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m2n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仙宮-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禁地大陣讀書-xphkd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在叶天的感知是,这个灵月村禁地确实被一层无形禁制包裹。
这种禁制更像是一种覆盖整个天地的阵法。
叶天怀疑通道中的那些白骨邪物走不出地下大厅,就是因为这层禁制。
很可能这层禁制也会限制宝物的发挥。
要不然,吴凡这个天尊中期的修士应该会携带更多的宝物。
最起码也得有一两件底牌。
一念至此,叶天放开神识开始感知起这层禁制。
半天后,他自言自语道:
“想不到这层禁制如此厉害,不但能够隔绝一些宝物,连品阶不够的秘术可能也会失效。我的空间之法就受到了削减。
难怪这个吴凡的实力如此不济。
不过,可能这人在修行血脉之力,本身也不想依靠太多外物。
这个守护大阵倒是有点熟悉的气息,似乎我在那里见过这样的构造。”
想了一会,叶天没有什么头绪,就暂时抛开了这个想法。
他经历地太多了,一时想不起很正常。
经此一战,叶天算是明白了,刚刚空间之法的运转为什么不太灵活。
以至于他都得捏动法印,才能瞬间转移。
其中也有这个世界的空间比较牢固的影响,但更多的还是这层禁制的影响。
当然,叶天算是再次印证了那个猜测,这个世界修士并没有将自身的潜力挖掘到极致。
不过本来,也没有什么修士能在潜力、底蕴、根基这三方面超越叶天。
然后,叶天没有任何犹豫地发动灵气之火,将吴凡的身体焚烧干净。
这样的确是对死者的不尊重。
可叶天不是迂腐之人,吴家的所作所为也不值得他尊重。
再说要是吴凡有神智的话,说不定还会求着被烧个一干二净呢。
这禁地中可是有着邪恶的祭坛,尸体留在这里可不是好事。
看着化为一对灰烬的吴凡,叶天摇了摇头。
不是为对方而可惜,吴凡完全是罪有应得。
只是,叶天看吴凡的之前表现,还以为能够这个修士会死战到底,激发出自身实力的极限。
谁知道这吴凡只有“三板斧”,来来回回只有那么几招。
最后死的十分干脆。
这个世界的修士真的是太嫩。
因为意识到这里有大阵镇守,叶天干脆就在这里开始恢复灵气。
在这修行当然是有危险。
可是同样因为大阵的镇压,使得这里的灵气出不去。
于是就形成了一个天地灵气极为充沛的灵地。
有这样的条件,他是要好好修行一下。
当然修行时,叶天还是会放出一部分的灵觉感应四周。
谁也不知道这禁地中会出现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还是小心一点为妙。
他是故意要留在这里的。
到现在,叶天只是确定击杀的那只邪灵和这禁地有关。
可是一番调查,他也没找到太多的线索。
至于那处祭坛,本来叶天还有许多想法。
不过遇到吴凡后,一些疑惑有了答案,他反倒不急了。
接下来的时间,叶天静静的修行。
很快他的灵气就得到了恢复。
并且因为激战过后,精神激荡、灵气沸腾使得身体的界限松动,变得更加容易突破瓶颈。
叶天继续潜心修行,灵气越发变的磅礴有力,从液体状的水银化为薄纱一样的物质形态。
不知不觉,夜晚到来。
一轮血月无声地悬挂于天空之上,投射下来血色月光。
天地中,一层红色血晕正在流动飘洒,闪烁出点点诡异红芒。
整个禁地中除了阵阵阴风,连虫子的叫声都听不到,好像是完全的死地。
可是假如仔细倾听的话,又能偶尔从风中听到一些低语哀鸣声。
这地方阴冷诡秘,直如九阴寒狱,让人心生恐惧,恶寒不已。
一股莫名的冷寂力量入侵到叶天的识海中。
无奈下,他停止了入定状态。
然后,叶天看了一眼这让人禁不住瑟瑟发抖的氛围。
他脸上连一点表情都欠奉。
血月之下,叶天开始一拳一脚地锤炼起招式气血来。
这点阴森氛围想要吓到他是不可能的,顶多是多花点时间热热身,甚至更加有助于锤炼身体。
两次战斗下来,叶天发觉世界力量层次太高的话。
修为不是决定实力的唯一主要因素了。
在其他世界,即使修士能够将同一境界的潜力发挥到极致,还是无法应对更高境界的修士。
因为一个修士能够拥有的手段、底蕴就那些。
就算问天境前期的修士能够做到这个境界所有的事,大概率也是打不过问天中期的修士。
可是在这个世界不一样,在这里有着无尽的宝物和机遇。
修士还有着血脉能力可以挖掘。
天尊境修士还有天道神通。
总的来说就是强者更强,弱者起码还有修为保底。
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那怕是同一小境界的修士,实力差距都很大。
