芃平書卷

e39h4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涵江離-第二百七十九章我要好起來相伴-wnzmr

Wallace Landon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南意棠的额头上都是冷汗,她的神情是痛苦的,她在自己的世界里挣扎着,因为被秦北穆紧紧的抱着,她渐渐的没有了力气,缓缓的平静了下来,眼神又变得清明了起来。
“怎么了?”
对上秦北穆担忧的目光,在这一片沉沉的夜色中,她像是个刚睡醒的惺忪的人。
“没事。”秦北穆看到南意棠清醒了过来,才松开了自己的手。
“你的手怎么了?怎么流血了?”
南意棠看到自己手心的黏腻,愣了一下,这才发现是秦北穆在流血。
“没事,刚刚不小心碰到了。”
伤口里,还有碎瓷片嵌在里头,秦北穆“嘶”了一声,终于感觉到了手腕的疼痛。
“是我弄的吗?”
“不是。”
南意棠那个时候不清醒,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是如果她意识到是自己做的话,必然会觉得心里愧疚的。
嫡女煞妃 三木遊遊
“傻瓜,是我刚才倒水的时候打破了杯子,不小心划伤了。”
“那我去给你拿纱布包扎一下伤口。你看,还有碎瓷片在里面呢,我给你处理一下。”
南意棠拿来了消毒水、镊子,小心的给秦北穆处理着伤口。
“怎么会那么不小心呢?流了那么多血,幸好伤口不深。”
“没事。”
秦北穆看着南意棠,嘴角带着笑意。
“你都受伤了,还傻笑什么?”南意棠嗔怪道:“以后一定要小心一点,可千万不能再这样了。”
风水魔斗士
“嗯,好。”
秦北穆答应的很爽快,他为什么那么高兴呢,大概是因为他太喜欢看到南意棠爱他的样子了。
从那天开始,南意棠时常会有意识不清醒的时候,将他当成了敌人,害死自己孩子的凶手,所以她那么害怕,浑身都充满了戒备,恨不得杀了他。
乱世复生之王 灵步
秦北穆怕她伤到自己,每一次阻止,都很费力气,身上也时常会挂彩。
一次两次也就算了,还能勉强的找借口骗过南意棠,但是次数多了,南意棠也开始怀疑了。
她自己虽然什么都记不得了,每一次做出反常的事情的时候,南意棠都会出现短暂的记忆空白,她回想,总是不知道自己在那个时间段里到底做了什么。
南意棠那么聪明,联系到种种的不寻常,这样联系起来,自然就猜到了,是自己的身体出现了问题。
“你又受伤了?”
秦北穆在偷偷包扎伤口的时候,南意棠推开门走了进来,秦北穆还想着遮蔽,然而南意棠一脸了然的样子,他便知道,没有什么好藏的了,南意棠定然是知道什么了。
“只是一点小伤,不碍事。”
“我怎么了?”
“这个跟你没有关系。”
“我知道是我弄的,你别瞒我了。我是怎么了?”
“棠棠,你想多了。”
“是我弄的,肯定是我弄的。”虽然南意棠是想不起来了,然而秦北穆这个样子,已然说明了一切。
九阳天尊 冰魂
“我到底是怎么了?我怎么会弄伤你呢?”
“棠棠,你别着急。”秦北穆干净安抚着南意棠,怕她一激动就又会影响到情绪,“你只是这段时间情绪不好,医生说,没有什么大碍的。”
“我是,人格分裂了吗?”
“医生说,你是因为受到了太大的刺激,所以偶尔的时候意识会不清醒。不过,这不是永久的,只要你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一切就都会好起来的,你别担心。”
“所以,果然是我吗?你这段时间,身上总是不停的受伤。其实,是我?”
“是。”秦北穆握着南意棠的手,说道:“你别怕。你只是病了,很快的,你会好起来的,我陪着你一起。”
“我……对不起。”南意棠心疼的看着秦北穆身上的伤口,懊恼而又难过;“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怎么变成这样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为什么不在我发疯的时候,直接把我给捆起来?”
“我怎么舍得伤你。况且,这些都是小伤,你给予我的,对我而言,都不是伤害。”
“对不起。”
南意棠红了眼睛,失去了孩子之后,她能感觉到自己不对劲,她也很努力的想要调整自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情况却越来越糟,她想要忘了那个噩梦,却差点把自己都给忘了。
爱的囹圄
“别难过。棠棠,你愿意相信我吗?我陪你一起治疗,咱们一定能好起来的。”
“好。”
南意棠点了点头。
看心理医生,对于南意棠来说,是个很艰难的过程,她不得不回忆自己那个时候最痛苦的回忆,她的孩子是如何在自己的面前掉下去的,孩子是如何哭着求自己的,那一幕幕,每每想起来都是噩梦。
第一次治疗,南意棠出来的时候,趴在水池边吐个不停,几乎连自己的胃都要吐出来了。
“棠棠。”秦北穆拍着南意棠的后背,心疼的不行,“咱们不来了,以后不来了。”
他宁愿自己被弄的满身伤,也不想看着南意棠痛苦成这个样子。
“不行,我得尽快好起来。这样的我,怎么能站起来,怎么能给我的孩子报仇呢?我不想,再看到自己这样狼狈的样子了。我不能被那些敌人打倒,我得好好的坚持下去。”
南意棠抓着秦北穆的手,扬起了一丝笑意,“北穆,秦北穆,别担心我,我没事的。”
秦北穆抚摸着南意棠的脸,心里说不出的滋味,那么难受。
“咱们回家。”
“今天棠棠表现那么好,我亲自下厨给你做你爱吃的,好不好?”
“嗯。”南意棠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一个人在房间里不会出事的,不舒服了我就叫你。”
秦北穆在厨房里做着饭,却一直都注意着楼上的动静。
eskey灵异事件簿 eskey
“砰”的一声传来的时候,秦北穆吓了一跳。
“棠棠?”
秦北穆一边呼唤着她的名字,一边往楼上跑,推开房间的门就看到南意棠用布条缠着自己的手绑在床边。
南意棠对自己从来都是狠的,在意识到自己不对劲的时候,为了防止自己伤人,她直接用布条缠住了自己的手。


Copyright © 2021 芃平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