芃平書卷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奉打更人-第九十三章 重返三品推薦

Wallace Landon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度情罗汉并指如剑,隔空点在许七安后背的两根封魔钉后。
指尖弹射出金色闪电,链接在督脉的其中一根钉子。
许七安后背一疼,像是被人捅了一剑。
而这样的疼痛,才是开始。
度情罗汉枯瘦的右臂,肌肉霍然膨胀,手背青筋凸起,随着他的发力拉拽,封魔钉一点点的凸出。
这导致了许七安的伤口皲裂,导致剩余的七根封魔钉相互共鸣,共同抗拒。
“唔……..”
许七安闷哼一声,双眼一阵阵的发黑,汗腺疯狂分泌,脸庞已经疼痛而显得狰狞。。
他的反应比上次要好很多,不是疼痛减缓了,而是元神恢复后,对痛苦的忍耐增强。
但度情罗汉的耗损,并不比神殊的断臂要轻微。
他枯瘦的身躯已经膨胀成不输一位金刚的程度,一道道金色的微光在体表游走。指尖的金色闪电耀眼刺目,如同功率开到最大的电火花。
另外,他后脑的光晕不再柔和,绽放出煊赫明亮的光。
灼灼耀目!
此时此刻,如果有人恰好看向观星楼方向,会看到楼顶一道宛如骄阳的光团。
这个过程持续了五分钟,终于“叮”的两声脆响里,两枚封魔钉坠地。
伴随着封魔钉的坠地,度情罗汉的气息急剧衰弱,身躯缩水,恢复干枯瘦弱的形象,他闭上充满疲惫的双眼,默然合十。
封印督脉的封魔钉拔除后,丹田里的气机,就如同可乐瓶里被疯狂摇晃过的汽水。
裹挟着冲垮一起的嚣张姿态,瞬间贯通督脉,喷薄而出。
“吼………”
许七安腾声飞起,昂头望天,喉咙里爆发出佛门狮子吼。
气机从他喉咙里、眼睛里、百会穴里喷涌而出,直冲云霄,观星楼上空,层层白云瞬间崩散。
整座司天监的大楼微微震颤,犹如一场地震。
三品武夫的威势恐怖如斯。
京城里,一道道目光望了过来,官府武者、江湖武夫、贵族客卿、人宗高手等等,所有修士都注意到了观星楼的动静。
安神殿,刚用过晚膳的永兴帝,听见一声宛如焦雷的狮吼从远处爆开,声音传到皇宫里,已经有些失真。
“发生了什么?”
永兴帝在殿内宦官的簇拥下,匆匆奔出司天监。
他在檐下远眺司天监方向,只见夕阳如血,观星楼的上空一片白云都没有,而周围却有涟漪状的云层凝结。
像是被某种力量硬生生的从中心冲散,向四周层叠堆积。
“或许是监正修行有了顿悟。”
身边的年轻太监笑道。
这类异象发生在哪里都是必须戒备和深究的,但发生在司天监,便只需看热闹便好。
反正不可能有人能在司天监捣乱。
永兴帝脸色稍转轻松,微微颔首,正要回殿内休息,忽然皱眉一下,吩咐身边的太监:
“你去把当值的禁军统领喊来。”
作为元景帝的子嗣里,为数不多熬过炼精境的“坚韧”皇子,他现在是练气境的修为。
虽因为受限于天赋,以及勤于政务,荒废了修为。
但作为武者的他,自身体系的气机还是能分辨的。
气机是武夫独有的能量,虽说其他体系到了高品,也能强行练气,但更多的是增加一种辅助性手段。
俄顷,禁军统领带着卫兵,匆匆赶来。
永兴帝站在檐下,俯瞰台阶下的禁军统领:
“方才司天监的动静,可是气机波动?”
禁军统领抱拳道:
“正是气机波动。”
永兴帝点点头,似有所思的问道:
“动静不小,想来品级有不会低吧。”
禁军统领眉头微皱,没有回答。
永兴帝盯着他,往前迈了一步,沉声追问:“朕在问你话。”
“陛下,臣无法估算。刚才的气机波动,庞大浩瀚,非四品武者能及。”
作为四品武者的禁军统领,有相当的底气和权威做出判断。
非四品武者能及………永兴帝眼神仿佛闪过某种犀利的光,他很好的隐藏住了,吩咐道:
“即刻去司天监询问情况。”
“是!”
打发走禁军统领,永兴帝连忙扭头,没有掩藏内心的急迫和兴奋,催促道:
“速去韶音宫,请临安殿下来见朕。”
太监愣了一下,提醒道:“陛下是否要移驾御书房?”