在这里,跨越小境界越级挑战还能取胜,就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被称为天骄,是天才中的天才。
对那些天之骄子来说,只要是没有大境界的压制,那就能做到同级无敌。
就像叶天别的不说,光是那岿然不动,能够洞察万物的神识,就能碾压同境界的绝大多数修士。
并且,靠着这种等级的神识,叶天完全可以做到觉险而避。
今天的战斗中,他能将吴凡玩弄于鼓掌间,几乎躲过了对方所有的招式。
这灵敏的神识也起到了很大作用。
碧晶界中具有的能够看清特殊能量的能力倒是没了。
叶天心中还是有点可惜的,那个能力还是很有作用的。
然而准确来说,那能力也不像是完全消失了。
他还是能够感应到那种能力,并且运用出来,只是需要更加用心才行。
对于这种能力的本质,叶天有了一定了解。
修为再强一点,他就能够完美显化那种能力。
只是可惜的是,如今和冰灵村的联系不够紧密,得不到多少造化之力。
不然,他的实力会飞速增强。
叶天也就没有节省,直接用来提升修为了。
等到了大城市,他会做出更大的举动,获得更多的造化之力。
到时候,叶天会优先考虑先解封黑色莲灯。
有了将奉的指点,他也会少走很多弯路。
而且那黑色莲灯本身也是一件很厉害的法器。
在天尊级的宝物中,也算是绝品法器。
当然比不上吸收了虚空之力的虚陨剑,这可是同时蕴含世界之力和虚空之力的至强宝物。
叶天肯定这样的宝物,就算是仙帝看到了也会动心。
思考中,他神识一动,准确捕捉到了虚空中的一阵涟漪。
叶天意识到可能有什么变故出现了。
他神情动作没有一丝变形,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
无形的虚空中,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显出身形来,其中小的那个偷偷看了血月下正在锤炼身体的叶天,娇声道:
“姐姐,这个人怎么一点都不害怕?怕不是个傻子!”
“严莹不许胡说。这才是真正的男儿,心有正气不怕万邪。”大的那个嗔怪地看了妹妹严莹一眼。
这两个女孩个个国色天香,花容月貌,正是灵月村代代相传的祭祀。
其中姐姐叫做严欣,妹妹叫做严莹。
听了姐姐的话,严莹撇了撇嘴,抽了抽琼鼻道:“怕不怕万邪我不知道,可他肯定不怕那古灵,他身上有我们信物的味道。”
严欣眼波流转,“这人既然肯出手解决邪灵,应该不是坏人。说不定……”
“这个年轻人可以,比吴家和那些魔修的强多了。”严莹一副老气横生的怪模样。
“我们现在肩负一族使命,还是再看吧。”严欣摇了摇头,拿这个妹妹一点办法都没有。
过了一会,叶天发现周围却没有动静。
离开了吗?
来人好像没有恶意,叶天皱了皱眉,这应该是第三方势力了。
一个灵月村禁地,还真是热闹。
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中的血月,又看了看禁地深处。
在那里,叶天没有感知到任何异常的地方。
似乎这血月只是单纯对生灵神智的影响比较大。
普通修士在这种邪异的力量作用下确实坚持不了多久,可对叶天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
血色月光中,叶天身形一动,继续向前走去。
这一次,他没有理会断墙下的地下通道。
他只是将整个禁地转了一圈。
这禁地占地不下,大概有冰灵村十个那么大。
由此可见,当年的灵月村比冰灵村强盛许多。
这实际上是个小城。
只是,叶天转了一圈也确实没有发现其他的异常。
这和他之前观察的结论一样。
似乎整个禁地中唯一有问题的就是那处地下祭坛。
可这天空中的血月是怎么回事?
难道也是祭坛的影响?
那么虚空中窥视自己的又是什么人?
这处禁制大阵到底是什么人设下的?
是灵月村的力量遗留吗?
这些问题,叶天只有大概的推测,现在还无法有一个清晰的答案。
他看了一眼地下祭坛的方向。
血月之下,那些白骨守卫的实力可能会增强许多。
恢复灵气的叶天不怕它们。
可是他觉得即使杀干净了那些邪骨守卫,也无济于事。
正如叶天之前感知到的,那处祭坛已经和某处建立了联系。
这种联系普通手段是无法摧毁的。
更不用说还有禁制和白骨邪物的守护。
因此接下来的时间,叶天仍旧专心锤炼肉身和招式。
他发现血月之下,情绪波动剧烈,气血活跃,非常有助于增强体魄。
如果好友涂高懿来到这个地方,一定会很开心。
因为这里简直就是体修的天堂。
说起来,这灵月村禁地,简直就是修行圣地。
白天能够吸收更多的灵气,增强修为,晚上能够锤炼肉身,增强体魄。
顺便与这里的邪异力量对抗,还能增强精神力量。
一下子,精气神三宝都得到了锻炼,这不是修行圣地是什么?
