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h05w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 線上看-第847章 說不定能看出些什麼呢展示-dlevv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
朱大队确实无言以对了。
看得仔细?怎么才算看得仔细?据说你当初靠着肉眼,看到了指纹。如果这才算看得仔细,那估计没人能看得仔细了。
超次元卡牌對決 真紅之眼
但这话是从慕远口中说出来的,得服气。
说话间,慕远已经朝着左边走了一段距离。
再往前走,便是进出小镇的大门。
其实也不是大门,就是一个牌坊,这或许也是许多古镇的特色了——没有牌坊,你好意思说是古镇?
慕远走得是极慢,不断地扫视着地面。
朱大队也同样在打量着。
他想试试看,自己能否先慕支队一步发现异常。
或者,在慕支队看出异常的时候,自己也能多少发现一些端倪,不至于像傻子一样跟在后面。
这条小路,是在古镇的东侧,旁边是一条小溪。
小溪是正经小溪,很浅、很窄,肯定不会与尸体沉在下面的。
这段小路不长,再往前走一段,便是几步阶梯,阶梯上面就是古镇的街道。
没走多远,慕远忽然停下了脚步,双眼在两侧的荒地上扫视。
朱大队心头一动,目光也跟着移了过去。
草……是正常的草。
地……是正常的地。
路,也是正常的路。
水,也没啥特殊的。
他看了一整圈,也没看出什么东西来。
然后,他看向了慕远。
慕远看了一阵之后,忽然半蹲着身子,朝小溪边上探出去。
朱大队愣了愣,也跟着深处脑袋看向小溪下面。
“那里……好像有个东西。”朱大队眼睛一闪一闪的。
先生你哪位
他确实看到在小溪边的泥土上有一个东西,闪亮闪亮的。
“这应该是一颗珍珠耳环吧?”
小路距离水面不高,还不到一尺左右。
在朱大队说话的时候,慕远已经伸手拾起了那东西。
确实是一珍珠耳环。
“看来,当天晚上这里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慕远一本正经地说道。
朱大队有些不解,问道:“为什么?慕支队,你确定这耳环就一定是葛茹雪的?”
慕远摇了摇头,道:“不确定,不过八九不离十吧。”
朱大队有些哭笑不得,八九不离十已经很了不得了吧?
“你是怎么判断的呢?……好吧,先不说这个,慕支队,我感觉挺奇怪的,你怎么知道这下面有东西呢?”
慕远道:“这很简单啊,你看这路边的草ꓹ 有被践踏的痕迹。”
“其他地方也有践踏的痕迹嘛。”朱大队像是一好学的宝宝,却也像是一个杠精。
慕远不以为意ꓹ 耐心地解释道:“不一样的。这里踩踏的痕迹更凌乱一些。当然,要仔细看才能看出来。……咦?这里还有几根头发。你看,这是不是与刚才我们看到的头发差不多?”
朱大队微张着嘴ꓹ 瞅着慕远手上拎起的几根头发,忽然有些自我怀疑。
难道我的观察能力真的这么弱?
先不说那耳环ꓹ 刚才自己怎么没看到头发呢?要知道,之前在停车场ꓹ 那几根头发已经给过他们一些提示了。
“或许是自己还是不够细心吧!”
霸婚,蓄謀已久 魚歌
他内心有些自责ꓹ 然后仔细地看了看慕远手中的那几根头发,道:“好像……差不多。”
“那就没问题了。”慕远说道,“只出现一样东西,可能是巧合,连续出现几种,那就不是巧合了。”
三眼法醫
说完,慕远拿出手机ꓹ 便给张大队打了个电话。
打电话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让对方加自己的微信ꓹ 然后他好将这耳环的外观发过去ꓹ 让张大队找人辨认一番。
只要确定了这东西确实是葛茹雪的ꓹ 那这地方多半就发生了一些事情。
毕竟ꓹ 连耳环都掉了,还有头发ꓹ 肯定不是路过那么简单。
只要确定把这个情况确定下来ꓹ 慕远便能推出一些事情。
一番联系后ꓹ 慕远没有继续往前走,他还在原地搜索。
虽说那耳环的事情还需要验证ꓹ 但在慕远眼中,其实已经肯定了八九分了,这地方,就是凶手动手之地。
虽然等会儿回去还有视频资料可看,或许能从中发现一些线索,但慕远还是没有放弃现场这边。
说不定,能看出些什么呢?