此时已过晚膳时间,按照宫中规矩,公主不该来皇帝的寝宫。
永兴帝颔首道:“让她速来御书房。”
…………
德馨苑。
漆黑的屋脊上,素白长裙的怀庆站在飞翘的檐角,眺望观星楼。
“他竟然回来了?”
怀庆低声自语,清亮的眸子里闪过不易察觉的喜色。
她旋即从屋顶轻飘飘落下,召来德馨苑的侍卫长,吩咐道:
“去司礼监通知一声,本宫要出宫。”
…………
听起来,那许银锣近来不在京城……….李灵素听了一嘴,也没特别在意,旁听着师妹和这位高风亮节的白衣术士闲谈。
“也没做什么事,就是随便走走,看看,挺无聊的。”李妙真说。
“嗯,没错!”楚元缜也附和。
何苦呢,何必呢!
你要是知道他在雷州大闹佛寺,当着金刚的面抢走浮屠宝塔;你要是知道他在雍州力压一众四品高手,与国师谋划擒拿罗汉………你日子过不过了?
李妙真和楚元缜觉得,为了杨千幻的身心健康,还是隐瞒不报最好。
“对了,为何司天监的师兄弟们都随身携带纸笔?”
神醫 皇后
李妙真岔开话题。
她同样好奇这个现象,以前不是这样的。
杨千幻哼道:“因为孙玄机那个哑巴回来了。”
孙玄机?
李妙真和楚元缜,还有恒远,只听说过孙玄机的大名,知他是监正二弟子。
但没想明白带纸笔和这位二弟子有什么关系。
反倒是李灵素恍然大悟,轻易就秒懂了杨千幻的意思,道:
“原来如此,那确实是该带纸笔,嗯,我也得准备一副。”
李妙真三人都用质询的目光看向圣子,他们没见过孙玄机,但看起来,李灵素对这位监正二弟子并不陌生。
李灵素有些为难道:
“背地里说人家的是非,不是君子所为。嗯………孙师兄不太爱说话,有轻微的语言障碍。”
李妙真恍然大悟:“孙师兄有严重的语言障碍,甚至是个哑巴。”
楚元缜补充:“和孙师兄说话是件让人痛苦的事。”
恒远:“阿弥陀佛!”
李灵素脸色没崩住,错愕又茫然的望着三人:“你们怎么知道?!”
李妙真和楚元缜、恒远大师面面相觑,都有种“果然如此”、“不愧是司天监”的感慨。
然后,楚元缜又和恒远大师私底下交换眼神:
李妙真是五十步笑百步!
这是一条清晰且直观的鄙视链。
突然,众人感觉脚下的地面微微震动,头顶震落灰尘。
一股可怕而强大的气息,穿透建筑物,降临在众人身上,如同沉眠的远古魔神复苏。
超凡境?!
在场的除了苗有方,都是有雄厚师门背景和丰富经验的人,对超凡境的气息非常熟悉。
不管哪个体系,跨入三品境后,生命层次得到蜕变,不再属于凡人,会有相应的威压诞生。
凡人面对超凡境强者,会感受到来自高层次生命体的压迫感。
虎躯一震,凡人纳头便拜。
许七安的封印进一步解开了……..楚元缜三人面露喜色。
是徐前辈吗,是徐前辈恢复修为了?
李灵素心里一震,也随之露出喜色,突然,他听见石室里的白衣术士怒吼道:
“许七安恢复修为了,可恶,为什么这么快,我还没来得及取而代之,他就恢复修为了?!
“不,不能这么对我,不!”
白衣术士张开双臂,仰天长啸。
他说的是许七安恢复修为了?
闹出这么大动静的不是徐前辈,而是许七安?
这句话仿佛具有醍醐灌顶的效果,瞬间让李灵素把种种碎片化的细节结合起来。
徐谦来自京城,许七安也是京城人。
徐谦是超凡境高手,许七安也是超凡境高手。
徐谦在收集龙气,而龙气是大奉皇帝陨落后才溃散的。
李妙真对徐谦没有丝毫的敬意,另外两位地书碎片持有者也不在他面前持晚辈礼。
以及刚才,这位白衣术士说,恢复修为的人是许七安!
………李灵素脑海里“轰”的一声,一道雷劈了进来,劈的他表情一点点僵硬,瞳孔一点点放大。
过了一会儿,他缓缓拧动脑袋,看向三位地书碎片持有者。
“徐,徐谦是许七安?”
圣子死死的盯着他们。
李妙真脸上难掩笑意:“看来你发现了。”
李灵素面皮狠狠抽搐一下:“为,为什么不告诉我?”
