我们三条单身狗有劲吗?”三位热血青年还都是独身。
张大仙人赶紧给人家赔不是,遭遇一道道嫉恨的目光。
等三人走远了,林黛雨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弛道:“人家说的没错,你有病,病得不轻。”


Copyright © 2021 芃平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