其实慕远之所以能找到这个地方,也不完全是因为他那过人的观察力,主要还是后面说的那几根头发。
毕竟,物质追踪器在手,加上刚刚在那民宿房间内找到的那根头发,让慕远有了可操作的空间。
可惜在初次搜索之后,慕远就只找出了几个比较微弱的光点,说明这些地方存在少量的头发,至于葛茹雪本人现在在什么地方,他并没有得到答案。
毕竟,如果真搜索到葛茹雪的本人,那肯定不是一两个小光点,毕竟那是满脑袋的长发呢。
小毛还继续带着物质追踪器向四周展开地毯式搜索,刚才他们在那停车场时,小毛就已经将方圆三十多公里的范围全给搜索了,却还是没有发现葛茹雪的踪影。
泡妞低手在校園
这也是慕远为何会猜测是有人开车将葛茹雪带走的。
毕竟,如果是徒步离开,没道理只是在小镇附近发现了头发,而其他地方什么也没有。
而到现在,小毛搜索的距离甚至已经接近方圆一百公里了,葛茹雪还是音讯寥寥。
对此,慕远也有着自己的一些猜测。
或许,那葛茹雪还没死,只是被绑架了。
原因很简单,如果葛茹雪已经被杀,嫌疑人不太可能带着尸体远走上百公里。
虽说上次慕远办的那件杀人案,嫌疑人跨省抛尸,但那毕竟只是特例,绝大部分案件,嫌疑人都会选择就近抛尸,带着尸体远走他乡,很容易被抓个正着。
当然,带着一个活人跑这么远同样容易暴露,但一个死人暴露出来与一个活人暴露出来,完全是两码事,绑架罪与杀人罪的轻重程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大宋神醫
现在,小毛还在继续搜索,至于还要飞多远才能找到葛茹雪,说实话,慕远心头没底。
他倒也没有完全将希望寄托在小毛身上,如果眼前这地方能发现一些什么东西,能让他们锁定嫌疑人——姑且先认为有嫌疑人存在——那对查清整件事情也是很有帮助的。
又往前走了几步,便到了那石阶处。
这石阶足有十四五步,看起来颇有年代感。
慕远没有停留,直接爬上了石阶,目光看向前方的街道。
这相当于是一个三岔路口,沿着小溪这个方向是一条主街,相对比较宽,慕远现在所在的这处石阶,是两栋木楼中间的一个空隙,很狭窄的那种。而在这个空隙的斜对面,则是一条巷子,之前葛茹雪所住的民宿,就在那巷子里。
在那巷口的位置,有一个监控摄像头,当时也确实记录下了葛茹雪从下面经过的画面,那也是所能找到的最后一个监控画面。
“慕支队,你说这葛茹雪是怎么跑到这小溪下边来的呢?”朱大队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有些奇怪地问道。
慕远道:“估计不是她主动下来的。都快晚上12点,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单独往这下面跑?这下面又没有路灯。”
“可是……这可是大街上耶,难道有人敢在这大街上绑人?虽说是晚上11点多,但又不是所有人都睡了。”
慕远没再说话。
如果要搞清楚这个,估计得晚上11点后实地看看周围的情况,才能真正了解当时的状况。
这一点,对别人来说,只有等到今天晚上再看了,可慕远不需要,他可以时间回溯。
不一定需要回溯到事发当天晚上,只要看看这地方晚上11点过后的场景就行。
当然,一个晚上不具有代表性,可能会有巧合,那多看几个晚上便可以作为参考了。
慕远往前走了走,站在了大街上。
下一秒,眼前的白昼陷入黑暗,几盏闪着幽光的路灯挺立在街道两侧,路上还有零星的几个人在走着。
白天全都敞开的门店,晚上基本上都关门了,只剩下寥寥两三家还开着。
最远的那家应该是一烧烤店,再往回一点是一家小卖部,还有一家卖特产的店铺也还开着……
就是这样一眨眼间,慕远便取消了时光回溯——照张照片就行了,没必要录视频。
紧接着,慕远第二次使用时光回溯,回溯的时间往前推了一天。
又一副画面拍摄下来。
很快,慕远停了下来,他看着前方的街道,忽然开口道:“朱大队,你看我们现在所站的位置,如果晚上光线不是很好的情况下,从稍远一些的位置看过来,这里是不是正好就避光了?”