楚元缜诚恳道:“他隐姓埋名是为了避开仇敌,收集龙气,你跟他游历这么久,应该看出来了,觊觎着他的敌人不在少数。”
“比如佛门!”圣子点点头。
他在心里“呼”出一口气,还好还好,不管徐谦是许七安,还是许七安是徐谦,本质上都是超凡境的高手。
在一个超凡境强者面前以晚辈自居,不算丢人,尽管这位超凡境强者是同辈人物。
徐谦,不,许七安装前辈高人,主要是任务需要,形势所迫。
他和许七安以前素未谋面,你不知道我,我不认识你,也没什么丢人的。
如果双方是老朋友,一方被另一方这么戏耍,那才真正的丢人。
圣子心里盘算了一下,觉得也没什么,心里的尴尬稍稍缓解。
“原来徐谦就是许七安,看来我不用找他喝酒了。”
李灵素笑了笑,他故意这么说,甚至带点自黑,来表示自己一点都不尴尬。
他甚至想到了更好的方法,圣子“呵”了一声,笑道:
“你们是不知道,徐…….许七安演高人还挺有一手,他还念了一首诗呢,嗯,什么得道年来八百秋,不曾飞剑取人头……..”
我是冷然 彻云桓
他把那首诗念了一遍,道:“现在想想,我都替他觉得尴尬。”
没错,更好的办法就是主动让许七安丢脸,把他装模作样的行为暴露出来。
这样李妙真他们就会淡化自己这段时间一副孙子样的喊“前辈”。
“臭不要脸!”
突然一声大喝,李灵素诧异的扭头看去,只见房间里白衣术士,像是受了某种刺激,反复念叨着这首诗。
又兴奋又嫉妒又不忿的语气说:
“我之所以无法超越他,就是因为他会写诗啊,好不甘心……..
“明明就是个黄毛小子,如此装模作样。”
李灵素嘴角一挑,微笑附和:
“是吧,不过这些事,诸位听听就够了,莫要传出去。”
他怕许七安报复他。
圣子收回目光,故作轻松的看向李妙真三人,却发现他们脸色古怪,仿佛在审视傻子。
“你们……..”
圣子心里一沉。
李妙真幽幽道:“忘记告诉你一件事。”
楚元缜叹息一声:“许七安,也是地书碎片持有者。”
在李灵素脸色瞬间苍白之际,恒远大师补了一刀:
“他还知道你也是地书碎片持有者,我们都知道七号和李道长关系匪浅,疑似同门。”
李灵素身子一晃,像是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踉跄后退,背靠着墙壁,缓缓滑倒。
他知道我也是天地会成员,而他自己也是,却不明说,看着我前辈长前辈短的对他恭恭敬敬………
李灵素回忆起两人结伴游历的点点滴滴……….
李妙真语气颇为开心的说:“啊,我们还要去见钟璃呢,先过去了。”
终于不是我最尴尬了……….楚元缜笑眯眯的点头:“好。”
两人沿着昏暗的廊道走远了,恒远大师见圣子生无可恋,不由泛起恻隐之心,道:
“阿弥陀佛,李道友………”
李灵素双目无神的打断:“大师,让我静静。”
恒远大师无奈摇头,追随着两位同伴的背影离去。
圣子自闭了一会儿,忽听室内传来叹息声:
“阁下看起来,深受许七安毒害啊。”
李灵素的声音无喜无悲:“可惜我不是他对手。”
杨千幻沉声道:“阁下说出我心声了。”
李灵素眼神恢复了几分灵动:“道友此言何意?”
“此事说来话长……..”
…………
八卦台。
夜幕降临,夕阳彻底沉入地平线。
许七安平复狂躁的气机,审视自身,欣喜的发现督脉通畅之后,他的气机调动率达到了八成。
和洛玉衡双修之前,八成的气机相当于最弱最弱的三品武夫。
双修之后,他现在的八成气机,相当于初入三品的武夫。
换句话说,许七安现在的修为,已经度过三品初期,中期未到的层次。
当然,肉身力量依旧被封印着,如果和三品武夫比拼近身战,他肯定是不如的。
“现在再对敌度难金刚,我就算打不赢,也不会那么狼狈。他同样无法擒拿我,杀死我。
“接下来的江湖之行,我不用再那么藏头露尾。”
………..
皇宫,御书房。
临安带着两名贴身宫女,来到御书房外。
宫女们自觉的站在门外的台阶下,望着殿下拾阶而上,在御书房外值守宦官的带领下,进了屋子。
御书房内烛光明亮,陈设奢华,永兴帝坐在铺设黄绸的大案后批阅奏折。
“皇帝哥哥,你唤我来何事?”
临安娇声道。
永兴帝急忙放下折子,迎了上来,笑道:
“好妹子,朕要拜托你一件事。”
…………
PS:错字先更后改。下一章没了,明天补吧。明儿有事,今天得早睡,不能熬夜。


Copyright © 2021 芃平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