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wcb超棒的言情小說 戰錘王座 愛下-第86章 隱情閲讀-102oy

戰錘王座
小說推薦戰錘王座
玛丽恩堡的会客大厅对于只有五个人的晚餐而言,显得空寂又冷清。罗德、艾丽瑞雅、博古尔、布兰迪奥、蒙德拉尔一行人坐在长条桌两侧,安静的吃着碗里的食物。
相比于半个月前这里的热闹景象,此刻,留给罗德一行人的,只有冷落。
尽管在那场轰轰烈烈的玛丽恩堡保卫战中,北方大领主罗德·劳恩大放异彩,带着帝国联军击溃北方蛮族。但是,对于玛丽恩堡的官员们来说,他们已经支付给诺德领、奥斯特领和奥斯特马克领一大笔军费作为酬劳了,也就是不再亏钱帝国方面任何恩情了。
于是,不管你是战争英雄,还是什么军团统帅,对于玛丽恩堡的官员来说,他们已经偿还了债务,现在,和你便是平起平坐了。免费接待,对于玛丽恩堡官员来说,已经是破例了。
“这群势利的卑鄙小人,当初我们就不该来救场。”
博古尔越吃越气,大拳头一拳砸在桌上,愤恨的扔掉了手中发冷的鸡腿。
“我早就说过了,帝国就是这样。玛丽恩堡更是帝国中的代表和典范。虽然他们早就不属于帝国了,但是却继承了帝国上层们一贯的优良作风。”
布兰迪奥托笑着回到。丝毫没有理会矮人那暴躁的脾气和大嗓门。
“我真想立刻回独龙城。”博古尔从座位上起身,站在地上抱怨着。“罗德,下次,这么憋屈的活别叫我。要砍混沌,我可以去北方。”
“来之前我可不知道会是这种情况。”
罗德撇着嘴回到。
“我们还有几天能到基斯里夫?”
翡翠领主蒙德拉尔问到。
“不出意外的话,十天就可以抵达厄仑格拉德的港口。如果你想去基斯里夫城,那就还需要半个月。因为基斯里夫境内的陆路可比水路难走多了。”
罗德笑着回答。
“我早就说过,这里没什么好留恋的。罗德领主,这里的人和我们不是一类人。没必要多做停留。你们需要休息,否则,我真想吃完这顿就连夜出发。”
大贵族布兰迪奥托吐槽着。
“对了,有件事我正好想问你。”
吞下口中的半截香肠,罗德转头问起了身边的伙伴布兰迪奥托。虽然自己的身份是基斯里夫北境大领主。但是,那是在基斯里夫。在帝国,自己什么都不是。罗德知道,想要知道更多,必须问本地人。而布兰迪奥托便是这样的人。至少现在还是,虽然几个月后,跟着自己在基斯里夫扎根了,或许就不是了。
“问吧,既然我选择跟随你,就会毫不保留的将我所知告诉你。大领主。”
布兰迪奥托扔下手中的食物,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
“马吕斯,也就是艾维领选帝候,为什么这次有那么强烈的欲望,去北方征服诺斯卡蛮族?按道理来说,玛丽恩堡之围已解。皇帝也没有任何声音,要求他们再尽任何职责。为什么这个时候,马吕斯会如此信誓旦旦,要北伐?你我都知道的,讨伐诺斯卡人并没有多少好处,穷乡僻壤之地,战争的军费将远大于收获。”
罗德侧着脸问到,尽管不指望布兰迪奥托可以获得什么情报。不过屋子清冷,找点话题聊罢了。
“这个问题啊……”
布兰迪奥托深沉的低着头,做出一脸沉思的姿态。
“不知道可以不说。选帝候的事,你不知道也很正常。”
博古尔饱食之后日常怼人到。
“不,不,不。小兄弟,我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我都大概知道。”布兰迪奥托回应着博古尔,又转头看向罗德,“大领主,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那句话吗?在帝国,没有什么事,是钱无法解决的。同样,没有什么情报,是钱无法获取的。”
布兰迪奥托说着,嘴角露出了一丝自信而狡黠的笑容。
“你到底有多少钱?”
博古尔好奇到。
“这不关你的事,你只要知道一点,钱多了真没意思,真的。”
布兰迪奥托说完,博古尔竟无言以对。
他又将目光转向罗德——
“说正事吧,马吕斯要出兵诺斯卡其实是为了他的儿子。事实上,这并不是什么难获得的情报,艾维领的领主们都知道。罗德领主,你只不过不在帝国生长而已,对帝国内部的情况不熟悉。”
布兰迪奥托说完,拿起酒杯,小啜了一口葡萄酒,继续说到——
“马吕斯·莱特多夫有多少私生子我不知道,但是这位傲慢的选帝候对外公布的只有一个儿子——西多夫·莱特多夫。这孩子怎么说呢?是一个庸才。普通人。没有继承他父亲的老辣和多谋,也没有像他父亲那样骄傲,咄咄逼人。总之,就是一个资质平平的男孩。马吕斯曾经想多要几个儿子,但是你知道的,正室妻子并不是想生就生得出来的。”
“而马吕斯的年龄却越来越大了。他必须有继承人,西多夫就是那唯一的继承人,艾维领未来的统治者。所以,他必须成长。”
“所以,马吕斯发动北伐是为了让他儿子建功立业,建立威信,好让众臣臣服?”
罗德问到。
“差不多。”
布兰迪奥托回答到。
“不过,也是为了历练他儿子。我前面说过了,西多夫资质平平,武力不行,智谋也不如他父亲。马吕斯或许想通过这次北伐锻炼他儿子。”
“那他真是选错地方了。”
罗德低语到——
“帝国境内那么多黑暗森林,潜伏着多少野兽人,若是想培养锻炼一个人,完全可以从这些地方入手。没必要千里迢迢组织北伐。”
“或许对于马吕斯来说,这样的小打小闹不足以历练自己的宝贝儿子。他需要战功,不是剿灭几百个野兽人或绿皮这样的小功绩,而是摧毁一整个诺斯卡部落。”
布兰迪奥托回到。言语中却也夹杂着几分嘲讽与鄙夷。
“这男孩会被他父亲亲手葬送的。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北地之寒。”
艾丽瑞雅插话进来。
“但是马吕斯可不这样认为。在他看来,诺斯卡蛮族和野兽差不多,这次,光靠北方军队就完美绞杀了他们。而艾维领的军队加上塔拉贝克的军队数量上和武器装备上就碾压了北方三省的军队。在他看来,帝国火器肆虐诺斯卡蛮族,是轻而易举的事。”
布兰迪奥托笑着说到。
“这可不是简单的数字竞赛……”
“大领主,你所描述的那些北地环境,除了你们几个人,谁真正去过?在马吕斯看来,诺斯卡再寒冷,也有野蛮人生存。只要能生存,气候便不会恶劣到哪里去。”
“诺斯卡人和我们早就不是一类人了……他们中有的根本不算人类了……”
罗德若有所思的说着,而话中所含之意,只有艾丽瑞雅和博古尔知道……那些被混沌赐福的诺斯卡战士,当你见到他们时,已经很难和人类联系在一起……有些战士的盔甲和皮肤甚至已经融合在一起,杀戮就是他们生存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