朱大队愣了愣:“避光?这怎么看?”
慕远随手指了指距离这边最近的两盏路灯,又指了指头顶向前伸出一截的第二层阁楼。
“这里,遮光了。”
朱大队仔细比了比,道:“嗯,有可能。”
“如果晚上的时候,一个人刚好从这里走过去,然后被人给控制了,其他地方的人多半是看不到的。”
“这个……有可能吧。”朱大队有些不太确定,毕竟他没有亲自见过这里夜晚的情况,“可是……就算我们推测出了这些,对于找到葛茹雪也没多大帮助吧?”
慕远平静地说道:“对找人有没有帮助暂且不说,至少对之后的审讯是有帮助的。”
朱大队倒是没有反驳。
“走!我们再往回走看看。”慕远说着,转身便往回走。
从心走回到刚才发现耳环的地方,他忽然停了下来。
“等等!刚才忽略了一个情况。”慕远颇有些兴奋地说道。
朱大队连忙问道:“什么?”
“脚印!”
“脚印?这里脚印很凌乱啊,而且这都是十多天前的事情了,哪怕这小路上平常走的人很少,十多天前的脚印也都破坏得差不多了。”
慕远咧了咧嘴,道:“不看看怎么知道呢?”
说着,他再次蹲下身子,仔细地看着地上的脚印。
地面上有很多的脚印,有的是新踩出来的,也有很久以前的。
因为这里靠近溪流,地面潮湿,所以脚印都比较清晰。
慕远仔细地看了一阵,忽然指着一个只剩下脚后跟的脚印说道:“朱大队,你瞅瞅这个。”
“这个脚印?应该是一男的留下的,鞋底比较大。而在这个脚印上面,已经覆盖了四五个脚印,只剩下后脚跟还存留者,这脚印应该存在了一些时间了。但具体多久,没法推断。”
“时间不重要,重要的是纹理。”
“纹理?这种波浪纹的鞋底还是很常见的吧,这与葛茹雪失踪有什么关系呢?”
慕远没有直接回答,反而后退了几步,道:“你再看看这个脚印。”
朱大队定睛看去,果然有一个脚印,也是剩下一个脚后跟,鞋底的纹理都是一样的。
“这是同一个人留下的。”朱大队迅速做出了断定。
“你再看着两个脚印有什么区别?”慕远仿佛一循循善诱的老师。
朱大队拧着眉头,仔细地观察着。
忽然,他目光一亮,道:“深度不一样,脚印的深度不一样,前面这个脚印入土更深一些,后面这个要浅一些。”
“对!”慕远点了点头,“仅仅是两个脚印或许是巧合,你可以再看看还有没有其他这类脚印,鞋底是波浪纹的。”
几分钟后,他们找到了几组脚印。
有残留鞋跟的,也有残留中间部位的,更有脚掌部位得。
冷酷總裁的啞 人可兒
这些脚印看似毫无规律,但如果仔细观察,却能发现其中的不同。
以刚才发现耳环的位置为分界点,那地方往石阶方向走的那段路,这个脚印入土相对较浅,而过了这地方后,后面的脚印就相对要深一些。
如果只是一个脚印如此,那可能是巧合,比如脚印的主人使劲儿踏了一脚。
爆笑寵妃:太子有病我有藥
而现在,这个人所留下的脚印都是如此,那就不是巧合了。
这个人,前后重量不一样了。
“看来得让张大队找一个专门做现勘的人过来,把这些脚印给提取了。”慕远说道。
他虽然有着丰富的痕迹检验知识,但苦于没有工具材料,想要提取这些脚印也是无能为力。
而且,这些脚印破损得太严重,提取出来后,还需要做进一步的拼接组合,这样才能得到完整的脚印……