当然在这里修行可能会有小小的风险。
毕竟,不只是吴家,这个禁地中还有更恐怖的东西。
想到这里,叶天看了一眼血月下,那个幽深漆黑的洞穴。
然后,他平复了心中的烦躁感,专注修行。
一夜修行后,叶天能够感到自己的体魄明显更强了一点。
修士也是需要一个强悍体魄的。
除非修成了元灵,进入到仙帝境,否则修士还是需要身体来承载精神和灵气。
那怕是元灵境,除非万不得已,也会保全自身的体魄。
因为一直淬炼晋升的体魄,从某些方面来讲,就是每个修士都有的先天宝物。
修行三宝不是空口白话。
就像叶天那强大的神识,就堪比仙帝级的宝物。
单凭这强悍的神识,同级下,他就能横压所有修士了。
叶天没有在禁地中过多的停留。
即使这里是修行圣地,可他又不是只看重一时的人。
这祭坛的隐患必须要解决。
叶天能想到破局处就在吴家。
并且,吴家一定也不会放过自己。
毕竟来之前,叶天也没怎么隐瞒行踪。
这附近和吴家不对付的,只有他这个新来的修士。
吴凡一死,不管叶天是不是凶手都要为之付出代价。
吴家的人不能白死,必须要有个交代,至于冤枉与否,他们根本不在乎。
而且,吴家现在估计还在想办法拿回冰灵村的控制权。
有句话说得很好,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等到叶天出了灵月村禁地来到官道没多久时,就看到一队人慌慌张张地跑过来。
“怎么了?是不是村子出事了?”叶天目光一凝,认出这几人正是冰灵村的守卫。
这些人也是精锐修士。
别看只有问天境后期的修为,可个个都敢拼命,都是百战而归的老修士了。
只不过受限于天赋和资源,才一直没有晋升的机会。
“叶仙守,是吴家的人。”为首的那名守卫气喘吁吁,额头生汗,“昨天下午吴家的吴平说要向大人问罪。我们说大人不在,他就开始冷言冷语,白村长让我们找回大人。”
白云一度以为叶天是逃走了。
因为事前的时候,叶天一声不响,谁也没告诉就来到了灵月村禁地。
只是从守卫那里得知,叶天是昨天早上离开的村子。
白云心里面存了万一的希望,还是派人来找。
几个守卫也是沿着官路搜索,没想到运气很好,碰到了叶天。
“我先赶回村子。”叶天身形一纵,飞遁而起,向着冰灵村快速赶去。
之前的时候,为了节省灵气,同时熟练空间之法,他没有使用飞遁之术。
只是用空间挪移的手段赶路,这速度其实也不慢。
几个守卫赶了一早上的路,才走了几十里的路。
同样的时间,叶天一个人就走了差不多百里。
原因就是,那怕是官道也不是那么好走。
以这几人的修为和手段是不敢走快的,也没法走快。
至于没有实力和修为的普通人,可能一辈子都只能缩在居所附近。
这就是仙守为什么这么重要的原因。
没有厉害仙守的保护,他们遇到灾难跑到不跑不了,只能闭目等死。
叶天就没有这么多顾虑,全力赶路,凡是敢拦路的杀无赦。
这速度当然快。
冰冷村中,一众村民冷漠地看着一脸得意的吴平。
这个曾经的冰灵村仙守用高高在上的态度俯视着一众村民道:“我哥哥可是天才修士吴凡,他都说了那个叶天是假的,那就一定是假的。你们不要冥顽不灵。”
结果半天过去,还是没有人迎合回话。
“怎么你们要陪着这个冒名顶替的家伙一起死吗?”吴平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叶天所庇护的这些村民,那怕是畏惧吴家的势力,可是仍旧没有后退一步。
他们只是叮嘱自己的孩子不要出来。
不知道谁先带头,大家都喊了起来。
“我们落难的时候,你们吴家在哪里?”
“自从你们来了,村子就一直死人。”
“冰灵村不用你们帮,我们有叶仙守。”
“对有叶仙守!”
按理说吴家比叶天厉害多了。
换吴家来做仙守,对这些人也不错。
毕竟之前的时候,吴家的人就是此地仙守。
可是每个人心里面都有根秤,吴平当仙守时,作威作福,正事不干。
吴平一个人就拿了整个村子绝大部分的修行资源。
可最后面对邪灵肆虐,拍拍屁股走人。
最无法忍受的是,吴平在任期间,村子的一些年轻修士莫名失踪,却没个交代。
叶天叶仙守只有一人,势单力薄,可人家上任后马上就除去了邪灵。
相比之下,吴家没把他们当人看,叶天在意他们的安危又不多拿多占。
修行世界的人也是有血性的。
那怕是实力不足,他们也会选择尊重自己尊严的强者。
谁给他们尊严,给他们安心感安全感,他们就跟随谁。
因此一众村民,全部选择站在叶天这一边。
当然其中也有白云的推波助澜。
“一群蝼蚁也敢对我们吴家指手画脚,谁给你们的胆子。”吴平攥紧了拳头,双眼冒火,“你们这是找死!”
下一刻,他就想冲到人群中大开杀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